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历史军事 > 一个人的创世记 > 第五十二章身不由己的人生

第五十二章身不由己的人生

    十多分钟后,距离经纪公司不远的一家高档咖啡厅,晓月与晓星、晓辰坐在一个靠着落地窗的位置上。

    一时间,三人也不知道说什么,晓月喝了一口咖啡,先开口问道:“你们两个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晓辰刚想要说些什么,晓星抢先开口,面无表情地道:“还好!”

    如同多年不见的同学在大街上相遇后的客套话,晓月听了,不禁皱了皱眉,当初她在国内的时候,两兄弟偶尔会回来看爷爷奶奶,还时常给她带一些礼物,炫耀他们新家如何如何好,关系还算不错,虽然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也不至于变得这么生疏吧?还是有其他原因?察觉到一旁晓辰郁郁的神情,晓月猜测多半有什么事。

    晓星显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说,不等晓月询问,先一步问道:“爷爷奶奶他们还好吧?”

    “都很好,健健康康的。”晓月知道晓星不愿意说,她追问多半也没用,索性打消了念头。

    “爸……他怎么样?”晓辰忍不住插嘴问道。

    “还是老样子,整天忙啊忙的,我也不清楚他忙的什么。不过,他会尽量抽时间陪我,偶尔还会带我去世界各地转转,只是总是一个劲的唠叨,烦得很,我这么大了,还把我当小孩子一样。”晓月嘴上说着不满的话,嘴角却是带着一丝笑意。

    晓星陷入沉默,思索着什么,晓辰嘴巴动了动,终究没有说话。

    三人沉默了一会儿,晓月问道:“你们呢,喜欢你们现在的工作么?”

    晓星和晓辰顿时来了精神,晓星正色道:“这是我们的梦想和事业,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我们会一直坚持下去的!”

    晓辰补充道:“总有一天,我们会成为真正的国际巨星的!”

    “哟,你们两个满有志气的嘛!”

    晓月故作惊叹,不由又想起爸爸对于娱乐圈的态度,哪怕真的成了国际巨星,恐怕他也不会正眼瞧一眼,而且,听爸爸吐糟,所谓的国际巨星,不就是到外国转悠一圈,随便凑热闹参加一个活动,回国就可以宣称是国际巨星了么?这种打击人的吐糟,此刻当然不适合说,人各有志,晓星、晓辰这么执着,晓月也不好说什么。

    三人之间的气氛此时总算融洽了一些,晓辰盯着晓月脚边的球球露出一丝回忆:“你现在还一直带着球球?”

    晓月理所当然地道:“是啊,它是我的小保镖,爸爸要我不管去什么地方都要带着。”说着,喜爱地摸了摸球球。

    “这么大还带着陪伴机器人,你不怕别人说你长不大?而且陪伴机器人现在已经更新到第五代了吧,球球已经跟不上时代。”

    晓月撇了撇嘴,毫不在意地道:“别人怎么看是他们的事情,跟我没关系,而且你们根本不知道球球它们有多厉害,有一次……”晓月想把哪一次球球从劫匪手里救下她的事说给晓星、晓辰听,刚一出口,又想起爸爸交代球球它们的事情要保密,而且那种血腥的场面,语言真的难以形容。

    就在这个时候,咖啡厅的玻璃门咣当一下被推开,一名有着波浪卷长发的漂亮女子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到了晓月三人跟前,波浪卷女子一脸挑衅地盯着晓月,一边打量晓月,看晓月的容貌身材,顿时有些不高兴,上下打量晓月的衣着,又露出不屑之色,质问晓星:“你这女人是谁?”

    没等晓星答话,波浪卷冲着晓月就是一顿数落:“你这女人,识趣快给我滚!不要以为自己有一张漂亮脸蛋,就可以勾搭男人,晓星,不是你这种层次的人配得上……”

    晓月刚开始还莫名其妙,这么一听,顿时乐了,对晓星道:“哈……你们混演艺圈的人就是不一样,竟然真能遇上这么狗血的桥段,哈哈!是你的女朋友?”

