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逆流2004 > 正文卷 第250章 你有过很多师父吗?

第250章 你有过很多师父吗?

    “小安,端到大厅去吃?还是就在厨房里吃?”

    田律指指工作台上的几道菜,问周安意见。

    周安扫了眼厨房里的情况,红烧羊肉烧好了,白汤羊肉也已经煮好,便点点头,“端去大厅吧!坐着吃比站着吃舒服。”

    有他发话,田律、周剑和早就迫不及待的大憨立即一人端一个,端着三道菜往大厅那边走去。

    这里要介绍一下新店大厅与厨房的格局。

    简单说:厨房与大厅之间有一道门是通着的,但不走这道门的话,厨房也有一道门直接通着美食街的大街。

    这时候端菜去大厅,当然是走内门。

    “曲经理请!”

    周安伸手示意。

    曲艳阳笑着点头,“周总您先请!”

    周安摆摆手,“曲经理客气了,以后不用叫我周总,还是像以前一样叫我小周或者安子就行!”

    “那您也别叫我曲经理了,直接叫我名字,或者阳阳都行。”

    “阳阳?”

    “对!”

    “呵呵,算了,我还是叫你曲姐吧!”

    “也行!”

    周安笑笑,两人一边说话一边走去大厅,周安在前。

    阳阳这个名字,会令周安想到堂弟周阳,而他并不想时时想起这个弟弟。

    ……

    “本来还应该弄一份白切羊肉试试味的,但刚煮好的羊肉还没冷,不方便做白切的吃法,大家就先试试这三样吧!其它的明天再说。”

    在大厅靠近吧台的一张桌子四周坐下之后,周安作了个开场白,然后伸手示意大家开吃。

    一份在酒精炉的加热下,烧得汩汩冒泡的羊肉锅仔、一份香气四溢、红绿青椒粒加紫色洋葱粒和葱花点缀的椒盐羊蹄,以及一份热汽腾腾、同样色香味俱全的白汤羊肉。

    当然,啤酒是少不了的。

    俗话说无酒不成席,何况,除了曲艳阳,在座的几个男人都忙一晚上了,此时吃着羊肉,喝点啤酒,就算喝醉了,这个时间点,回去就能睡觉,也耽误不了什么事。

    至于几瓶啤酒值多少钱?

    周安再小气,也没抠门到这个程度,何况,新店即将开张,两家啤酒供应商都有大量的免费啤酒赠送。

    也就是说,他们今晚喝的啤酒免费。

    这还有什么舍不得的?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先尝个红烧的。”

    大憨第一个拿筷子对付羊肉锅仔,一张胖脸满是喜色。

    田律也不客气,“我先啃个羊蹄再说,估计冷了就没这么香了!”

    田律嘴上说的快,但伸手最快的还是一言不发就开干的周剑,田律话音未落,他已经不声不响地拿起一片羊蹄美滋滋地啃着,一边啃还一边咂着嘴,完全没心思废什么话。

    周安好笑地看着,一边提筷,一边望向和他并排坐一起的曲艳阳,曲艳阳也正好提筷向他看来,两人相视一笑。

    “曲姐快吃吧!别客气,你看他们仨这个样,你再客气,好的就全被他们吃了!”

    “呵,行,我不会客气的!”

    曲艳阳说着,一手拿筷,一手端碗,从白汤羊肉里夹了几片羊肝、羊肉,然后又夹了一小块羊血,顺手拿勺子又舀了点汤。

    相比她的不急不躁,田律他们已经一边吃一边赞不绝口。

    大憨:“呜呜,这个羊肉味道绝了!野狗你尝尝这个红烧的,真好吃我跟你说!”

    田律:“椒盐羊蹄也很好吃啊,我吃完这个再吃红烧的,唔,对了,你狗日的能不能别在这个时候叫我野狗了?”

    大憨:“为什么啊?呜呜,好吃!”

    田律:“唔,这个确实香,就是肉少了点,尽是骨头,你说为什么呢?正在吃羊肉,你喊我野狗,我总感觉我什么时候也会变成桌上这几道菜,只不过羊肉变成狗肉!”

    “扑哧!”

