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网游小说 > 百骸归墟 > 正文卷 第一百四十七章 调虎离山

第一百四十七章 调虎离山

    他,在我的身后?

    这一句话炸得我全身竖毛肌收缩,毛发倒竖……

    猛地来一个大转身,头灯照射下,背后却空无一人。

    我的心“咚咚咚”擂得山响,如临十面埋伏……

    还好,后面没有人,我那要绷断的神经弛缓了一下。

    ……

    耳根边上响起一个奸笑的沙哑声音:“我在你身后~~~赫赫。”

    一股热血涌上脑袋,脑袋快要惊暴了。

    我听见了自己粗粝急促的呼吸。

    没有再大转身,而是一点一点扭过头去,望向自己的肩膀。

    这一看不打紧。

    “嗷”地一嗓子,我险些没摔个倒载葱。

    我的下巴差点与一张满血丝呲咧着的大嘴对上……

    我草!

    小陈的血脑袋瓜!!!

    什么时候趴到我的背上,而我竟浑然不知。

    人的本能就是危险的来临时,使也一切绝招让自己活命。

    我连想都没想,一枪托子朝后背死命砸去。

    “嘭!”实打实砸住了,我试出来了,后背上一具硬物随着砸力压向我的脊柱……

    “赫赫~”

    后面的东西居然发出一声狞笑…….

    不知哪来的胆子,我回手薅住那东西的一只耳朵。

    你给我滚!

    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

    少说也定把丫耳朵给薅折了。

    没想到的是,扯下来的不仅仅是耳朵,是一个血淋淋的人头!

    浑浊的眼睛鬼魅地眨巴着,嘴角向下咧咧着,赫赫地朝我笑。

    我一个狠摔,把它摔向石壁……

    再次下意识看了看背后,没别的东西了……

    …….

    陈莎和老妖已经过来了,看着被我摔到石壁上,又落到地下,依然滚来滚去,像小丑一样做着各样古怪表情的人头,他们也不淡定了。

    死人头如足球一样,徒然蹦起两丈高,冲着我又过来了。

    老妖一记火弹,正中人头。

    “忽”

    一个火球落地。

    但是根本不老实,火烧油,“啪啪啪“作响的爆裂声中,人头的”赫赫”笑声不绝于耳。

    我想到了两个字……

    魔鬼!

    火球突然起速,比闪电还要快,朝着程莎和老妖急射了过去,他们转身就跑,我正琢磨,怎么能灭掉这个孽障,火球“忽”地转向,朝着我冲了过来……

    成了真正的足球场了,区别是,不是人在踢球,而是一个火球不停地四处追着人跑。

    ……

    我感觉自己的速度超过刘翔……

    还好,大家身手不凡,反应还算灵敏,没有惹火上身。

    而火球的火势从爆燃渐渐低敛下去。

    那颗脑袋马上要油尽灯灭了,它的速度慢了下来,在地上缓缓地滚动着……

    三个人上气不接下气……

    白磷弹粘到身上,除非烧完你,不然绝不会熄灭。

    ……

    达飘,此刻立在旁边,呆若木鸡,看着我们和火球的一场“竞技”。

    ……

    等我们回到睡袋处,看着关爷和宝秦,更加愁云密布。

    觉是睡不成了……

    “老爷子因为我送了命……”

    老妖用一块医用纱面盖住了关爷的脸。

    我走到关爷旁边,用自己钥匙上的小剪刀剪下关爷一绺头发,包好了,递给老妖。

    老妖不解地看着我…..

    “拿着,若能回去的话,你拿到医院验个Dna,也许能说明为什么他要救你。”

    老妖更加诧异了,瞪着一双无害的眼睛看着我,没接我递给他的东西。

    我包着关爷头发的纸包硬塞给他:“千万别丢了,不然你会后悔的。”

    我又把关爷衣服口袋搜了一遍,果然,在他的上衣内侧口袋里,翻出一个半新不旧的钱包,钱包里夹着一张发黄了的黑白照片,我抽出来递给依旧木愣着的老妖。

    “这个你先保管着。”

    我把照片塞到他手里。

    照片是关爷唯一的一张全家福,不,三口的全家福,临走时,给我和老单看过的那张。

    没等狐疑中的老妖开口,我说。

    “关爷有一个儿子,不到三岁的时候丢了,特征就是孩子先天性锁骨发育不良,软骨化……”

    “老妖,你今年多少岁了?”

    我似乎很不经意,顺嘴问了老妖。

    “四十!”

    我心里暗暗吃惊,脸上不动声色。

    “关爷丢的儿子,论起来,今年正好也是四十岁!”

    …….

    把震惊与不解一股脑丢给了老妖,我心里轻松多了。

    …….

    看着眼前两具尸体,想起立在我肩上的小陈的头颅,不禁打了几个寒战。

    程莎是个好事者,刚才听到我说关爷丢儿子的事,他的热情瞬间被掀起来了,围着老妖问长问短。

    ……

    我把关爷的东西整理了一下,有些私人物件儿,我收了起来,如若能带回去,交给老单,唉……

    把背包里的食物和水放进我的包里……

    宝秦的,我交给达飘处理。

    …….

    达飘并没接过宝秦的遗物,而是若有所思地问我。

    “山洞里,你说石壁有空洞?”

    我点了点头。

    “我们现在上天无门,入地无路,总不能坐在这儿等人宰割,我想,石壁里会不会有条暗道,你说……”

    达飘的话,我不是没有想过,只是能如了我们愿,比率太小了。

    “天亮了再说吧,黑灯瞎火的,里面也不是个太平地方。”

    我们不要睡着了,眯会儿吧,养养精神,不过休息之前,咱们是不是先把这俩具尸体先烧了吧,以免发生不必要的变故。”

    ……

    自从我给老妖心灵上投了一颗炸弹后,我猜,老妖心潮彭拜,久久难以平静,加上一个好事的程莎不识时务地在一边貌似安慰,实则是听探别人隐私的程莎。

    老妖烦都快烦死了,忽然听见我说要处理这两具尸体,他毫不犹豫,挺身站起,脱离程莎的世界,准备来抬尸体。

    “咔哒”

    我放水尿尿的地方,也就是我们侧面,一大堵岩石后面,传来不大不小的一个响动。

    大家都静下来,转头凝视。

    过了一会儿,又一声“咔哒”

    就像有人在摁照相机的快门。

    “我去看看。”

    老妖拎着枪就过去了。

    一阵杂乱,我不放心,端着枪也走了过去,,达飘握着他的刀,和程莎一起也蹑手蹑脚跟了过来。

    ……

    我靠,小陈的四肢整整齐齐排成一排,等待首长检阅…….

    一只脚没有鞋,穿着白袜子…….

    老妖回头对我们说:“小心!”

    连发两颗火弹,四肢变成了四个长短不一的火柱子……

    出乎所有人意料,四个火柱子,没有玩猫腻,一动不动,静物一般,享受着涅磐的过程…….

    眼看着它们化成了灰……

    我们四个活人这才回过意神回,往营地走。

    回到睡袋子旁时,大家傻眼了。

    关爷和宝秦的尸体不翼而飞了!

    我们,中了调虎离山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