    晓星的脸黑得跟锅底似的,瞥了波浪卷一眼,冷硬地答道:“普通朋友。”

    “呵呵。”晓月不置可否,也懒得追问这种狗屁倒灶的事情。

    晓星连忙拉着波浪卷到一边去,两人在那边争论了几句,那女的才忿忿然地离开。

    晓辰在这边直摇头,悄悄给晓月说道:“这个女的是经纪公司老板的女儿,自从晓星跟她好上了,不准其他女人靠近晓星,经常无理取闹!”

    晓月虽然也喜欢八卦,不过,这种狗血八卦她却是一点兴趣都没有,自顾自地喝咖啡。

    晓辰继续道:“要不是她的身份,晓星早跟她翻脸了!”

    晓月却道:“意思是你们想要通过那女的身份获得一些便利,所以才忍让她,而不是真心喜欢?或者说,晓星跟她好上,一开始就带有目的?”

    “呃……没有吧,一开始确实是真心的,只是,后来才知道她是这种人啊!”

    晓辰的解释,晓月却是不信,撇了撇嘴,道:“虽说这女的有点蠢,不过,女人不许其他女人染指自己的男人,属于相当正常的事情吧,如果真的不喜欢对方了,直接分手就是,何必迁就,还一副委屈了自己的模样?还是害怕一分手,你们的工作也受影响?果然,男的都一副德行,什么情啊爱啊都是假的,你们也变得无耻了呢!”

    晓星回到位置上,正好听到晓月的话,面露尴尬之色。

    晓辰辩解道:“这一行没那么简单,不是你努力就行的。我们每天排练可辛苦,要控制饮食、维持形象,还要小心别人下绊子……”

    “晓辰,别说了!”晓星打断晓辰,绷着一张脸,像饱经艰辛似的。

    晓月却没心情听他们倒苦水,只是觉得晓星、晓辰这样的生活,他们自己觉得辛苦,又没什么意义……晓月回忆起其他国家的一些见闻,又开始思索,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正当晓月觉得自己想到了最关键的地方的时候,感觉身边来了人,却见一名大脸盘的男子,脖子上一根大金链子,戴着墨镜,一副很拽的模样,大摇大摆地一屁股坐到她旁边。

    “啊!漂亮的小姐,听说你是晓星、晓辰的姐姐?有没兴趣喝一杯?”墨镜男说着,伸手要揽住晓月的肩膀。

    “没兴趣!滚!”晓月腾地一下站起来,冷声道,一把将男子的手推开。

    “不要这样嘛,我和晓星、晓辰都是朋友,大家都是朋友嘛!有没兴趣当明星,只要让我高兴,我会捧红你的哦!”墨镜男继续纠缠,言语轻浮。

    “垃圾!我让你滚,你没听清楚?!”晓月大声喝道,她哪里会给这种人渣好脸色!

    墨镜男特站起来,做出凶狠的模样,指着晓月放狠话:“小婊砸,你说啥?再说一遍!立马给我道歉,陪大爷去喝一杯,我还可以饶你!不然,你今天休想走出这里!”

    晓星、晓辰这时连忙站起来,挡住墨镜男,出言争辩,不过,并不怎么强硬,似乎真认识墨镜男,一副想要息事宁人的姿态,那男的却是越发嚣张,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

    晓辰一边打眼色让晓月快走,晓月见状眉头直皱,上前一步,不满地道:“这种垃圾跟他说个屁啊,欺负你们姐姐我,你们两个还这么怂,是不是男的?就是你们这种怂蛋太多,这种垃圾才敢这么嚣张!这种人就是欠收拾!”说着,就是一计断子绝孙脚,墨镜男猝不及防,当即中招。

    这一招可是肖瑞让晓月苦练的防身绝招,力道远比随意踢的来得大,一脚将墨镜男,踢得倒退两米,捂住胯间跪在地上,杀猪似地惨叫:“席八……席八……”整个身体卷曲得像一只虾米,还不停抽搐,墨镜落下,露出一张丑脸,一双小眼睛此时两颗眼珠子突出。

