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逆流2004 > 正文卷 第251章 不能拖他后腿(推荐票9万张的加更)

第251章 不能拖他后腿(推荐票9万张的加更)

    “对啊,有很多!”

    周安笑笑回答,语气自然,就像没有注意到大憨、田律等人的异常。

    瞥了眼周剑,周安继续说:“至于我家有没有人是大厨?小剑清楚,小剑你来说,有没有?”

    “没有!我们家根本就没有做厨师的,我大哥是第一个!”

    周剑应答如流。

    “有很多?几个?”

    曲艳阳好奇追问。

    田律和大憨也竖着耳朵听,周剑也是。

    周安:“具体多少,我没数过,但肯定不止几个。”

    语气肯定。

    曲艳阳嘴巴微张,一脸惊讶,“你今年多大?不止几个师傅,那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拜师的呀?不会是从几岁开始就拜了吧?”

    大憨他们也惊讶得不行。

    周剑:“大哥,你不是初中刚毕业吗?你念书的时候就学这个了?难怪你考不上高中!”

    周安:“……”

    斜睨着周剑,周安忽然看他很不顺眼,这孩子怎么就这么不会说话呢?打人不打脸的道理都不懂吗?如果能念好书,神经病才去做厨师。

    这一刻,周安有一股冲动,想给他一个爆栗。

    但曲艳阳等人都在场,周安把这股冲动忍下了。

    但心中的小本本,已经给周剑记上这一笔,这孩子欠收拾。

    给自己倒了杯啤酒,周安呷了口,“互联网你们不了解吗?网上什么东西学不到?学厨艺不一定要拜师啊,我从小就对做菜感兴趣,就在网上找了一些做菜的视频看,看着看着,慢慢不就会了嘛,对我来说,我看过的那些视频里的厨师,都是我的老师,所以,你们说我的师父有多少?呵呵,肯定不止几个吧?”

    曲艳阳:“……”

    大憨:“……”

    田律:“……”

    周剑:“……”

    四个人这一刻的表情神奇地同步了,都是一副日了狗的表情。

    然后曲艳阳哑然失笑,“你这……嗨,看你说的一本正经的,我还真以为你拜过不少师父呢!不过,你能看看视频就有这么好的手艺,这天赋也是没的说了!”

    说到最后,曲艳阳是真的一脸佩服。

    大憨低下头继续对付锅仔里的羊肉,这一刻他挺自卑的,心中忽然产生这样一个疑问:难道我爸常说我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是真的?

    田律也有点失落,暗道:我怎么就没这样的天赋呢?

    周剑倒没这方面的烦恼,他笑眯眯地继续啃着羊蹄,不时看一眼周安,神情中透着一股与有荣焉的自豪。

    ……

    周安等人在新店里吃羊肉喝啤酒的时候,周家村周安家。

    周太虎和田桂芳的卧室床上,夫妻俩正在夜话,房间灯火灭着。

    田桂芳:“明天你真要去安子店里呀?”

    周太虎:“当然了!我儿子开新店,我们俩当然得去,要不然像什么样子?之前他开小店,我身子不方便,咱俩就已经没去了,这次他开新店,咱俩说什么也得去捧捧场,给他新店里增加点人气,再说了,你儿子开新店,你就不想去看一眼吗?”

    田桂芳:“想当然想去,但是……我听野狗说安子这次新店开的很大,光员工就请了二十多个,你说咱俩在他开业当天过去合适吗?咱们两个大老粗,会不会让店里那些员工笑话咱儿子呀?要不咱们还是不去了吧?”

    周太虎:“什么屁话?大老粗怎么了?儿不嫌母丑!那小种要是敢嫌咱俩给他丢脸了,我当场打断他腿你信不信?他再能耐,还不是咱俩生的?还反了他了!”

    田桂芳没好气地踢他一脚,“就你能耐?就你狠是吧?还打断儿子腿呢?你打断一个试试?咱儿子咱还不了解吗?他肯定不会嫌弃咱们,我说的是咱们去了,他店里那些员工会不会在背后笑话他,咱得为安子着想啊!他开新店,我们做父母的,帮不上什么忙也就算了,但咱不能拖孩子的后腿呀!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这……”

    周太虎默然片刻,忽然闷声问:“那按你的意思,咱俩明天不去了?”

    田桂芳:“嗯,不去了!安子能把生意做到这个地步不容易,咱们不拖他后腿就是帮他忙了,别的忙咱也帮不上,你要是想吃什么好吃的,我明天买菜在家里给你做!好不?”

    周太虎半晌没有接话,良久,长叹一声,“行吧!不去就不去!你说的也有点道理。”

    ……

    同一天晚上,田律父母房间,同样是床上。

    田本才和赵丽也在夜话。

    田本才:“哎,你说小安新店明天开业,咱俩穿什么衣服去?”

