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逆流2004 > 正文卷 第22章 堂弟周阳
    望着和周淼并肩回村的长腿美女背影,周安不自觉地想起前几天在菜市场门口偶遇的许诗雅,那是他学生时代唯一暗恋过的女孩,最喜欢看她的笑容了,每次看见她灿烂的笑容,他的心情就能跟着好起来。

    那天偶遇的时候,他倒是生出念头来想追她,可许诗雅姐姐的态度,让他刚热起来的心又冷下来。

    许诗雅姐姐眼中的嫌弃,不仅让他认清如今的现实,也让他记起曾经对感情的感悟——事业,努力和付出,就会有收获,但感情不同!感情不是单方面付出和努力就一定会有回报的,可能……付出再多,最后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望着周淼表姐回村的背影,周安忽然一笑,暗嘲自己内心戏太足,想这么多有什么用?以自己现在的情况,无论是许诗雅,还是周淼这位亭亭玉立的长腿表姐,都不是他能配得上的。

    就算她们两人有一个一时昏了头同意跟他交往,他经济条件达不上,最后也还是分手的结局。

    感情里所谓的有情饮水饱,那都是骗傻子的爱情童话!曾经几次分手,也曾婚姻破裂的他,现实了很多,不再做一些不切实际的白日幻想。

    生活教会他现实一点比较好。

    与其幻想着有一个像电视剧女主角一样又漂亮又温柔又善解人意的女人,能跟自己一起安贫乐道、踏踏实实地过苦日子,还不如现实一点,先多挣点儿钱,把自己的条件弄好了,让自己成为很多美女都心动的对象,到那时候,自己再擦亮眼睛从一堆美女里挑一个自己喜欢的。

    要努力让自己掌握感情中的主动权,让自己有资格挑别人,而不是把自己卑微地摆在女人面前,让对方来选择。

    让对方选择,就悬了!

    虽说很多人天真地说表白了,就有50%的成功可能,但周安早就不信这屁话了!

    谁知道自己喜欢的姑娘会不会因为当天大姨妈来了,心情不好而随口拒绝?

    谁知道她会不会因为你个子没旁边一个路过的男人高,而突然想找个高的就说我们不合适?

    又或者她看你穿的衣服和鞋,没有某某某穿的好,就觉得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

    等等,各种可能性!也许周安很俗,但他现在真觉得人穷了,人憎狗嫌,穷人想找个称心的女人,难度太大了。

    而他在感情上,又不喜欢将就,尤其是现在重活一世,就更不愿将就了!

    他记得有句话叫: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尽管他早就把这句话改成: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野外和宾馆里的苟且!

    但如今既然重头再来,他当然希望自己看见不只是各种苟且,他希望真的有诗和远方。

    周安脑中的念头闪了闪,没在路口多逗留,就拎着白桶往家去。

    在他听不见的前方,并肩走着的周淼和长腿表姐此时正在对话。

    长腿表姐看了眼周淼手里拎的黄鳝,笑道:“阿淼!你不是说刚才那人跟你关系一般吗?我看不像呀!跟你关系一般,他会送你这么多黄鳝?有钱人家不知道挣吗?”

    周淼抓了抓头,皱眉道:“我也不知道他今天怎么对我这么客气了,难道人长大了,性格会变这么多?”

    长腿表姐轻笑一声,“也许吧!不过,不管怎么说,人家这么客气,你也要领人家的情!以后别再跟人说你和他交情一般了,万一传到他耳朵里,你跟他的交情可能就真的一般了!”

    周淼:“我懂!我懂的。”

    周淼和长腿表姐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迎面走来一个衣着光鲜的大高个,比周淼的长腿表姐还高一些,但唇边胡须还只是一些稀疏的茸毛,个子虽然看着高,但谁都能看出这孩子还没成年。

    眉眼轮廓上,倒是跟周安有几分相像。

    三人迎面相遇,周淼没有作声,下意识往她表姐那边让了点路,他的长腿表姐则有点好奇地打量两眼迎面走来的小年轻。

    因为个子高,也因为穿的好和营养好,迎面走来的小年轻看着跟个白面书生似的,白白净净,浓眉大眼的,很有几分帅气。

    看见周淼表姐这样的长腿美女,迎面走来的小年轻虽然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但也眼睛一亮,下意识多看了周淼表姐好几眼。

    然后才看向周淼,笑道:“大水!这美女是谁呀?你朋友还是你家亲戚?”

    周淼眉头微皱,似乎不愿跟这人多话,但一个村里住着,他还是回答一句,“我表姐!”

    “哦……”

    拉长着声音,对面的小年轻点点头,露出浅浅的笑容,目光又落在周淼手里拎的红色塑料袋上,红色塑料袋大家都知道,里面装的东西,从外面一般能看个大概。

    周淼这塑料袋里的黄鳝,从外面便一眼能看出来。

    “咦?大水!这一大早的,你从哪里搞的黄蛇呀?”

    小年轻问着,抬头忽然看见后面不远处也往这边走的周安以及周安手里拎的白桶,“嗯?我哥?大水!你这些黄蛇是跟我哥买的吧?”

    周淼没兴趣跟他多话,脚步不停,和表姐从此人身边经过,“不是,你哥没要钱,送给我的!”

    “送给你的?”

    小年轻眉头一皱,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然后站在原地没走,等周安走过来了,才露出笑容喊了声:“哥!收钓子回来啊,今天收获怎么样?桶里还有黄蛇吗?”

    一边问,一边走近两步,伸头去看周安的白桶里面。

    待他看见白桶里已经没有一条黄鳝,他眉头又是一皱。

    ……

    “刚才那人是谁呀?又是跟你交情一般的?”

    长腿表姐有点好奇地问身旁的周淼。

    周淼嘴角微撇,道:“是安子的堂弟周阳!我跟他交情确实很一般,我都懒得跟他多话!”

    长腿表姐挺意外,“哦?是刚才送你黄蛇的那人堂弟?怪不得!我说他们俩怎么看着有点像呢!不过这家伙吃什么长大的,那个安子是他堂哥,跟你同年,估计也就一米七出点头,那家伙怎么看着有一米八了?”

    周淼微翻白眼:“他家条件好!比我和安子也就小几个月,还天天早上吃鸡蛋喝牛奶,鱼虾牛肉什么的,也是三天两头的吃,能长不高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