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历史军事 > 我给恶魔打工的日子 > 第六十六章
    66

    黑夜侵袭了原本暗淡的天空,孙觞听从婆婆的命令回到了风云飘荡的世界,这一次,是他一个人回来的。

    黄嘉伟和秦游不知道现在身在何处,苏楹则是陪在婆婆身边,当然也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

    离开和平区已经将近三个多月了,这里的一切似乎都和以前不一样了,每个东西都在散发着诡异的气息,令人不寒而栗。

    尽管已经七点十分了,路边的灯还沉浸在黑色的喜悦里,迟迟不肯亮起。

    孙觞小心翼翼的踱步,三个月的训练,已经让他成为了一名合格的驱魔人了,更何况,婆婆还把自己的驱魔器交给了他,更是如虎添翼。他的幼稚的想法,也在历练中得到了成长,此时的孙觞,与之前判若两人,当然,这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走过一条小巷子,孙觞发觉平时熙熙攘攘的街道变得十分冷清,仿佛从来都没有人存在过一样。

    他的目光扫过眼前的店铺,想要发现点什么。

    正看着,孙觞突然感觉周围的空气温度像是下降了一般,一股凉意刺进了衣服里。

    扭过头看去,身子却被一股强劲的力量朝着某个方向拉了过去。

    孙觞第一时间感受到的还是恐惧,而不是反抗。

    被那有力的神秘物拖拽了一段距离之后,孙觞的意识恢复了过来,连忙伸手去抓自己捆在腰间的驱魔器,尝试了好几次,终于抓到了,然后一用力,挣脱了怪力,翻身站起,举起手里的大毛笔,对着那团隐隐约约的黑影。

    不由分说,孙觞心里念口诀,毛笔的笔尖开始凝聚成针的形状,幽蓝的火焰围绕着笔尖。正准备攻击,黑暗里传出了沙哑虚弱的声音

    “是我。”

    孙觞停止了施术,黑暗中,那个声音的主人往空中挥了什么,让原本就紧张的孙觞再一次绷紧了神经。

    黑暗里的人笑笑“婆婆真厉害,把你这个小白训练成这样,看来你现在是个合格的驱魔人了。”

    微黄的灯光照亮了这个空间,两张脸在光芒的映照下终于向对方传递了信息,一个是孙觞,一个是秦游。

    “秦游,你,怎么在这里?”孙觞感觉到很惊奇,可他很快就发现,秦游的状态很不好,他的脸煞白,衣服都破破烂烂的,身上还散发着血味。

    “怎么回事!怎么会变成这样?”

    孙觞话还没说完,秦游瞬间捂住了孙觞的嘴巴,接着是死一般的寂静。

    孙觞一脸不解的看着秦游,后者却看着黑色的上方一言不发。

    几分钟后,秦游才放开了孙觞,“有烟吗?”

    孙觞听完在自己的口袋里摸来摸去,“没有。”

    “该死,好久没尝过烟的味道了。”

    又是一阵可怕的寂静,孙觞忍不住问道“这里怎么了?”

    秦游看着孙觞,没有说话,等了几秒,他才道出了这几个月以来,驱魔界遭受到的洗礼。

    和王木回来之后,秦游就发现了和平区有异灵的出现,数量少,他也没有在意。但是,就是这些异灵,搞垮了整个和平区。

    秦游直奔自己回来的目的,但是,再没有找到徐秋鸿的存在,因为不再是驱魔人的头头,听从他命令的人很少,渐渐地,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可是,他的私事刚结束,异灵的大举进攻就开始了。

    和平区的驱魔议会很快被瓦解,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议长去向不明,接着,从街道上隐藏的异灵纷纷现身,他们的攻击力之强悍,几乎驱魔人没有抵抗的能力,更可怕的是,秦游见到了所谓异灵的领导人,月流。

    “他是个怪物,”秦游看着一脸不相信的孙觞,“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付他,他的力量很可怕,我使用了我学过的所有的驱魔术,但是没有一个能够奏效的。因此,我们惨败了,嘉伟去向不明,王木是活生生的死在我的面前,我什么都做不了。和以前一样,我什么都做不了。”

    孙觞见过秦游发疯的时候,落魄的时候,傻逼的时候,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秦游流眼泪。

    秦游沉浸在悲伤里,眼泪失控的落下,孙觞走到他的面前,不由分说,一拳砸到他的脸上,接着,孙觞提起了手里的毛笔,口里念念有词的,几秒过后,孙觞的周围,涌起了紫色的火焰,毛笔上的白色的毛像猫在打架时立起的毛一样,全都一根根的战栗起来。

    “你干什么?”

    秦游后知后觉,还没等到孙觞的回答,那如针的白色的毛密密麻麻的朝着自己的脸飞了过来。

    “我靠。”

    身体随着嘴里吐出的脏字一起行动了起来,毛笔上的毛所到之处,都留下了一个小小的针孔,还在散发着炽热的气息。

    一劫刚刚躲过,秦游以为能消停消停了,但是微光里的孙觞可没有停下,双手持着毛笔杆旋转了起来,越来越快,黑色的笔杆随着速度的加剧化为了黑色的圆盘,从中发出低浅的龙吟声,小空间里的灰尘也随着孙觞的动作席卷了起来,很快,这个狭小的藏身之所就在孙觞的发疯中,完全暴露在了街道上。

    龙卷风一般,刚刚昏暗的空间瞬间被毁,孙觞跃起,站到了街道的路灯下。

    灰尘散去,孙觞看着自己已然成为了中心,一群穿着黑色袍子、长相奇怪的东西围绕在自己的身边的东西南北。

    “想不到,你居然没有上当,还以为你是个小菜鸟呢。”

    秦游拖着被孙觞打残的一条腿,血淋淋的手捂着自己的右眼,狞笑着看着在风中伫立不动的孙觞。

    “秦游他们呢?”

    “谁知道呢?可能死了吧,接下来就是你了。”

    秦游缓缓的撕开挡在自己脸上的面具,孙觞还未看清,周围的疯狗就如潮水般扑了过来。不知怎地,孙觞以前面对这种场面,会害怕,会退缩,但是今天他所想到的,居然是“士别三日,自当刮目相看”这句话,也许,自己真的不再是以前的自己了。

    手中的笔已握紧,接下来的篇章,由他书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