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爱丽丝战记 > 第五卷 三国争霸 第784章 陷阱后手
    西格妮正在距离这个战场不远处的地方观察着,今天的阿缇拉帝国所执行的陷阱计划,其中她占据了大半的功劳。

    同时,关于波罗的海帝国的目的,同样是她分析出来的,这是在学习阿缇拉帝国的做法,通过对外战争的方式来转移帝国内部的矛盾。

    不管这种战争最终获得的是胜利或者失败的结局,都可以解决波罗的海帝国内部所出现,所存在的问题,都可以得到缓解,或者得到彻底的解决。

    正如某句话所说的那样,如果无法彻底的解决问题,那么就彻底的解决产生问题的人,让所产生的问题彻底的回到原点。

    因为,西格妮是基于爱丽丝的性格做出了如此的判断,那是个除了少数的坚持外,都是注重结果而不足以手段的人,并且习惯的以效率为优先。

    正如,爱丽丝常常挂在嘴边所说的那样,她是名奉行节能主义的节能主义者,不必要做的事情就不要去做,必须做的事情就一律的从简,以最少的付出获得最多的收获,彻底的追求效率为上。

    西格妮有时候不得不承认,她在智谋这方面同爱丽丝存在着差距,就算是比起那名甘愿辅佐爱丽丝的赛米拉米斯,也有所不如。

    如果是她的话,是想不到这样的,能够通过这样的操作,获得多份的收货,是没有想到不管是战场的获胜还是失利都能够达到目标。

    现在她能够看得出来的就有三个

    解决之前所带来的耶阿特人同波罗的海帝国间的隔阂,通过同样的敌人,来让耶阿特人愿意接受波罗的海帝国的命令,愿意认可波罗的海帝国的行为。

    通过这场战斗来激发耶阿特人对于阿缇拉帝国的仇恨,让他们在这场战争中起到更重要的作用,承受更多的重任。

    以及,通过这场战斗来获取阿缇拉帝国的信息,战争和死亡的消息,在这块土地上又做了什么的准备,如果能够用一场战斗获得,无疑是很划算的事情。

    这是明晃晃的阳谋,就算是西格妮成功的洞悉了波罗的海帝国的目的,她没有办法改变,她手中的底牌同波罗的海帝国相差太多,强硬的干涉只会留下螳臂当车的结局。

    西格妮本来就不是什么勇士,比起正面用力量去进行反抗,她更喜欢的是顺应潮流,借助潮流的力量,小幅度的进行改变,通过个个小幅度的改变来形成大幅度的改变。

    既然波罗的海帝国并不在意这场战斗是否是成功还是失败,那么她就可以针对波罗的海帝国的这种心态来进行布置。

    她相信如果可以的话,对方的指挥官肯定是想要获得这场战役的胜利,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尽可能的让耶阿特人保存实力。

    因为,如果她是波罗的海帝国的指挥官,知道波罗的海帝国的目的的情况下,同样会做出这样的选择,能够大公无私的人的确是存在的,但是那样的人很难出现在耶阿特人中,出现在斯堪的纳维亚人中。

    之后的发展同她预计的没有什么不同,通过几名其实示敌以弱的方式,成功的让波罗的海帝国揭开了底牌。

    那些两位数的传奇,让她震惊得无以言表

    随之而来的却是狂喜,如果能够让这两位数的传奇陨落在这块土地上,不管是对于阿缇拉帝国,还是联合王国,都拥有非同凡响的意义

    从开战到现在,真正意义上的给予了波罗的海帝国惨败,她觉得只有这样的能够称之为辉煌的胜利,才能够让人们觉得,他们的反抗不是毫无作用的白费力气。

    她曾经在很多年前同阿缇拉帝国的四骑士进行战斗过,知道当四名骑士聚集的时候,能够以之进行对抗的存在非常的稀少

    至少,她不认为那样的存在会出现在这样的可有可无的战斗里面

    巨人同火蛇之间的战斗倒映在西格妮的瞳孔中,嘴角微微的翘起,她如何都没有办法在这个时候保持平静,事情的发展按照她的剧本上演,让她觉得非常的满意。

    火蛇已经处于了劣势,战争和饥荒的力量,在某种程度上来讲,非常的克制这只有火元素所构成的火蛇的力量。

    负能量的环境让气温不停的降低,赤色的身躯已经渐渐的变得半透明,看起来只要过不久的时间,这头火蛇就会被彻底的击溃。

    不过这个时候,这头火蛇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它成功的为波罗的海帝国军队的撤退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让他们成功的脱离了乌普兰这块土地。