    与墨镜男一起来的两名男子见状大怒,对视一眼,就要来抓晓月,晓星、晓辰根本拦不住,哪晓得晓月一动手就没停下的打算,已经先发制人,身子往下一沉,双腿发力,“哈”了一声,对着其中一人就是一记破颜拳,又是一声惨叫,男子整张脸都有些变形,嘴巴歪斜,鼻子凹了下去似的,鼻血飞溅,身体止不住往后退了几米。另一个男子被晓星、晓辰挡了一下,晚了一步,见状有些愣神,晓月可不管那么多,抓住他的手臂,扭身就是一个过肩摔,只听男子手臂的骨头也是喀拉一声,晓月直接把他重重地摔在坚硬冰冷的地板上,男子身体不自觉地扭动,嘴里直呻吟。

    店里出了状况,其他顾客吓得跑出店外,却又有几名黑西装大汉冲进来,地上的墨镜男依旧捂着下体,口齿不清地叫道:“给我抓住这个小婊砸!我要玩死她!”

    几名黑西装大汉冲向晓月,晓星、晓辰见状要阻拦,晓月已经抄起一把椅子,一边叫道:“球球,不要动手,我亲自收拾这些垃圾!你们两个怂蛋给我让开,别碍事!”一脚把晓星、晓辰踹到一边去,椅子不管不顾地当头砸下,迎面把当头一人砸得头破血流,哀嚎倒退,椅子一抽,椅子腿抽在后边两人的脸上,两人脸上立即就是两根粗大的淤痕,整个面部就麻木了,眼见晓月又挥动椅子,惊叫一声,疯了似地往后钻。

    这可不是拍电影,为了表现武功高手的风度,只知道用拳脚功夫,掉在地上的武器都不知道捡来用,晓月充分利用了椅子的四条铁制椅子腿,抡起来就是一阵恨抽,那些黑西装大汉也不是电影里的群众演员,挨了几十刀都扛得住,也就是一些普通的混混,充场面、唬一下普通人还行,遇到真正的狠角色,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一个个往外逃去,只是到了门口,只见四名欧美样貌的高大女子,一个个神色不善。

    来的自然是晓月的保镖,这些可都是雾谷出身的女兵,出手比晓月还要狠辣,伴随咔咔咔的骨头错位声,那些西装大汉一个个摊到在地。

    “刚刚你说要玩死我?”晓月神色不善地盯着地上的墨镜男。

    墨镜男哪里不知道踢到了铁板,一个劲求饶:“不……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说那些话,放过我吧……求求你……下次再也不敢了!”

    晓月却不管,自顾自地从旁边一个倒地的黑衣男子腰间抽出一把匕首,横在墨镜男的脖子上,问道:“你说,我该怎么收拾你?”

    刚刚这么一幕,晓星、晓辰完全惊呆了,怎么也没想到,漂漂亮亮、乖乖女似的晓月竟然有这么生猛的一面,一个人打得一群男的屁滚尿流,后面进来的那几个大姐姐也好猛!平常他们见到的女的胆子都很小,遇到一只蟑螂都会吓得尖叫,今天见到这种真正的女汉子,貌似只有在影视剧里特效拍出来的打斗效果,两人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此时,见晓月动刀子,连忙阻止:“晓月,够了!你想做什么?故意伤人要坐牢的!”

    墨镜男听到也连连点头:“对……对!故意伤害,要坐牢的!警察不会放过你的!”

    墨镜男以为晓月会顾忌警察,晓月却完全不为所动,不高兴地道:“哟,现在想起法律啦?拿警察当挡箭牌,你这也算是黑社会?!你这种货色,连垃圾都不如……嘿嘿,我给你长点记性!”晓月猛地挥动匕首,往男子的刺下!

    “不……”晓星和晓辰叫道。

    “啊……”墨镜男惨叫一声,没了声息,同时裤裆间传来一阵恶臭。

    “恶心……这么不经吓!”

