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的夜宠 > 正文 第49章:荣氏总裁
    安若昔畏惧了,她下班没有回家,也没有给妈妈打电话,一个人静静的回家。她迟疑了,不知所措感。

    她反复的睡不着,一直在想着自己该不该做这样的事。

    手机里的声响在这安静的夜里格外引人烦躁。安若昔不满的从柜子上拿过手机,赫然的三个大字:荣尉迟。

    这个时间段他打电话来想干嘛。真是讨厌,翻身过去。将电话挂掉,用被子将自己捂起来睡觉。

    电话又一次响了起来,安若昔生气的将电话挂掉,继续睡觉。

    只是挂完电话后,她睡不着了,外面天很黑,无尽的黑夜拢住,觉得很迷茫。她原本只想要一份稳定的工作。

    现在却觉得与荣尉迟越来越牵扯不清了。

    安若昔害怕一个人,特别怕黑,睡觉时总会留灯,把房门紧锁。这样会让她觉得很有安全感。

    沈千凝自从去公司后就很少有时间回来住,她很害怕,但也不会打电话让她回来。

    经荣尉迟的一通电话,她真的睡不着了,索性去将灯大开着睡。

    公寓门外,荣尉迟远远的看着她家的灯大开着……

    第二天,安若昔满怀信心的去公司,她觉得荣尉迟不是那么不通情达理的人,她想硬着头皮再去试一次。

    “尚蓉,荣总有没有来呀?”

    “荣总在开会。”黎尚蓉是这样回她的。

    “开会!”这一个星期以来,荣氏内部开会长达四次,每次会议都开得极长。

    “对啊!”

    “哦,那好吧。”

    “若昔,你会跟总经理走吗?”黎尚蓉问她。

    “走!去哪儿?”安若昔不解,黎尚蓉讲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荣氏内部开会的原因是:新任总裁。

    长达三小时的会议结束,安若昔也在秘书室静坐了三个小时,三个小时后,黎尚蓉跑来秘书室拉着安若昔要让她去看公告。

    荣氏内部最新公告说:荣董事长即日起退休,由荣氏总经理荣尉迟接任总裁之位,下个星期启程去香港,弄清楚荣氏的运行和各地的商业,产业。荣氏各兄弟间分工管理的公司运营后再回来深圳总公司。

    “下个星期启程去香港!”安若昔一怔,她这个首席秘书真的成为真正的首席秘书了。

    她也要去香港吗?如果去香港可以经常见到在东莞的奶奶,可是在深圳的妈妈怎么办呢?

    和荣尉迟商量的事怎么办?她现在内心好混乱,觉得好像要失去他了一样。

    荣尉迟成为荣氏新任总裁的事会在明天在全国公开。她不知道,此时此刻她是该哭还是该笑。笑可能是因为荣尉迟终于得偿所愿了吧,他终于得到了他想得到的东西。

    哭,也许是因为她不能待在他身边了,她没有办法去香港,她要守着妈妈,她不能一味自私的去追寻她得不到的那个人。

    “若昔,恭喜你啊,总经理终于独掌大权了。”

    “是啊,你真幸运。”秘书室的其他人也来祝贺。

    “要常回来看我们哦。”

    安若昔有些迷茫,急忙去办公室找荣尉迟,但他们说荣尉迟去接待记者了。事已经成定局,那她的事怎么办?

    “可不可以请荣总,不要追加宫氏的股票。”

    “理由。”他问。

    安若昔不自觉的扯了下衣袖,又轻声开口。“宫氏因为月色无边的项目造成损失,内部亏空,资金周转不灵,可不可以不要追加他的股票。”

    “安秘书,商场如战场,这个道理不会不懂吧。再者,胜者为王,我为什么要同情他们?”荣尉迟沉声开口表示很不满。

    “可是。”她不知道要怎么讲下去了。

    “是他们用计抢走这个案子,亏空也是他们的事,商人最注重的就是利益。”荣尉迟笑着看安若昔又开口,“他们这么处心积虑的害你。你为什么想要帮他们?”

    “我……”她可以说是为了让妈妈心里好受一些,也是最后帮助所谓的亲生父亲吗?

    “荣总,要怎么样才能不追加宫氏的股票呢?”安若昔的语气很认真,眼神也很坚定。

    “很简单,你知道我想要什么!”荣尉迟冷漠的开口,他真的很不明白,安若昔这么做是为了谁。

    可偏偏安若昔越是要这样做,说明她和宫氏的关系不浅。他越是不会给她机会。

    “什么?……”安若昔疑惑的开口,他要什么呢?他想要的是她,从一开始就是这样。居心叵测,连月色无边也是一样。

    他一步一步精心的策划,就是为了让她入局。再有两个月就是一年的时光,她与他朝夕相处,那怕对他一无所知。还是喜欢上他了。

    安若昔手心发冷,轻问,“为什么是我呢?”