    赵丽:“你就穿你那件呢子大衣呗!我穿那件红色羽绒服,看着也喜庆不是?”

    田本才:“行!那我明天就穿那件!对了,你说咱们明天包多少钱合适?”

    (包钱:是这边给人随礼的说法,红包的意思,但本地人给人随礼,很少有给红包的习惯,大部分人都是直接把钱递到主人手上,所以礼轻礼重,外人都能一眼看见。)

    赵丽:“你说呢?你觉得多少合适?”

    田本才:“唔,我觉得最少也得两百吧?”

    赵丽啐一口,“两百?太少了吧?你可是他亲舅舅,你没听文静和野狗都说小安现在每天都有几千块的收入吗?两百块他能看得上眼?再说了,你儿子在他那里混饭吃,咱们这边又在准备养小龙虾,以后卖给他,最少五百!不对,还是包一千吧!一千肯定比你老大家包的多了,这样也能让小安感受到哪个舅舅对他更好!你说是不是?”

    “一千?”

    田本才咂舌,“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那咱就咬咬牙给他包一千?”

    赵丽:“嗯,就包一千!而且花篮也不能少!大钱都出了,花篮这点小钱就别省了!”

    田本才:“行吧!你说了算,嘿嘿,你这次可是难得大方一次啊?”

    赵丽:“嘁,我什么时候小气过?”

    “是是是,你一直都大方好了吧?”

    ……

    田本业家。

    田本业、方燕夫妻俩也还没睡,并排躺在床上看电视呢。

    趁着广告时间,田本业几次扭头看向方燕,几次之后,才小声问:“听说小安的新店明天开业,你去吗?”

    方燕白他一眼,“你说呢?咱不是打算跟他借钱给晓峰结婚吗?明天我当然得去了!这还用问?棒槌!”

    田本业被骂,却露出笑容,“那你打算包多少钱?”

    方燕有点犹豫,“你说呢?”

    “两百吧!两百不多吧?”

    方燕想了想,摇头,“要是平时两百也确实够了,不过咱不是打算跟他借钱吗?多包点吧!五……算了,包三百吧!万一你那外甥还记着我去他家要钱的事,不借钱给咱们,包多了就亏大了!”

    田本业看她一眼,“小安不会记仇的吧?那孩子心眼没你想的那么小!”

    方燕冷笑一声,“嚯,那可不好说!他才十几岁,记仇不记恩,太正常了!”

    田本业哑然。

    ……

    12点多,周安等人终于吃饱喝足,羊肉锅仔还剩一点汤汁;椒盐羊蹄的盘子早就清洁溜溜;羊杂汤被喝得一干二净,盛羊杂汤的汤碗跟洗过似的。

    啤酒倒是没喝多少。

    周安和曲艳阳都只喝了一瓶,大憨、田律也没多喝,周剑想多喝也不敢,大哥在呢。

    吃饱喝足,周安起身看看大家,“时间也不早了,咱都回吧?”

    周剑打个哈欠、伸着懒腰,“嗯,我早就困了。”

    田律起身听见周剑这句话,呵呵一声。

    大憨坐着还没起身,同样也呵呵一声,“是吗?刚才你吃东西的时候,可没见你有困的样子啊!”

    曲艳阳抿嘴笑着不插话,她起身收拾桌上的餐具,话说,之前田律等人把三道菜端过来之后,所有的餐具都是她从消毒柜里拿出来分给大家的。

    见她这时候还收拾餐具,周安失笑,“曲姐,时间不早了,赶紧回去睡吧!碗筷明天上班再让服务员收拾!”

    曲艳阳笑着瞥他一眼,手上不停。

    “那不像话!东西是咱们吃的,其他人没吃上也就算了,还让她们收拾残局,明天开业第一天,让她们心里不高兴不好,我还是收拾好再走吧!”

    “也是!那你们先走?”

    后一句,周安是对田律他们说的。

    如果他们是几个女人,这时候可能会说:“那我们都搭把手吧!”

    如果他们年龄再大一点,哪怕还是男人,他们可能也会出手帮忙。

    但事实没有如果,他们都不是勤快的性子,周安让他们先走,他们就当真走了。

    “行,那我们就先走了!曲姐明天见!”

    “再见!”

    “回去睡觉啰!”

    ……

    三个家伙走了,周安挽起袖子给曲艳阳帮忙。

    曲艳阳劝说几句,都没效果,只能笑着和他一起收拾。

    碗筷收拾到厨房,曲艳阳又去开水炉那儿接热水过来准备洗碗筷。

    “呵,曲姐!你这是何必呢?”

    周安是真无奈了,话说他也想早点回去睡,这两天尽给员工放假了,他自己都没怎么休息。

    “没事,洗这几个东西也不费多少工夫,很快就好!”

    曲艳阳一边麻利地洗碗,一边扭头笑着跟他说。

    周安苦笑着过去帮忙,曲艳阳洗一个,他就用清水清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