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逆流2004 > 正文卷 第162章 杀猪菜
    新的一天,上午10点左右,狂暴小龙虾的厨房里,周安正在切酸菜,表哥田律在一旁盯着学习。

    话说,田律自从决定跟周安学厨师以后,学习的热情始终高涨。

    尤其是从谭光上任以后,亲眼见了谭光的手艺,特别是谭光在厨房里的威风之后,田律很眼热,大有项羽目睹秦始皇车驾时,彼可取而代之的想法。

    当然,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肯定是谭光的高薪。

    04年,月薪4000,和2018年的4000可不是同一个概念,04年很多人家一年辛辛苦苦,全家人加起来都余不下这么多钱。

    周安切菜的手法自然是娴熟的,左手按菜,手指内扣,指关节贴着不断跳动的菜刀,这个小技巧是为了防止菜刀切到手指,指关节贴着菜刀,正常情况下,只要刀口跳起的高度不超过指关节,刀锋就不可能切到手指。

    也因此,厨师们切菜,刀口抬起的高度一般都不高,安全和效率兼顾。

    哚哚的刀口跳动声中,两棵酸菜切好,菜刀随意一拨,酸菜全部拨进砧板旁边的小铁碗里,这种小铁碗在厨房一般叫码斗,配菜、码味用的小斗,一般是不锈钢质地。

    跟着,周安开始切姜葱蒜。

    手速很快,很快菱形的姜片、葱段和蒜片也都切好,看他这样的手速,污人可能会想:这家伙这是单身多少年练就的手速啊?

    再之后,是猪血旺、肥肠、猪肝和五花肉等等。

    这些猪身上的东西,都是梁宇刚刚送来的,今天上午刚杀的猪,送到店里的时候,猪肉都还是热乎的,可想而知有多新鲜。

    “小安,你说的这道菜,真的好吃吗?”

    田律一边看一边问。

    “等下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对了,你爸他们到了没?”

    周安随口回答。

    “应该快到了吧!之前我打电话过去的时候,他说他和大伯已经动身往你家去了!”

    田律不大确定,“要不,我现在再打个电话问问?”

    周安一笑,“不用,反正我给他们准备的是午饭,既然他们已经动身,那就肯定能赶上午饭,没必要老是问。”

    ……

    未久,厨房里响起轰轰的抽烟机声音,跟着猛火灶呼呼的鼓风机声也加入进来。

    猛火灶前,周安准备做菜,炒勺舀油入锅,绕着锅底一圈淋下豆油,然后放入切好的姜葱蒜,干辣椒,稍稍煸炒,令人口舌生津的香气就四溢出来。

    跟着,酸菜入锅,当酸菜的酸香味也混入其中向外飘散,田律在一边看的咕噜一声,咽了口口水。

    在他眼里,周安炒菜很轻松,切好的新鲜五花肉入锅翻炒,炒勺玩耍似的在锅里扒来搅去,没一会,就炒得猪肉微微翻卷变色。

    这期间,周安左手趁机又倒入切好的大肠和猪肝,等这些东西都炒的变色,散发香气,又随意喷入料酒和陈醋。

    田律看的眼花缭乱,眼睛一眨不眨,相当入神。

    又一次吞咽口水的时候,他忽然想到个问题,皱眉问:“小安,你之前不是说烧荤菜,一般都要先焯水吗?怎么刚才你没给大肠和猪肝焯水呢?”

    闻言,周安好笑地回头看他一眼。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知道这道菜最早是怎么出现的吗?农家菜啊!哪有那么多讲究?

    再说了,这些猪肉和大肠什么的,都是梁宇今天刚送来的,新鲜着呢!刚才你没见我用盐和面粉反复把它们洗了又洗吗?已经洗干净了!而且,我跟你说,焯水后烧出来的味道要差一截,这样洗干净了直接下锅,烧出来的才好吃!”

    “是吗?”

    田律将信将疑。

    十几分钟后,一锅汤汤水水、却香气四溢、色彩搭配相当诱人的杀猪菜正式出锅。

    盛进田律准备好的一只不锈钢盆里。

    浅黄色的汤汁里,红的辣椒和猪血旺,肥瘦相间、浅白微黄的五花肉、轻轻一动就微微颤抖的肥肠,还有白色如玉的嫩豆腐,以及星星点点的葱花,和随意切碎的香菜叶。

    浅黄色的汤汁里酸菜隐现,看着就让人想到酸菜的酸爽味,嘴里冒口水。

    猪血旺、嫩豆腐、肥瘦相间的五花肉和肥肠……

    对于爱吃这些东西的人来说,诱惑指数简直爆表。

    比如田律,周安还未转身,他就已经拿来一双筷子,夹起一块薄薄的五花肉塞进嘴里,烫得跳脚,嘴巴快速抖动散热,却依然龇牙咧嘴地用牙嚼肉,一副随时会被烫死的样子,但却就是舍不得把这块肉吐出来。

    周安看在眼里,好笑之余,也挺有几分自得。

    东北的杀猪菜,在农家菜盛行的那几年,曾经一度相当红火,很多吃过一次的人,久久难以忘怀。

    周安那时候喜欢研究各种菜肴,见杀猪菜风头正盛,就试做过几次。

    以他厨师的角度来看,杀猪菜的做法和酸菜鱼挺像。

    酸菜鱼一般人都吃过,喜爱的拥趸甚众。

    而杀猪菜,有酸菜鱼的酸香爽口,却没有酸菜鱼的麻味,辣味也没酸菜鱼那么重,比之酸菜鱼,则又多了些猪肉、猪肝和肥肠的鲜美。很适合不爱吃鱼,或者不能吃太辣菜肴的人群。

    对喜欢吃肉的馋嘴来说,杀猪菜简直是天赐的美食。

    深得东北乱炖的精髓。

    洗好锅、勺,周安尝了尝味,满意地点点头。

    虽然已经许久没做这道菜,但味道还是棒棒的。

    这其中,梁宇今天送来的新鲜黑猪肉等物,发挥了很好的作用。

    杀猪菜,最重要的就是猪肉、猪肝、猪血和肥肠都是最新鲜的,否则,凭什么叫杀猪菜?

    今天是个好日子,他设想中的小洋楼今天将开始计划动工,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则,周安叫来两位做泥瓦匠的舅舅,准备让他们负责这件事。

    为此,他昨晚特意让梁宇今天送猪肉来的时候,顺带一些猪血旺、猪肝和肥肠。

    加上他店里那桶本来就很香的高汤,做出来的滋味果然没让他失望。

    想要两个舅舅帮忙多费心自己的小洋楼,他这个做侄儿的,又是开饭店的,自然得好好招待一顿。

    做一桌子十几个菜,他有点嫌麻烦,干脆弄一大锅杀猪菜,让他们吃个够。

    正好他两个舅舅都爱吃肉。

    (ps:今天一早带女儿去做检查,耽误了更新,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