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甜蜜暴击:我的恋爱时光 > 下篇:烟花会谢,笙歌会停,显得这故事尾声更动听 第514章 举报
    果然,傅锦行又开口了。

    “我之所以这么做,是明锐远主动要求的。”

    何斯迦瞪大了眼睛,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明锐远居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他可不像是一个那么有担当的人。

    “别不相信,这的确是他本人的意思。他说,他答应明锐思,要留下明达的命,当做报恩。至于明氏集团,明锐远志在必得,否则,他也不会拿明锐思的命当投名状,想要获得明达的信任了。”

    等傅锦行这么一说,何斯迦就全都明白了。

    “你希望让明达死吗?”

    想了想,她又问道。

    “我从来不想草菅人命。无论对谁,我都希望他能获得一个公正的判决。所以,即便是我,也没有杀死任何人的权利。”

    傅锦行擦干净双手,朝着何斯迦走了过来。

    他们都知道,这注定是一个难眠之夜。

    “我现在反而不担心明锐远了,说起来,真正应该感到恐惧的人,其实是明达才对。”

    两个人洗漱过后,并排躺在床上。

    卧室里还留着一盏小灯,借着淡淡的灯光,何斯迦喃喃地说道。

    说完,她翻身抱住了傅锦行,听着他有力的心跳。

    他也抱紧了何斯迦,同样轻声地回答道:“知道明达最多秘密的人就是明锐思,他对自己的恩人下不了手,所以就把那些证据都交给了明锐远。”

    明锐远一开始也很犹豫,直到明达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杀他。

    事到如今,他已经不可能再退让了。

    “明达太自负了,他为什么要小看明锐思呢?一个连自己都可以失去的人,就算卧薪尝胆十几年,也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何斯迦自言自语地说道。

    她想,这大概是因为明达还是不了解女人。

    他不了解梅斓,也不了解其他任何一个女人。

    “很快就知道答案了。”

    傅锦行在何斯迦的额头上落下一吻,让她闭上眼睛,好好休息。

    接下来的两天,一切都风平浪静。

    这种不正常的感觉,就像是夏天下大暴雨之前的沉闷,令人喘不过气。

    每天早上,傅锦行和曹景同照常去上班,一个去傅氏,一个去晟威。

    何斯迦和段芙光就留在家里,两个人一起给孩子们做些吃的,尽量避免出门。

    到了第三天的上午,他们终于等来了一条重磅消息——

    有人联系到了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证券期货违法违规行为举报中心,而且是实名举报,还附上了大量证据。

    明氏集团在中海异军突起,只用了短短几年的时间,就发展迅速,其神话一般的发展速度,早就令无数人叹为观止。

    如今,竟然有人手握重要证据,大胆点名它有违法违规行为,自然在中海引起了一片血雨腥风。

    因为事件严重,而且影响十分巨大,举报受理之后的一个小时之内,调查组就迅速成立。

    得到消息,明达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

    他早在半年之前就购买了一架私人小型飞机,就停在中海机场,随时可以起飞。

    然而,就在明达抵达商务候机楼的时候,一组便衣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

    “你们无权将我带走。”

    明达提着一个行李袋,态度倨傲,脸上没有任何慌乱的神色。

    他很清楚,自己早有准备,完全可以全身而退。

    那些钱,那些关系,以及在海外的一切打点,都可以让他留住这条命,继续过着自在的生活。

    哪怕是不得不离开中海,哪怕是暂时无法像原计划一样,将傅氏和傅锦行就地拔起,连根除去!

    “很抱歉,明先生,我们有这个权利。如果您刚才指的是您可以受到相关保护,那么恐怕您要失望了。这是我们刚刚拿到的一份文件,您不妨先看看。”

    为首一人招了招手,旁边立即有人递上来了一份文件,交到明达的手上。

    明达一开始还面带不屑,直到他看见了文件上那个熟悉的标志,顿时全身一震。

    他颤抖着双手,接过文件,匆匆看了一遍,面如死灰。

    一直以来,明达都坚持以为,自己曾经的身份就是他的护身符,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可以保他无忧。

    事实也的确是这样。

    但从这一刻起,再也不是了。

    他的身份已经被彻底抹去,也就是说,从前让他引以为傲,并且作为谈判资本的那些功劳,不会再起到任何作用。

    他已经成了一个普通人。

    一旦犯罪,也要和普通人一样,接受调查,以及法律的制裁。

    “明先生,现在您可以和我们走了吧?车子已经在外面等着了,请吧。”

    话音刚落,立即有两个高大的男人上前,一左一右地搀住明达的胳膊,让他无法反抗,只能跟随着他们,一起向外走去。

    因为涉及大量商业机密,明锐远提供的那些证据,并没有对外公开,只作为内部调查使用。

    他作为举报人,也被限制出境,还要随时接受传唤。

    “不光是经济犯罪,还有这么多年以来,明达买凶杀人的各种相关证据。他很聪明,凡事不过手,全都找人去做,所以想要搜集证据的话,非常困难。幸好……”

    明锐远低着头,垂下来的刘海挡住了他的眼睛,令人看不到他此时此刻究竟在想些什么。

    “早知道这么简单,你为什么不痛快一点?”

