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逆流2004 > 正文卷 第69章 落幕
    唐敬瑞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他当着周安他们的面打了一个电话给派出所,没多久,所长亲自带队,带来几名警察,将惊慌失措的王大壮双手铐上。

    亮闪闪的银手镯很漂亮,但王大壮一点都不喜欢。

    最令他崩溃的是,所长到来对那个老四眼的称呼是——“唐秘书长!”

    这个时候,他就算再蠢,也知道自己随手推倒在地的这个老四眼身份不一般了,看那所长的神态,这老四眼绝对是政府里一个什么官。

    秘书长是什么职务?

    乡里的还是县里的?

    王大壮不得而知,但他已经意识到这次好像麻烦大了,被警车带走的时候,王大壮两腿战战,表情像要哭出来。

    他不清楚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

    是罚款?还是进看守所?甚至监狱?

    肠子都悔青了,自己的小日子本来过得挺滋润,虽然头上有点绿,但是忍忍也就习惯了,现在可好,为了挣一点外快,自己挨一顿打不说,还可能要面临牢狱之灾。

    一想到等自己进去之后,胡小蛮就能跟大头光明正大地天天大被同眠,他心里就很不是滋味。

    周安、周剑陪着唐敬瑞,在路边接受一番警察的笔录,最后还留下家庭住址,于他们而言,今晚的事才算告一段落。

    临别时分,唐敬瑞对他们说:“两位小伙子!你们放心!政府是不会纵容这些不法分子的!今晚你们受惊了,后续结果出来,派出所这边会通报你们的!时间也不早了,你们俩小小年纪,忙到现在也不容易,早点回去休息吧!”

    从开始打派出所那个电话开始,唐敬瑞的气势就变了,官员的气势溅周家两兄弟一脸。

    ……

    回去的路上,兄弟俩一时都没有说话,都有点出神。

    好一会儿,周剑打破沉默,“大哥!那个家伙应该是大黑鱼找来的吧?”

    “应该是!”

    周安随口回答。

    “那,大黑鱼是不是就要倒霉了?那家伙应该会供出大黑鱼来吧?看他那怂样,也不像是那种打死不开口的角色!”

    周安轻哼两声。

    周剑又问:“咦?不对啊!大哥,刚才梁宇怎么没过来帮忙呢?他不是应该跟在我们后面呢吗?”

    一边问,周剑一边向车后面探出脑袋张望。

    “是我示意他别过来的!那个傻大个,我自己就对付了,当时还有外人在,就没让宇哥过来了!”

    “啊?大哥你当时就猜到那个姓唐的是当官的了?”

    周安嗯一声,“看着有点像!一般人不会在胸口别钢笔,但我没猜到他会是什么秘书长!”

    其实到现在,周安也和王大壮一样,没搞明白那位唐秘书长是乡里的还是县里的?

    但无所谓了,不管是乡里的还是县里的,今晚对他们出手的那个傻大个肯定都没好果子吃。

    当官的都要脸,那位唐秘书长无缘无故被推倒在地,摔得那么狠,一只眼镜片掉了不说,一只眼睛都肿成蛋了,能轻易放过罪魁祸首?

    周安有意放慢着车速,没过一会,一直缀在后面的梁宇就骑车赶上来。

    见了面,梁宇很关心周安和周剑有没有受伤,等确定周安和周剑都完好无损,他才提出心里的疑问。

    “安子!你刚才怎么不让我过来帮忙?当时我都已经过来了……”

    周安自然又是一番解释。

    ……

    王大壮家,主卧室里。

    床上,伏在大头胸口假寐的胡小蛮闭着眼睛,一根手指轻轻在大头胸口划着圈圈,忽然轻声提醒,“二锅!时间不早了,大壮应该快回来了,你是不是该回去了?”

    “老子今天不是给他挣钱的机会了吗?让他拿着钱去宾馆开个房间!老子累了,不想动!”

    大头同样闭着眼睛,随口回了一句。

    胡小蛮:“行吧!不过房费你出!要不然大壮心里肯定不痛快!”

    大头:“行行行!明天让他来找我报销!”

    “砰砰!砰砰!”

    大门突然传来拍门的声音,胡小蛮眼睛不豫地睁开,“这个神经病,敲门这么大声音,脑子进水了!”

    大头大字形躺在床上,老神在在的,依然没有睁眼。

    “快去开门让他去宾馆!别打扰我们睡觉!”

    两人很显然都以为拍门的是王大壮。

    “你呀!明天可要给大壮多报销一点房费才行!”

    胡小蛮嘀咕着起身下床,大头咂了咂嘴,随口道:“行啦!不就是钱嘛,快去快回……”

    片刻后,胡小蛮表情无奈、皱着眉一把拉开大门,“大壮!挣钱的机会又来了,你去宾馆睡吧!明天来跟大头报销……”

    “不许动!警察!”

    “警察!不许动!”

    “你就是王大壮的老婆胡小蛮吧?‘大头’钱有进在不在这里?你丈夫王大壮说钱有进今晚应该就在这里!快说,钱有进在不在?”

    胡小蛮:“……”

    呆呆地看着一涌而入的几名警察,胡小蛮大脑当即宕机,拍门的不应该是大壮那个死鬼吗?怎么来这么多警察?

    “等一下!等一下……我老公呢?我老公呢?”

    平时泼辣精明的胡小蛮,此时终于慌了,六神无主,惊慌失措。

    主卧室里,大头钱有进一听见外面警察的声音,就一惊,霍然睁开双眼,下意识抓起床上的衣服,光猪似的跳下床来,着急忙慌地往身上套衣服、穿鞋子。

    但他跳下床的动静大了点,堂屋里的几名警察全部听见。

    “谁?谁在里面?”

    一名雄壮警察立即冲过去,一脚踹开虚掩的房门……

    两分钟后,衣衫不整的“大头”钱有进和胡小蛮,双双戴着银灿灿的手镯被警察押走。

    ……

    出租房里。

    大黑鱼徐绍勇睡得正香,今晚一场大雨,将原本闷热的气温彻底降下来,睡觉滋味绝美,这不,大黑鱼梦中嘴角还带着美美的笑容,不时咂一下嘴,说两句梦话。

    “哼哼,小赤佬跟老子斗!打折你的腿……”

    就在这时,“砰砰”的拍门声传来,将梦中的大黑鱼和施发娣全部惊醒。

    “谁?谁在拍门?”

    “这大半夜的……找死啊!”

    夫妻俩都很不高兴,大黑鱼气势汹汹地下床,大步走出卧室,边走边骂:“老子去开门!老子倒要看看是哪个狗日的敢大半夜的敲老子门。

    气冲冲地猛拉开大门,“谁他麻痹……”

    脱口的脏话骂了一半,就戛然而止。

    大黑鱼脸色突然煞白,惊慌地看着门口面色不善的几名警察。

    “徐绍勇!你涉嫌买凶伤人,乖乖的跟我们走一趟吧!”

    大黑鱼回应的是一股纯正的尿骚味,是的!他很没出息地吓尿了,浪费一泡上好的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