    晓月厌恶地说道,她其实只是吓一吓墨镜男,毕竟是韩国,真要用匕首伤了人,她也难免被警方拘捕,完全犯不着。

    晓星、晓辰松了一口气,但依旧面露难色。

    晓月把匕首一扔,歪着脑袋注视晓星和晓辰,不高兴地道:“你们两个,模样看着挺帅气的,怎么没一点血性和脾气?!你们认识这家伙?”

    “认识……”

    经过晓星、晓辰的讲述,晓月算是明白,韩国娱乐圈确实复杂,黑帮势力早就渗入其中,拍摄一些色情视频作抵押,恐吓艺人,强迫陪酒陪睡,要么以投资者的身份参与其中,想要红的话,还得听他们的才行,墨镜男这样的名义上是经纪人,其实就是一个皮条客一类的角色。

    “这么一个圈子,你们还想继续混下去,任这些人欺负?”晓月问道。

    晓星面色阴沉,晓辰嚅喏道:“我们也是没办法……”

    “没办法?你们现在情况怎么样?晓辰你说!实话实说,别忽悠我,不然我连你们一起收拾!”晓月挥舞拳头,恐吓道,相对于晓星喜欢把事情藏在心里,死要面子,晓辰性格软弱些,嘴巴也不严。

    晓辰瞄了晓星一眼,见他没反应,在晓月的逼视下,只得将事情和盘托出。

    原来晓星、晓辰跟了卓小雅,有了新爸爸,确实过了几年好日子,只是好景不长,不想后爸是一个伪大款,公司全靠银行贷款度日,公司破产,负债累累,卓小雅跟着也花了不少钱,作为合法夫妻,也得跟着承担一部分债务,两兄弟如今挣的钱,一大部分都得用来还债。

    晓月听了,鼻子差点气歪,回想一下小时候的晓星、晓辰,虽然不爱学习,至少,有个男孩子的样子,每当其他小孩子说他们没有爸爸妈妈的时候,那暴脾气,说打就打。现在倒好,才几年就变成了这副弱受的德行,没血性,没脾气,委曲求全,感觉跟两个被迫卖身的青楼小姐似的,而且貌似还立志想当头牌!

    晓月捂着额头,真不想看这两个兄弟的窝囊样子,又问道:“那你们怎么不离开?反正不管你们的事情,没必要替别人还债吧。”

    “可是……那是我们妈……”晓辰弱弱地道,被晓月瞪了一眼,不敢再出声。

    “屁的妈妈!”晓月忍不住爆粗口,“咱们都是爸爸买来卵子,请人代孕的,哪来的什么妈妈?!别告诉我,你们现在还不知道买卵子是怎么一回事,公平的金钱交易,要是爸爸不买,咱们就跟被扔掉的臭鸡蛋一样,不知道在哪个茅坑里捏。我倒是有些奇怪,你们宁肯不要生养我们,教导我们的爸爸,也要认一个的出卖卵子的女人做妈妈,到底是多缺母爱?爸爸让你们认她,已经是宽宏大量,那个女人还想爸爸娶她,真不要脸!按我说,你们就不该管那女人!”晓月不客气地数落,一点不顾及卓小雅是晓星、晓辰的妈妈。

    晓月说完,晓星、晓辰一直没吭声,等了一会儿,晓月不耐烦地问道:“你们怎么说?还想在这混?还想帮人还债?”

    晓星、晓辰依旧是一声不吭。

    见他们两个这副模样,晓月越发生气,叫道:“你们两个哑巴啦?!”

    突然,晓星积压的情绪爆发出来,大声吼道:“就算我们不想,又能怎么样?我们又能做什么?”