    就连一向好脾气的曹景同都忍不住了,他上前两步,大声质问道。

    明锐远一直嚷嚷着,说他握有秘密武器。

    说来说去,只是一堆证据而已。

    早知道是这样,谁去举报不都一样吗?

    何必搞得这么麻烦!

    而且,还让每个人都遭遇了一些不必要的危险。

    一说起这个,曹景同就心里有气。

    “你看着我们一个个出事,心里很爽,是吗?幸好我们命大,要是有人真的被明达害死了,你就一点儿都不后悔吗?”

    他差一点被烧死,何斯迦差一点被撞死,如果明锐远早早下了决心,这些事情不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吗?

    “当然不是!你居然这么想我!”

    面对曹景同的质问,明锐远也开始咆哮起来:“我倒是没有想到,原来你就是这么看待我的!那你还选择跟我合作干什么?反正在你的心里,我巴不得你们都去死呢!”

    “够了,明达还没有怎么样,你们两个人反而吵起来了!”

    听着他们的对话,傅锦行感到一阵头痛,内讧这种事是最可怕的,所以,他只好出声阻止道。

    “我只是不愿意为这么一个人,险些把命都丢进去了!”

    曹景同心有不甘地说道。

    但是,除了抱怨几句之外,他也知道,自己现在什么都做不了。

    “你懂什么,如果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机会,你以为,我就算拿出那些证据,真的有用吗?”

    没指责了一通的明锐远也怒了,他一把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傅锦行,直勾勾地瞪着曹景同。

    “现在还不知道能不能顺利把他拦下来!我应该还没有告诉你,明达早有准备,已经买好私人飞机了吧?”

    明锐远一直忧心忡忡,就是因为他知道这件事。

    一旦明达顺利离境,想要再把他给抓回来,那就是不知道猴年马月的事情了。

    “私人飞机?”

    曹景同大吃一惊,他怎么不知道?

    “是。另外,明达还有一定的豁免权,除非情况严重到了一定的程度,否则,没人能够轻易逮捕他。”

    明锐远把脸扭到一旁,眼神里充斥着忧虑。

    “关于这一点……你们倒是可以放心。”

    半天没有开口的傅锦行低咳了一声,原本他不打算这就告诉他们,但既然已经说到这里了,索性就直接说出来。

    “我已经派人去联系了明达以前的上级,将一些情况都汇报给了对方。对方保证,如果情况属实的话,会解除对明达的相关保护。”

    傅锦行一脸严肃地说到。

    一听这话,曹景同先是一愣,继而眉开眼笑:“要是真能这样,那不是太好了吗?”

    明锐远快步走过来,满脸震惊:“你怎么不早说?你居然私下行动,连商量都不和我商量一下吗?”

    “因为没有把握,我也是试着联系了对方一下。他现在已经不是一般级别的官员,如果我们把希望全都放在这个人的身上,恐怕最后会来不及。”

    傅锦行解释道。

    可惜,明锐远却听不进去:“你少在这里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了!什么没有把握,什么来不及,现在隐瞒不了了,所以才只能说出来了吧?”

    他承认,傅锦行确实棋高一着,懂得釜底抽薪的道理,趁着明达狼狈逃窜的时候,直接断了他的后路。

    但是,大家明明是合作关系,他为什么不早一点说清楚?

    “你现在懂了吧?到底是谁在一直不坦诚?那个人不是我,是你的好老板!”

    明锐远冲着曹景同低吼了一声,甩手而去。

    “别走!”

    曹景同追了几步,想要把他给劝回来。

    如今可是非常时期,万一明锐远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又做出了什么冲动的行为,有可能甚至会影响全局。

    “算了,让他一个人静一静也好。这种时候,不管我们说什么,他都不会听进去。再说,我说的都是实话,没什么好辩解的。”

    傅锦行一把按住了曹景同,对他摇了摇头。

    “明达的身份太敏感了……”

    叹了一口气,曹景同也放弃了继续去劝说明锐远的这一念头。

    话音刚落,傅锦行收到了一条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