    不过,他们能够脱离同样是在西格妮的预料之中,她知道以波罗的海帝国军队的能力,不可能就有简单的就被歼灭。

    即使是对方已经落入了她已经布置好的陷阱,即使对方在力量上处于劣势,她都不认为只凭借着这样就获得全歼对方的结局。

    所以,在死亡所化为的巨人之外,她安排了其他的军队登场,那绝对是给所有波罗的海人惊喜的角色,惊喜到绝望的角色

    或者用最终的敌人来形容也未尝不可

    在距离那名巨人和火蛇的战场十公里的地方,布德所带领的军队不得不停止了脚步,他们现在非常的狼狈,身上的装备和武器,东一块西一块的,大多数都气喘吁吁的靠着东西休息。

    就算是以波罗的海帝国这种训练有素的士兵,在这样的情况下进行急行军的撤退,还是略显得非常的狼狈。

    不过总归是让他们松了口气,让他们从全军覆没的绝境中走了出来,但是尽管如此,现在他们还是没有彻底的完成逃脱。

    他们需要稍微的休息休息,喘口气在继续的进行撤退,现在在这样的野外还是非常的不安全,没有人知道阿缇拉帝国为了这次的胜利,做了多少的准备。

    就在这个时候,地面开始微微的震动,所有还存在着意识的人,脸色都变得非常的难看,他们都是熟悉战斗的人,对于这样的声音再熟悉不过了。

    有骑兵正在快速的接近

    这样个时候选择撤退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在这样开阔的地方,以这样松散的阵容,以他们现在的状态,是没有办法逃离得了骑兵的追击

    “原地防御!”

    布德果断的下达了原地防御的命令

    士兵们开始把那些马车连接起来,组成简单的城墙,在马车同马车的之间的缝隙,一根根长枪从中探出。

    而在马车里面,弓箭手已经在里面装填好了弹药,正在通过射击孔观望

    防御真的很简陋,但是这已经是他们短时间内能够做到的极限了

    “斥候呢!”

    在进行原地防御准备的时候,布德向旁边的传令官问道。

    就算是在撤退的时候,他都没有忘记安排斥候在附近进行警戒,但是现在已经出现了敌人骑兵的情况下,他的斥候却没有传来信息

    布德的内心已经有了猜测,可能他的斥候现在已经被对方解决掉了

    能够让帝国的斥候部队连消息都没有发出就被歼灭,敌人的水平肯定是顶尖的,有极大的可能拥有传奇,并且绝对不是普通的传奇。

    能够成为波罗的海帝国军队中斥候的,至少逃命这个能力是顶尖的,只有拥有从传奇手中逃得性命的成绩,才能够成为斥候。

    但是现在,那么多只斥候小队,在如此短的时间里,连信号都没有发出来就音信全无,剩下的答案已经不言而喻了。

    “阿缇拉!”

    布德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个名字,语气中带着丝连他都没有发觉,或者是发觉了却不愿意承认的恐惧。

