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回乡做食神 > 第二百零九章,高风亮节

第二百零九章,高风亮节

    餐饮中心那事儿似乎是过关了,林庆本没少跑,到处找人疏通。

    不过这次也有人给他很明确的说法,餐饮中心必须整顿,再像原先那样,肯定不行,村里必须拿出个说法来,才会放过。

    庆本终于想起那次跟林扬的谈话来,大致意思是一样的。

    没奈何,他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可还得来找林扬。

    “办法?”

    林扬这些日子也想过了,他觉得最简单有效的办法就是招标。

    “招标?万一弄来的人不好好弄,再出事儿可咋办?”

    林扬鄙视庆本了,好像他自己能管好一样,他没直说,眼神儿足够了,庆本摇摇头,是啊,要是自己能管好,何至于到今天的程度。

    以前林扬高度还不够,最近他相通了,不能什么事儿都紧着自己村里人,也该有点外来的人,不是有个鲇鱼效应么,大致就是那意思,太通透的说法林扬也不大会。

    “现在中心关门了,人家游客除了拍手称快的,谁嫌不方便啦?”

    这话还有些损了,林庆本脸上变颜变色,可他实在没有能反驳的,那帮小子实在不争气。

    到最后的时候,庆本终于听明白林扬的意思,那就是坚决不让本村人中标,一定得给外人干,他睁大了眼睛,满脸都是不可思议,他心里相当程度认定林扬会自己想办法弄到手的。

    结果很意外,完全相反了,冲在前边多傻逼啊,林扬还是觉得现在后边当风轻云淡的得道高人更爽!

    这样的林扬颇有点高风亮节了。

    日子终于到了周六,承江也过来跟林扬确定些事情,今天对于他来说太关键了,生怕哪里出纰漏,人见识多了,就会有敬畏之心。

    这年头,怎么活着都不容易。

    “菜你就不用惦记了,我自己带过去,嗯,酒你再拿两坛子,别让人说咱开店怕大肚汉。”

    承江一听就乐了,林扬的镇静和从容也安了他的心,别看他林承江也算号人物,却不知不觉中也如林庆本那般被林扬给带动了。

    给那位做点什么?

    林扬还是有打算的,这个季节,就得弄些清淡且不多见的东西,搭配要有点意思。

    难么?

    换别人不容易,到林扬这里就简单多了。

    在北方,尤其是滨城这里有一种鱼叫双背,是一种特别的撅嘴鲢鱼,长不大,此鱼极为难得,它们逐水而居,只有非常干净的水域才有,水质稍差,它们就弃之而去。

    林扬也偶尔在水塘里发现的,想想也是,或许天底下都找不到比自己那水塘更牛逼的地方了。

    双背是买不到的,谁抓到肯定是自家人吃,这鱼不是因为少见才珍贵,主要就是起肉质的鲜美,太过霸道!

    林扬抓了些,没舍得吃,本来也打算留着给老爷子老太太的,不过今儿得借用一些了,好在他还在空间里留了些。

    这鱼稍加清洗,用少许盐腌制个二十分钟,直接挂上面粉煎至。

    做法简单,吃起来却是极致美味。

    第二道菜就没啥了,他家里有一罐地皮菜,是一种干野菜,做法同样简单,水泡发后炒鸡蛋最是合口,林扬用这么水的一道菜上桌,可不是敷衍,他是吃过的,味道很招胃口适用。

    第三道菜也是产自水塘,小湖虾,跟南边儿的河虾有区别,但只要做好了,绝对是美味,放在林扬手里更没得说。

    最后一个菜,也只有林扬可以办了,油焖笋,这玩意儿讲究新鲜,他是自己挖出来的,就算航空专送都不如他方便,随手就拿得出来。

    林扬还带了些工具调料,专门让承江派人过来搬,逼格弄得妥妥的足。

    像遇到特别的客人,主厨是要事先来见个面的,问问禁忌啥的,不过林扬没有,有老许呢,没必要,他倒不是怕,主要就是觉得人家办事儿挺对他胃口的。

    周浩鹏带着几个人坐稳老许拿过来菜单,这不是常规操作,说实话,许大厨都没这么玩儿过,啥场面都见过的老许都有点懵。

    这位周总也是头一次这么玩儿,他觉得挺对心思,新鲜。

    刚开始他还憋着点劲儿,现在全没了,活着就得舒服,现在他觉得很好,没必要为了挑刺儿而找别扭,顺溜儿点比啥不好?

    老许专业,他给配的菜还是很讲究的,除了林扬的几道菜,又弄了几个清爽的小菜,还有最拿手的两个大锅菜,不要太多,合适就好。

    “还有这酒,我觉得还是喝点黄酒最佳,当然,白酒也有预备,看您几位的意思了。”

    周总突如其来的放松,挥了下手,笑着说,“先来白的,再上黄酒,不醉不归。”

    想喝醉可不容易,林扬这酒很邪性的,老许深有体会,他自己偷偷承认,来前苏村落户,就有点冲着那酒来的,不时到林扬家蹭点酒喝也是美事。

    周浩鹏问能见见那位大厨么?

    本来挺简单的事儿,可林扬喜欢格调,装起来很上档次的,有时候拿捏起来也有点不大靠谱儿,比如今天,他就没打算露面,世外高人么,咋也得有点不一般。

    老许说话是委婉的,他也没说瞎话,告诉周浩鹏,林扬家里实在还有客人,得抓紧回去,等下次有机会吧。

    周总身边的人有些意动,没见过这么牛逼的。

    “那成,就不耽误他时间了,看缘分吧。”

    嘿,怪了啊,今天不大对哟,其他几个人都相互不解的看着。

    等老许出去了,服务员伺候完也离开时,周浩鹏才略解释了句,“你们不知道情况,他和一般厨子不一样。”

    “周哥你认识他?”

    周浩鹏端起茶杯,语气平淡,“听说过一些。”

    上菜很快,老许也算用心了,他的手艺已经算是顶级了,更何况农家院讲究食材,味道不会差。

    酒也上了,四道凉菜没动酒,文化层面里说要第一道热菜后酒才开始。

    他们也是这么办的。

    “酒是真不错!啊!”

    名不虚传,周浩鹏放下酒杯,忍不住赞叹,刚才的菜他也尝了,还不错,但这酒实在超乎意料的好,跟听说的一样,没夸张。

    服务员进来上菜。

    几个人差点喷了,尼玛,逗着玩儿呢,这怎么看都是炒鸡蛋吧?

    刚才还觉得席面儿招人喜欢呢,这立马儿又给了个农家范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