    荣尉迟裂开一个罂粟般的微笑,“很简单,我想要的没有得不到,而你,挑起了我的征服欲。”

    安若昔只觉得听到他的这句话,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应该不稀罕安若昔对他的感情吧。这种情况下的感情,又会卑微到什么地步呢?

    哪怕她幻想过能够和他在一起,但终究是幻想,是奢望,他离她太远了,无论怎么努力都够不到。

    安若昔的表情变得僵硬,苍白。“荣总,没事的话我先出去了。”她终究没有勇气面对她自己,她跨不过这道坎。

    哪怕能有机会和他在一起,她都不想是以这样子形式,这样的身份走进他的生活。

    荣尉迟见她不情愿的样子,也不逼迫。这一次他是势在必得。“你想清楚!”

    “我想清楚了,没事的话,我先出去了。”安若昔眼神坚定,她真的做不到。

    “那如果你考虑清楚了,就出去工作吧。不过,你可以随时来找我。”

    荣尉迟这次反而不强势的逼迫,他算是拿准了安若昔,她有理由要维护宫氏,就说明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单纯。另外还通过沈千凝认识了沈离砚也很不简单。

    他现在对她充满了兴趣,他不想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是!”安若昔很紧张的离开他的办公室,紧张得要窒息,不敢想象接下来要过的生活。

    荣尉迟的能力是极强的,人中龙凤形容他都不为过。忽然想起上一次见到荣董事长时,他的身体也不似从前那么硬朗了,退休也是迟早的事。

    安若昔没有觉得荣氏这个决定有什么不好,只是一切都来的太快了。

    再次回到办公室时,荣千溪也在。“千溪,你怎么过来了?”安若昔努力笑着问他。

    刚才她去看了公告,除了荣尉迟,其他人也有升职,荣千溪也是等荣尉迟下个星期启程去香港后,他就接任这里的总经理。

    “千溪,恭喜你。”

    “若昔,你脸色不太好,没有休息好吗?”荣千溪还是急切的关心她。

    “我挺好的,你放心。”

    “看到你恭喜我,想必你也是看到公告了的,接下去来有什么打算呢?是跟二哥去香港,还是留在这当我的秘书。”荣千溪说这番话时收起了平时吊儿郎当的样子,很认真的问。

    他对若昔是对小妹妹一样的欣赏和关爱,他希望她和二哥有一个好的开始。

    哪怕没有好的开始,都不要那么波折。

    “我……”安若昔心中有了些许苦涩的滋味。抬头很认真的看着荣千溪。

    如果是一开始让她做选择,她肯定义无反顾的选择荣千溪,待在这个温柔美男的身边,是上司也如朋友没什么不好。

    但现在,哪怕她努力忽视。内心底处还是有一个声音在呼唤她。她好想跟荣尉迟走。

    “我……我不知道。”安若昔很纠结,不知道该怎么做选择。

    荣千溪温柔地开口,“若昔,你知道的,其实人生真的能让自己自由选择的机会并不多,我希望你做出一个自己不后悔的决定。”

    安若昔将这话想了很久,她不想后悔,她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只是还有很多顾虑。

    这两天下来,她也在各个荧幕上看到宫氏内部要破产的消息,妈妈也没有在给她打电话。

    明天就是周末了,有两天的时间不用来公司,安若昔离开公司后,这两天对她来说是煎熬的。荣尉迟也没有打电话告诉她,他的决定。

    作为荣尉迟的秘书,因为一个局升上的首席秘书,是要跟他去香港的,可是荣尉迟也不告诉她,要不要让她留下。或者跟着他去香港,她的去留都还是一个未知。

    这一晚她睡得很晚,反而不自觉的从开头回顾了一遍她和他相遇的场景。和他的霸道温柔。

    不可否认,她喜欢上他了,那他呢,对她又是什么感觉呢?只是怀有目的的玩耍吗?

    。。。。

    周末的两天结束后,安若昔去找荣尉迟了,但他没有来上班,听说是和千溪办交接,然后回家准备离开要拿的东西。

    她揪心等待的这两天,荣尉迟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安若昔直奔他家去找他了,她害怕没有机会了。

    她推门时,门没关,她就自己进去了,荣尉迟在收拾东西,她事先也打给他打过电话,荣尉迟也在等她。

    “荣总。”安若昔叫他。

    “坐吧。”他走到她身前的椅子边坐下,“上班时间不在公司,跑来我家干什么?”

    “恭喜你。”开头第一句话是这样说的。

    “这句恭喜恐怕不是真心的吧。”荣尉迟平静的声音没有丝毫的波澜。

    “是真心的!”安若昔的眼神很坚定的看着他,她每次露出这种眼神,都会让荣尉迟有所逃避。

    “找我有事?”

    “嗯。”她重重的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