    曲艳阳一片羊血刚夹到嘴边,还没入口,就听见田律这话,立时笑喷。

    大憨和周剑也都笑得肩膀直抖。

    周安没好气地瞪他一眼,忍着笑斥道:“表哥!你能不能正经点?大家都在吃东西呢?口水要是喷进菜里,大家还吃不吃了?”

    田律嘿嘿直笑,连声道歉:“我的错我的错!”

    然后低头专心对付他手里的羊蹄。

    和白汤羊肉一起煮出来的羊蹄,肉质早已酥烂,随便用牙齿咬一点肉皮,微微偏头,就能撕下一片的那种酥烂。

    再经过两次油炸,里面的肉质微微收紧,外面的肉皮微微有种焦脆的感觉,又令这酥烂的肉质变得喷香而有嚼劲,再佐以青红椒粒的辣气,和洋葱粒、葱花的香气,以及椒盐的麻辣咸鲜味,那个滋味。

    看看周剑啃完一片羊蹄,还下意识舔了下手指上的肉末,就知道这玩意有多好吃了。

    羊肉很膻,如果是没阉过的公羊的话,肉里还会有一股浓浓的骚气。

    但那都是手艺不到家做出来的效果。

    周安以前刚开始做羊肉那会儿,也犯过各种毛病,为了除去羊肉的膻气,他绞尽脑汁,使用十几种香料,老姜、大葱、黄酒和陈醋全部用上,还尽量多放辣椒,想通过这些办法,来去除,去除不掉的,就用辣味去遮掩。

    但手艺总会有进步的,只要肯用心,多动脑子,再加上多多尝试,渐渐的,他做羊肉的心得越来越多。

    用的香料却越来越少,黄酒依然用,但陈醋不会放了,因为他后来听说烧羊肉和吃羊肉,最好都不要放醋,因为这两种东西互相冲突。

    山羊肉属于凉性,和醋搭配,伤身,绵羊肉热性,和醋搭配同样伤身。

    如今的他做羊肉,就算不放任何一种香料,只用一块老姜,也能把羊肉的膻气去干净了。

    至于秘诀?

    说白了也没啥,就是火候的问题,火候用的好,烧羊肉或者烧鱼,一块老姜就足以去膻去腥。

    曲艳阳以前不吃羊肉,所以此时她不像大憨他们那么着急,甚至还有点试毒性质的小心翼翼,羊血夹到嘴边,她先闻了闻气味,没闻到膻气,才敢小口咬一点。

    刚开始只是轻嚼两口,两口之后,眼睛微微发亮,嚼动的速度明显加快。

    吃完一块羊血,才夹起一片羊肉,同样是先闻了闻,依然没闻到膻气,才敢试吃。

    一片羊肉没有吃完,她整张脸的表情就变得生动起来,不自觉地洋溢着开心的笑容,继续吃的速度也加快许多,一边吃,一边滋滋有声地喝汤,表情那叫一个美。

    “这羊肉怎么一点膻气都没有呢?好鲜呀!”

    一边吃喝,一边她也加入称赞的大军。

    “我其中一个师父曾经说过,腥气和膻气重的食物,其实只要能把腥气或者膻气变成香气,味道都会很好!你们仔细想想是不是这样?比如鱼和羊?”

    周安吃着一块红烧羊肉,嘴角带笑,随口说着。

    大憨连连点头,田律想了想也点头赞同,周剑眨了眨眼,忙中抽空附和一句:“好像还真是!”

    但曲艳阳关注的点却和他们都不一样,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女人的思维和男人不同?

    “你曾经的一个师父?安子,你有过很多师父吗?你这个年纪,这么好的手艺,应该学了很多年吧?你家有人是大厨吧?”

    曲艳阳一脸好奇,她纯粹是好奇,所以问的毫无压力。

    但她这个问题却令桌上的气氛为之一静。

    大憨快伸进锅仔里的筷子忽然停住,然后悄悄收回去;田律放进嘴里的羊蹄快要咬下的时候,也停住了,没再往下咬;周剑本来吃的欢快,此时也悄悄放轻放慢动作,脑袋微偏,悄悄瞟他大哥周安的表情。

    这个问题,其实老店里的每一个员工都曾好奇过。

    也曾经有人问过周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