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历史军事 > 圣母是如何炼成的 > 第二十三章:硬茬
    楚城当然不会真的买大包子来荼毒胖子。

    毕竟今晚吃饱了还是要被他拉走做苦力的。

    瞅着狼吞虎咽的胖子,楚城清清嗓子开口:“胖子,你觉得自己战斗力怎么样?”

    胖子一听就觉得不对劲,一口烤肉噎在喉咙眼里。

    他死命的咳出喉咙眼里的肉,抽抽鼻子开口:“胖子我什么战斗力你心里没点逼数?这么多场战斗下来,你见我——”

    “你见我哪次不和怂逼一样躲你后面?”

    楚城:“……”

    “我说的不是对鬼战斗力,是对人。”楚城捏捏额头。

    今晚他可是要上天台大战小混混的。

    虽然特地买了武器,但下手没个轻重一不小心把人给砸死那就不好了。

    旁边最好有个人控制一下,并且这人最好还有自保能力。

    别没控制住局面还被小混混围殴了。

    胖子挑挑眉毛:“虽说胖子我对鬼不行,但对人还是可以的,你把胖子我凭空一丢,压死几个人不在话下——当然如果你能抛动我的话”

    “对了,胖子我有时候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子,你知道我这人体重大,惯性也大,要是天台上的栏杆什么的不结实,有可能会刹不住脚冲下去”

    楚城头疼起来:“你得明白,联华七中的教学楼都是六层的,你要是一时刹不住脚冲下去,那就不是胖子了……”

    “那就变成胖饼了。”高大壮十分适时地开口。

    胖子似乎想象到了那画面,缩缩肩膀:“那胖子我可能不太适合和你上天台。”

    此时高大壮突然一派楚城的肩膀:“班长,带我吧,我力气大,也刹的住,就算一不小心冲下去也能带走几个敌人!”

    看来你是死了一次还觉得意犹未尽啊,看着这沙雕同学,楚城感觉自己的头愈发疼了。

    是夜。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哦不对,应该是伸手不见五指。

    其实也没有到那么黑的地步,天上半点星子都没有,北风呼呼的吹,夹杂着鹅毛大雪。

    楚城站在天台上,旁边放着一个大斧子,凭栏而望。

    “这破学校的天台果然不靠谱”他一边说着一边在北风中弹了弹面前的栏杆:“破栏杆一弹估计就能掉下去。”

    在这上面打架的话一不小心掉下去估计也会被人当成跳楼自杀。

    天上还在扑簌扑簌的下着雪,楼顶有点滑。

    而凭栏而望的楚城也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对手。

    一队人正窸窸窣窣的从远处来到楼下,拉帮结派的,约摸有二十来个的样子。

    他们有说有笑,神情轻松,似乎对今晚的战斗根本不屑一顾。

    “班长……”高大壮瑟瑟发抖的开口:“我一个人打不了二十个啊……”

    楚城轮了轮手里的斧子:“别怕,有班长在。”

    这行人原本是奔着王浩琦来的,估计也不会想到在上面等着的不是王浩琦,而是一个神奇的班长。

    说笑的声音越发大了起来。

    他们在上楼,楚城注意到这群人离楼顶越近说话的声音就越大,像是在虚张声势又像在吓唬对手。

    “咚咚”“咚咚”“咚咚”

    下面的楼梯上传来杂乱的脚步声。

    脚步虽然杂乱,但却很实,每一步好像都在叫嚣着“你今晚完蛋了”

    当然,完蛋的是谁们还不太一定。

    “我们胜券在握!”——这群**崽子之前是这样想的,最起码在见到那骇人的消防斧之前是这样想的。

    所以当他们发现在天台上的人不太对劲时,脸上那即将胜利的表情还没来得及刹住。

    “你们是谁?”领头的黄毛警惕的开口。

    这黄毛身高大约一米七,一百五十斤左右的样子,看来吃得很好。

    楚城摩挲一下斧柄,说出一句十分有江湖气息的话:“来取你苟命的。”

    今夜注定是个不平凡的夜晚。

    蓄谋已久的百人大战没能发展上正确的道路,反而被一柄斧子夭折了。

    和斧子在一起的还有一个班长,一个高状的傻大个。

    以及一个小笔仙。

    当那黄毛找准时机,张牙舞爪的向楚城背后冲过去的时候,一个女人突然凭空出现。

    她皮肤青灰,双目泛白,全身上下都散发出阴冷的气息——还飘着。

    这一看就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了,除了是鬼之外没有其他可能。

    当夜黄毛悲惨的叫声传遍整个学校,把楼底下偷偷抽烟的巡逻老师吓了个半死。

    等到教务处主任带安保大队赶到的时候,只看到一个黄毛和几个小弟瑟瑟发抖的缩在楼顶。

    “鬼……有鬼,有个男人,有个高个子……有鬼……”

    这些都是胆子小腿发了软跑不了的。

    但凡胆子稍大一些的,无一不是在女鬼出现的瞬间抬腿溜了。

    他们惊慌失措的逃下楼梯,半点没了上来时气势汹汹的样子,楚城二人追都追不上。

    只有这黄毛和其他几个小弟退哆嗦的跟个筛子似得,明明心头生出无尽的力气想把哆嗦的腿儿捋直,但身体还是很诚实的瘫了下来。

    一直到教务处主任闻风赶来,他们腿还没能捋直,几个人抱作一团在楼顶瑟瑟发抖,像是冻的,又像吓的。

    “你们这几个**崽子!”教务主任在办公室里一拍桌子。

    此时被逮住的黄毛几人已经被带到了办公楼,但即便进了温暖的办公室,他们还是打着哆嗦,脸色惨白。

    教务主任一拍桌子愣是把这还没回过味来的人吓得猛地哆嗦了下,差点失禁。

    “呦”见状五大三粗的教务主任挑起了眉毛:“还知道害怕?哪次打群架都是你们这群**崽子,好像有天大的本事一样”

    “打完架好说歹说,两眼一翻——不听,好像还觉得给人家打出个好歹来是脸上添光,那满脸拽样,老子看了都想一拳捣死你们”

    “咋的?今天就怂了?眼瞅着裤子脚都湿了,这碰上硬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