    晓月理所当然地道:“跟我走呗,去纳米比亚,脸皮厚一点,跟爸爸认个错,重新好好学习,在公司里找个事情做,爷爷奶奶一直念叨你们呐。”

    “爸爸,会接纳我们?”晓辰问道,“爸爸当初说过,要我们做出选择就不要后悔的。”

    “那是你们根本不明白爸爸的话里的意思,这句话真实意思是让我们选择自己的路,不管遇到什么,不埋怨、不抱怨,又不是要我们钻牛角尖,明知道是死路,也要一直走下去,完全可以做出新的选择。好歹你们是爸爸的亲儿子,至于以前的事情,就当小时候不懂事,以爸爸的脾气,他根本不会往心里去吧。不过,爸爸要是看到你们现在这副怂样,多半不会喜欢的。”

    “他一点也不在乎我们?”晓星听了直皱眉。

    晓月白了晓星一眼:“你怎么还是那么爱钻牛角尖?爸爸这个人是比较冷淡啦,不过,对我们三个他已经足够关心,只是方式不一样而已,谁家的家长也不是围着小孩子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和工作不是?你们根本不了解爸爸,许多事情他喜欢顺其自然,不愿意强求,我也问过爸爸为什么不要你们了,爸爸说你们一心想要妈妈,就算留下你们的人,也留不下心,到时候跟他玩离家出走之类的戏码才多事,所以干脆让你们跟着那个女人,你们自己好好想想,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晓月等着晓星、晓辰想清楚这事,等了好一会儿,看他们一脸的纠结,迟迟不做决定,猜测道:“还放不下你们的那个妈和你们的工作?”

    晓星、晓辰点了点头。

    晓月一阵无力,不解道:“我白说了那么多……你们怎么这么想不开呢?”

    晓星注视着晓月,摊着手反问道:“我们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妈被债主逼死吧?而且不管这个圈子怎么样,我们已经入行,有我们的朋友和支持者,许多东西不是想放下就能放下的。”

    “……”晓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忽然有些明白肖瑞的想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旁人看着很傻、很有问题,但是,每个人所处的环境和心理不同,都有自己的考量和选择,旁人没多少资格去说三道四。

    晓月突然想起这一趟旅行的其他见闻,发觉自己有些想当然,应该说,晓星、晓辰这才是许多普通人的生活状态,生活的压力、内心的各种欲望、各种牵绊和纠葛,让人们身不由己,即使知道前面的道路不好走,也不得不继续走下去。晓月也想到,自己现在之所以活得无拘无束,无忧无虑,并非理所当然应该拥有,主要原因还是爸爸带来的金钱和背景,从小教授的知识和生活经验,如果没有这一切又会怎么样?像其他小姑娘一样相信所谓的爱情,随便几句甜言蜜语就被勾搭上,傻乎乎地被人欺骗?爱得死去活来,最后被甩掉?别无所长,只能靠着一张脸吃饭?也会为了一点钱出卖劳力,赚取微不足道的报酬?为了保住工作委曲求全,遭遇不公也只能忍气吞声?甚至于像一些女孩一样出卖卵子、出卖肉体?

    想到这里,晓月也不再强求晓星、晓辰,道:“算了,既然你们这么想,那随便你们吧,有空的话,去看看爷爷奶奶,还有爸爸!我得走了,至于这个男的,我不会让他给你们添麻烦的,凯丽姐姐,帮我处理一下!对了,今后别这么怂,像个男人点,不然被欺负了,也是自找的!”晓月知道自己今天干的事情,要是就这么一走了之,多半会给晓星、晓辰带来麻烦,自己惹的麻烦自己解决,也是爸爸的教导。一名女保镖当即拨通了一个电话,火蚁公司与韩国的大财团也有合作关系,以这些大财团在韩国的势力,想要弄这种混混,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晓月不再干涉晓星、晓辰,既然是他们自己选的路,就让他们自己去走,不做干涉,就像爸爸当初所做的一样。

    晓月此时心里十分乱,有些发慌,不由再次回想起爸爸说的那些话和当时的神情,她突然生出一种巨大的恐惧,似乎一旦做出那个对今后人生的选择,爸爸就会离她远去,她简直没法想像那会是怎么样的状况!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六神无主,心里被掏空了一样,她现在只想要立即回纳米比亚,回到爸爸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