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一世书香 > 第362章 胜负已分准备出山了

第362章 胜负已分准备出山了

    雨说大就大,豆大的雨点刚刚开始落,顷刻间由成了倾盆大雨。

    曹剑抹了一把眼睛上的雨水,可雨大的实在睁不开眼,他瞪着血红的双眼,眼里有几分嗜血的味道,低吼一声:“再来~”说着就举着手里的石刀朝裘霁飞奔而去。

    纵是湿滑的地面,也没有让他脚步迟疑半分。

    裘霁眉头不自觉的蹙了蹙,他已经耽误过多的时间了,他知道姚肆被苏斌缠上了,虽然以他对姚肆的了解,后者也不一定会吃多大的亏,况且他与曹剑缠斗这么久苏斌都未出场,显然苏斌并没有占到便宜。

    可时间越拖越长,他心里也生出了几分浮躁,姚肆只是个姑娘家,哪怕机敏过人,比一般女子强健,可时间一长,总是要吃亏的。

    曹剑也不似他以为的那般好对付,此人出手毫无章法,学的功夫也杂乱不堪,但他是个狠角色,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除了刚开始的闪避,后来他已经全然不防守,像是要拼命一般疯狂,虽然棍子不足以伤他,可打在身上也是钻心的疼。

    裘霁手里的棍子已经折去一半,与手持石刀的曹剑相比,要不利很多。

    只有速战速决了,他方才听到姚肆的叫声,心下一急,举着半截木棍,不再等曹剑的攻击,改为主动出击。

    曹剑吐了一口血沫,面上带着疯狂的笑,可脸色实在苍白的吓人。

    在裘霁改了站姿的那一瞬间,他就知道,裘霁要变被动为主动了,这也正合他意,其实有句话姓姚的臭丫头说的没错,他气虚,却还酗酒,虽然动作看似凶狠,可内里空虚,持久战对他来说是大忌。

    裘霁手里只有半截木棍,根本不足为惧,虽然棍子打在身上疼了些,可他根本不在乎。

    既然如此,那就分出个胜负吧。曹剑右手半举石刀,直奔裘霁而去,与此同时,裘霁亦手持半截木棍,二人迅速靠拢,曹剑仗着武器优势,只攻不守,高举石刀,大喝一声朝裘霁脑门砍去。

    他的速度极快,寻常人根本躲闪不及,可裘霁却像是早就料到他有此招,石刀还未落下,他的身体已向左轻移,待石刀落下,他刚刚避开至曹剑左侧,然后右腿膝盖高抬,直顶曹剑腹部。

    一切只在几个呼吸之间,曹剑只觉腹部猝然一痛,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弯曲了身子。裘霁则瞅准机会,右手棍子猛击而下,准确无误的打在曹剑的后脖颈处。

    “啊...”曹剑痛的忍不住叫出声,整个人直接趴在地上,啃了一嘴的泥,可他却还不死心,反手将石刀往裘霁的小腿砍去,裘霁却先他一步踩在他的小手臂处,力道之大痛的他连连叫唤。

    吴世伟带领其他生徒对付蔡文等人早就占了上风,他本想抽出手去帮裘霁,可看到后者已然将曹剑踩在脚下,便又去寻找姚肆踪影,巡视一圈才找到,却是吓了他一跳。

    只见姚肆与苏斌缠斗在一处,苏斌一脸通红正在死命挣扎,而姚肆却瞠目咬牙的用棍子勒住后者脖子,看样子苏斌已然没几口气了。他赶紧喊了一声“肆儿”。

    姚肆本已清醒了几分,听得吴世伟的喊声,手上的力道松了大半,得到喘息的苏斌身子往旁边一歪,然后拼命的咳嗽和喘气,全然不顾自己正半倒在泥泞之中。

    吴世伟赶紧跑过去将姚肆扶起来,却觉得后者根本站不稳,双腿双手直打颤,他又是责备又是无奈,“你与男子斗什么斗,你可是忘了,自己终究是个女儿家。”

    姚肆讪笑一声,又歉意的看了看苏斌,她这人最不喜欠人人情,也不喜成为别人的负担,苏斌想抓她的时候,她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如何不能成为裘霁以及整个阳山书院的拖累,哪怕她是女子,她也不允许自己有半点怯弱。

    此时苏斌已经缓了些气过来,他一回头,死死的瞪着姚肆,眼里的怒火和怨恨像是顷刻间能将姚肆化为灰烬。

    不等他开口,吴世伟率先道:“苏少爷,比试中难免擦碰,大家都是在泥巴里滚了几圈。”他让姚肆先站稳了,然后将苏斌扶起来,顺了顺后者的背,缓声道:“早就听闻苏少爷是国子监出类拔萃的人才,苏少爷既是文人,何必跟...”

    吴世伟顿了顿,呵呵笑道:“何必跟一个比莽夫还要野蛮三分的丫头较真呢,这丫头惯不按常理出牌,就连裘霁都拿她没法子,我亦对她怕上七分,好在你没吃大亏,我看过最厉害的,还是阳山书院的一个生事的生徒,最后被这丫头搞得连学都上不成...”

    他凑近苏斌的耳边低声道:“都叫她母老虎,书院里没几个男子不怕她的。”

    苏斌亦是好面子的,除了差点命丧姚肆之手的怒火之外,还有败于一个小女娃手里的羞恼,吴世伟这样一说,倒也缓解了些苏斌的懊恼情绪。

    可这样几句话,就能抵消姚肆对他犯下的罪?她可是差点杀了自己,“吴公子说的未免太轻松了些....”

    他指着自己脖子上的淤红,“她是想杀我,你三言两语莫非就想让我就此罢休?”

    吴世伟耸了耸肩,“总之她的事,就是裘霁的事,也是我吴世伟的事,要多少赔偿,你只管说,我二话不说。若要理论,喏...找他去。”他努了努下巴。

    苏斌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却是裘霁正大步而来,苏斌脸上闪过不甘,却咬了咬牙不再说话,冷哼一声转身就踉跄而走。

    姚肆无奈的叹口气,“哎....这梁子结大了,日后只怕少不了麻烦啊。”

    吴世伟哭笑不得:“你倒还知道自己惹了祸,这苏斌的爹虽只是五品官,可在朝中也结交了不少人脉,也是辛党一员,对付你这个小丫头绰绰有余了,明面上有裘霁和我给你撑着,可暗箭难防,我看啊,往后休沐你别单独行动,另外归云阁那边我也会让吴家帮忙照看些,免得他动手脚。”

    姚肆扶了扶额,“老仗着你们替我撑着也不是办法,这件事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不怕,我不会让他伤你分毫。”裘霁走近了道。

    姚肆笑道:“是是是,二位大少爷,有你们撑腰,小女子腰板儿都挺直了,还怕什么啊。”

    裘霁从袖口摸出一张帕子,替姚肆把脸上的泥巴和雨水擦拭干净,然后看着不远处的山头道:“准备出去了,这场比试到此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