    和爱丽丝相同,那是站立在整个主位面食物链顶点的强者,是少有的在虚空中能够让那些神灵瞩目的强者。

    即使是强如同贝奥武夫那样的人,站在阿缇拉的对立面的时候,都只能无奈的承认,自己在武力上不如对方的事实。

    继续留在这里,不管怎么看都是浪费时间,他们这样简陋的防御,是根本就没有办法承受来自阿缇拉的攻击。

    只需要轻轻的攻击,就把他们所有人,连同他们所构造的防御,从这个地图上彻底的抹去,不会留下任何的残骸和尸体。

    因为那是可以轻易的改变地图,让山脉变为湖泊,让森林变为荒漠,让河流改道,让城市变为平原的攻击,已经超越了传奇的范畴,接触到了神灵层次的力量。

    继续留在这里防御,是无谓的挣扎

    但是逃跑和撤退,同样是毫无作用

    布德的确可以下令让手下的军队分散开来,从各个方向去进行突围

    但是,他觉得如果自己是阿缇拉,绝对不会遗留下这样的疏漏,可能在天空的云层上已经有着敌人在观察着他们

    可能是巨鹰和双足飞龙,又可能是巨龙

    在这样开阔的地方,分散开来进行逃跑,只会陷入到这些能够飞行的敌人所制造出来的狩猎场中,成为他们狩猎游玩的目标。

    “耶阿特人从不畏惧!”

    没有看到追击的部队,就这样给予他沉重的心理压力,地面微小的震动,仿佛是在告诉着他对方的心思,就是如同猫抓老鼠般的。

    “耶阿特人从不畏惧!”

    后面的战士用力的跺了跺脚,大声的重复着布德的话。

    能够来到这个战场的耶阿特人,都是久经战斗,他们都能够猜测出敌人所要表达出来的意思,摆在他们面前的三条道路里面,有两条是通往冥界的快速通道。

    剩下的那条活路却是从来都不会被他们去考虑,作为斯堪的纳维亚人,作为高傲的耶阿特人,他们绝对不会接受投降的结局。

    那不只是他们身上的污点,更是他们家族几十年几百年的时间都不一定能够抹去的耻辱,他们的后代将会在耻辱中长大,并且对他们产生怨恨。

    更何况,耶阿特人现在所信仰的是瓦尔基里女武神的首领布伦希尔德,他们相信如果自己是以着不屈且勇猛的姿态战斗到最后的时候,他们所信仰的神灵丙丁会给予他们眷顾,接引他们的灵魂去往瓦尔哈拉宫之中。

    死亡只是开始,而不是他们的结束

    那样的话,他们又有什么理由去恐惧呢

    布德的咆哮让士兵的士气变得高昂起来,他们强打着精神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尽可能的榨取着身体中的力量。

    在场所有的人,从统帅布德到下面普通的士兵,都已经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他们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办法活着回到波罗的海帝国,回到他们的家中。

    但是,他们还是要战斗,还要战斗到最后,战斗力不如对面,并不是他们放弃战斗的理由,或者说对于这些已经心存了死志的耶阿特人来说,用尽全力去战斗,因为战斗而死亡,都是他们的某种追求。

    黑色的乌云正在贴着地面快速的前进,远远已经能够听到了犬吠和狼嚎的声音,作为被当做高机动性的轻骑兵来进行使用的豺狼人和狼人,他们总是最先的进入战场。

    布德没有着急的下达攻击的命令,以那些豺狼人和狼人的本事是没有办法突破他们现在所组成的防御阵型。

    更重要的是,因为刚才匆忙的撤退,他们丢弃了大量笨重的东西,其中就包括了那些用来进行远程攻击的箭矢弹药。

    为了能够在临死前获得更多的战果,他们必须忍耐,不能因为这样的绝境,就被恐惧所支配,慌乱的做出错误的判断。

    作为耶阿特人,即使是深处绝境,也要保持着内心的冷静,做出最恰当的判断,坚持不懈的奋斗到最后的时候。

    豺狼人和狼人开始绕着耶阿特人所布置出来的乌龟阵型绕着圈子,他们并不着急的发起进攻,从那些豺狼人和狼人腰间所挂着的用来点燃火焰的木棒和火石来看,他们早早的就已经知道了耶阿特人的判断,并且做好了应对的措施。

    这正是糟糕透了

    布德的眉头紧紧的皱着,如果对方不采取强攻,而是单纯的在远处投掷火焰,他们连最后的反击都无法做到

    所谓的同归于尽更是无从谈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