69书吧 > 玄幻魔法 > 九洲之主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三章:不惩罚的原因

第一百九十三章:不惩罚的原因

    面对罪天得哭爹喊娘的求救,这荣老太宰也是猛地一震,他没想到其竟是这般没用,而从暗黑气息中缓缓走出的云山却并未有半点想对付罪天得的想法,只见其一面把玩着罪天得的血红色的至宝,一边饶有兴致的看着早已吓破了胆奔向荣老太宰的罪天得。

    因为,他要让罪天得这条疯狗去拼命地咬,把幕后的主使人给咬出来,这个时候荣老太宰也是一阵心慌,只见其竟是毫无预兆地猛地轰出一掌,这一掌看似毫无威力,其实确实内涵无比强大的劲道,那罪天受此一掌竟是当场灰飞湮灭了。

    “这!”众人也是被荣老太宰如此举动给弄得有些懵了,这荣老太宰莫非是想杀人灭口,就在全场因为荣老太宰的举动一片懵圈时,那荣老太宰却是毫不知耻的大声怒喝道“罪天得,你们罪恶谷坏事做尽,前段时间更是打劫皇家宝藏,这罪责早已查清,老夫已经派遣皇家近卫军前去灭杀你罪恶谷,本来想等到你比完赛才对付你,可没曾想到云山小兄弟这么快就将你击溃,这也省的老夫在费力。”

    说着,这老匹夫竟是起身冲着云山一脸虚伪的笑道“云山小兄弟为国除害,老夫敬佩,今天之事老夫会向皇帝陛下保举你成为皇家近卫军统领,不知云山小兄弟意下如何。”

    面对荣老宰这荒唐的举动,众人不禁心中一阵眩晕,这荣老太宰也太牵强了,这是把我们当做傻子去耍吗?

    可是所有人都碍于荣老太宰的举动是敢怒不敢言,他们也只能相互暗中传音来讨论这荣老太宰的卑鄙行径,可也有不要命的,此人,便是一直把云山当做自己孩子一般的天云,只见其再度猛地一拍桌子冲着道无名极为愤怒地禀告道“院老,这荣老太宰在事情没有查明之前就枉下杀手,实在是让人难以忍受,我怀疑?”

    “放屁,天云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告老夫黑状,你以为道院老如你这般是非不分。”这天云话还没说完,就听见这荣老太宰急不可耐地反驳起来,虽说表面上看这荣老太宰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实际上,他心里则是无比惊恐,倒不是他怕了这天云,而是,怕了那脾气暴躁又极为护短的道无名,这家伙自己可是领教过他的霸道和护短,云山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

    而这次刚好还是因为云山的事,自己做的比上次还过分,不过,还好死无对阵,否则,即使自己不死也得被扒掉一层皮。

    就在众人默不作声等着道无名发飙之时,那道无名却是微微摆手道“各位,这事来的太过突然也没有真凭实据,所以,还是等调查清楚在说吧,至于,那罪无名死有余辜,此事到此为止,云山表现突出破格进入内院,比赛继续进行,云山、天云你二人随我来。”

    就在大家等着看那道无名是如何发飙惩罚荣老太宰时,这道无名竟是这般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毕竟,这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这荣老太宰有鬼,可这道无名竟是不追究也太不符合常理了,不过,这里面最失落的还要数国师大人,他是巴不得长老院和太子党闹得不可开交,这样二皇子就会有一个极具强大的帮手,可眼下也太过蹊跷。

    可所有人都不敢在这个时候有任何不满和异议,毕竟,这长老院的权威不可质疑,不要说八皇爷或国师大人,哪怕就是皇室老祖来了都要给三分薄面。

    随着,道无名不解释的霸道离开,这外院大比在天道副院长的主持下边继续进行了。

    这边道无名携带着天云和云山两人以极快的速度来到一处极为仙古仙风的小阁楼处,这里不仅鸟语花香天空更是仙鹤鸣叫,仿佛,置身在仙境之中,而这里确是一般人都到不了的地方,因为这里有很强大的结界,哪怕是王境也无法破除这里结界。

