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网游小说 > 缉魂录 > 第一卷 第三百六十三章 齐鸣 新

第三百六十三章 齐鸣 新

    小林耐着性子说完这段话,便迫不及待地把头埋进了雷子的胸膛,大吃特吃起来。仿佛在享用着它生命中的最后一顿大餐。

    众人听了小林的话,如同晴天霹雳一样。本来还在为他们俩伟大的兄弟情谊感动得不要不要的,现在却来了个大反转。

    他们顿时觉得雷子死得太冤枉,被小林啃得死无全尸。小林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给这种人卖命,太不值得。

    席也不多说废话,说再多小林马身怪也不会放人。不过,怪物的思维跟人类的还是有点出入,居然要吃不要命。

    席挥出了三道白光,朝着小林马身怪飞了过去。

    小林马身怪满不在乎地看着飞过来的白光,大口大口地吃着肉,露出了一种满足的傻笑。

    两道白光左右夹攻,朝着小林马身怪的脖子而去,它根本躲无可躲,它也放弃了躲闪。

    还有一道白光,送给了奄奄一息的雷子,直接送他上路了。

    众人于心不忍,小何更是嚎啕大哭起来。

    小何在席说怪物可能是小林的时候,就说要看好雷子,结果还是没看好。

    他认为,雷子身死跟他也有很大的关系。如果他及时阻止了雷子,不让雷子过去找小林,就不会发生这种惨剧。

    身首异处,小林的头掉落到了地上。它嘴上满是鲜血,脸上还带着满足的诡异微笑。

    雷子的脖颈被白光轻轻擦了一个口子,断了气。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看向席,眼神是感激的。感激席给了他一个痛快。

    众人的表情很沉重,没有人说话,偶尔传来小何悲痛的哭声。这个心地善良的男子,还在责备自己。

    地上的两具尸体死相有点难看,要不是铁黑色的泥土把血迹都吸收掉了,场面会更加狼狈。

    李顺藏在黑暗里的脸,露出了一丝笑容,小林和雷子都死了,死得好。

    小林把怪物带来他面前,想害死他。雷子丢矿泉水瓶,砸中他三次。

    如果李顺得知矿泉水瓶大部分是席丢的话,又不知道他作何感想了。毕竟,李顺吃过雷子给过他的粮食,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不过,以他的性格,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对雷子有任何的怜悯之心。

    得罪了他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如果不是考虑倒还有其它人在旁边,他早就放声大笑了。

    留在这里的尸体,没有任何下葬的仪式。只能让他们留在原地,也许会被其它怪物吃掉,也许会被岁月风化。

    总之,他们回不去了。

    众人收拾了心情,情绪依然有些低迷。

    有人建议道:“听小林说那边的广场上有门,也许就是出口吧,不如我们快点走过去,就可以回家了。”

    “那边的广场上还有一个黑点,不知道是不是怪物,毫无防备过去,会不会被怪物吃掉啊。”

    “时间都过去那么久了,黑点还是一动不动的,恐怕早就被小林杀死了。小林不是说那边的怪物肉不好吃吗?”

    “离开这个鬼地方吧,我一刻也待不下去了,看着这两具可怕的尸体,会做噩梦的。”

    大家都将目光投向了席,席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那就过去吧,如果大家都不累的话。”

    席心里知道,对面的广场没有门,这只是小林撒的一个谎,但是给了众人希望。

    没了雷子这个昏迷的伤员,他们只有十三个人了。

    席这次不用背着雷子,他背的是秦吉。

    虽然,秦吉一直推辞说自己还能走。但还是拗不过席,只得被他背在了背上。

    秦吉有一瞬间想过,如果他这时候在背后给席来一刀,席会不会死掉。

    不过,这种忘恩负义的事情,他可做不出来。再说了,席那么多神通,自己真的能杀掉他吗?

    所以,他忽略了李顺给他使的眼神。他知道李顺想让他去杀了席。

    李顺觉得秦吉会照自己的意思去做,秦吉从来不会抗拒自己的命令,所以席应该快死了,他的心情很好。

    虽然不能像之前他所想的那样,百般折磨席,让他受尽各种酷刑再死去。但是基于席的神通,能杀死席,他就很满足了。

    李顺又悄咪咪地换了位置,走到了齐鸣的背后。

    他可没有忘记齐鸣踹过他一脸的事情。记忆犹新,耻辱犹在,他是个有仇必报的人。

    队伍行进着,席突然轻声说了句,音量足以让秦吉听清:“我都知道。”

    秦吉全身毛孔竖起,冷汗一下子就出来了。

    席果然什么都知道!坑洞里和李顺的谈话,他也全听到了!

    秦吉让自己镇定了下来,毕竟他也没动歪心思,所以只是轻轻“嗯”了一声。

    他想,席能明白。

    一路无话。都在认真走路,都知道不能在链条上摔跤。

    希望就在前方了,坚持就是胜利。

    突然,后面传来李顺惊慌失措的声音:“有人掉下去了!”

    席记得,李顺是队伍里最后一个人,在他前面的是齐鸣。

    齐鸣要掉下去了?

    席快速跟秦吉说了声:“能走吗?”

    秦吉点了点头,席马上把秦吉放下来,果断地往后面跳去。

    秦吉稳稳地站在了链条上,苦笑了一下,他知道李顺在玩什么把戏,但是他不能说。

    经历过一次这样的事情,众人都已经很熟悉这种救援方式了,他们稳稳地站在链条上,保持自己的稳定性,不给救援添堵。

    席三下两下跳到了队伍的后方,看到齐鸣在链条上摇摇晃晃,脸上充满了对死的恐惧。李顺要去拉他的手,却怎么都拉不到。

    齐鸣已经努力了好几次,他不明白的是,自己明明每次都差不多要够着李顺的手了,为什么就是够不到?

    席的速度还是慢了一拍,他伸出双手拉到齐鸣的时候,齐鸣的一只手的指尖已经触碰到了黑暗。

    死亡的气息袭上心头,齐鸣看向了席,求救的眼神。

    不过,他感觉自己无法挽回将死的结局了。

    黑暗一秒钟就蔓延到了他的胸口,还在快速入侵他的五脏六腑,四肢百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