    在这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号称炎黄最强的道清石和另一位道骨仙风的老者,此老者看似面生,但身上确是穿着一件云山极为熟悉的炼药师长袍,这件长袍是银色的和尘风老前辈的颜色是一样的,可级别确是比之还要高上一级,很明显,这位是一位地级中阶的炼丹师。

    而能够在炎黄拥有这等实力的,恐怕,也只有炎黄师炼丹协会的会长了,要知道,这炼丹协会可是一个极为高贵的职业,而炼丹师协会在炎黄实力和影响力丝毫不弱于长老院。

    面对这样两位地位极高的前辈,强如道无名也是极为尊敬的冲着道清石和这些炼丹协会会长毕恭毕敬地禀告道“师兄,弘农会长按照你们的意思,云山和天云,我已经带来了,还请两位示下。”

    “哈!哈!无名呀,你师兄说你一定不会乱来,我还不相信,看来你这暴脾气也只有你师兄才压得住,这要是换了我来怕是你是不会听的。”那位道骨仙风的老者听到道无名的禀告后,不禁,当场嚷声大笑道。

    这一阵阵爽朗的笑声可是让强如道无名这等人物也是不敢有半点不满,反倒,是一脸不好意思的冲着那位道骨仙风的弘农会长极为尴尬的笑了笑。

    那位道骨仙风的弘农会长看了看那满脸尴尬的道无名也没说什么,而是,把注意力转移到了一旁的云山身上,只见其笑眯眯地冲着“云山调侃道这位就是云山小友吧,听尘云那小丫头说你可是了不得呀!怎么这次外院大比怕也是无人可比吧!”

    面对老者幽默的玩笑话,云山也是极为不好意思的说道“前辈莫要取笑,这大比还没比完呢?怎么能说我一定能赢呢?”

    “哈!哈!莫要谦虚,你连那实力诡异的罪天得都击败了,怕是这外院以无人是你对手了,哪怕那苏家的小子也不是你对手了。”面对云山不谦让,这弘农会长也是丝毫不吝啬赞美之词对云山赞扬道。

    说到这了,弘农也是略微停顿了下道,“你们一定很奇怪,明明是荣老怪做鬼,可却不对其做任何惩罚,对吗?哈!哈!实话告诉你们吧,这也是你们院首的意思,这件事一旦调查下去,势必会造成我们提前和太子党摊牌,而这太子党的后面很有可能是暗影邪宗在搞鬼,至于,这暗影邪宗到底有多强大,我们至今都不是很清楚,不过我们已经向帝朝禀告过了,甚至,你们院首也把这件事情向灵武宗禀告过了,我相信他们会去调查,所以,现在不宜打草惊蛇。”

    “灵武宗?”若问帝朝云山还是有所耳闻,毕竟,那是炎黄王国的宗主国,至于,那灵武宗云山却是闻所未闻。

    似乎看出了云山的疑惑,一旁的道清石则是笑道“云山呀!这灵武宗等你在内院站稳了脚跟,我自然会细细和你说,至于,这罪天得的事是委屈了你,所以,到时候,我会让道无名直接带你去黑塔接受那天雷源的本体淬炼,哦!对了这个你拿着,这可是好东西,你到了就会知道的。”

    看到道清石那极为亲切的话语,云山不禁觉得心中一暖,身为长老院的首席院老,他根本无需和一个外院弟子解释自己的意图,而其不但解释了,还一脸愧疚,甚至,让云山不用接下去比赛现在直接去黑塔接受天雷源的淬体,这可是一个天大的照顾,虽说,云山一定会赢,但这也是种荣誉和信任

    最让云山开心的并不是这个,而是,自己终于可以和灵老见面了,只要接触到那天雷源的本体就一定能够唤醒灵老,一想到这里,云山心中就极为兴奋,要知道,若不是灵老为了救自己也不会陷入沉睡,灵老就如同自己爷爷般一直守护着自己呵护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