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剑道九天 > 第五卷 群魔乱舞 第667章 龙圣
    “你不觉得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吗?”

    林语的声音变得很冷漠,万宁再不能保持之前的淡然姿态,情不自禁的往后退去一步,因为在这一刻,他从林身上感知到了货真价实的杀意,林语他是真的动了杀心啊。

    一个解释?

    林语说得没头没尾,甚至有些莫名其妙,可万宁听明白了,他知道林语指的是什么,沉默了很久之后,万宁感觉身体好受了一些,这才轻声说道:“我承认,那件事情的确是我做的。”

    那件事情指的是两年多以前林语还没有离开凤域的时候,当时林语刚刚打败了白洛,万宁和菲尼克斯三大妖孽人物,他的名声传遍天下,但很少有人知道林语所做的事情的真实含义,他是为了找到不知道失散在何处的陆玲萌啊,可那一战之后,林语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陆玲萌登门前来找他,所以他选择离开神朝亲自去找,可从他离开神朝的那一晚开始,一切事情都变得诡异起来。

    林语和风凰的目的和行动完全被人所洞察,之后甚至有人放出假消息设下一个死局要诛杀他们。

    之前就说过,在凤域中,知道陆玲萌之名的人很少,紫云剑阁的苏雨蝶算是其中一个,林语和她离别的时候是在神朝灵山上,再见面的时候在万兽盟圣子的府邸中,苏雨蝶跪在他面前寻求原谅,她觉得是她走漏了消息这才害得林语遭遇了困境险些身死,林语把她扶起来,他知道这个女孩很单纯,她做的事虽然对他和风凰造成了许多伤害,但她出发点是好的,所以林语也没有去苛责她,只是询问了她告知的对象,因为那才是真正该死之人!

    从苏雨蝶口中,林语听到了神朝万宁的名字,他很快就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今夜面对林语的质问,万宁承认了,在听到消息之后他的确是暗中将消息放了出去,因为他知道林语能在短时间内崛起,他十分惊艳和强大,有许多人对他有好感,但相对的讨厌他或者说忌惮他的人也实在不少,万宁只要将陆玲萌的事情透露给那些人,他相信他们一定会知道如何利用。

    这是借刀杀人!

    后面的确传来了林语和风凰遇险的消息,可他没死,这就说明万宁的计划全盘崩溃,他知道以林语的能量和聪明劲,他一定能够第一时间就猜出背后搞鬼的是谁,所以在他说他需要解释的时候,万宁选择了和盘托出!

    瞒不住的,说谎狡辩也没有什么意义!

    “解释呢?”林语冷冷的问道。

    “很简单……你太具有威胁性。”万宁说,他和林语打过一场,以他全线溃败而告终,并在事后有过一些交谈,他相信在神朝中没有人比他更明白林语的潜力,这样的一个绝世妖孽若是加入敌对势力的阵营,对他们来说绝对是一场难以想象的灾难,也从那个晚上开始,对林语……他已经动了杀心。

    “一个很让人厌恶却很现实的解释。”林语冷笑说。

    “因为在那种情况下,绝大多数人都会做出那样的选择。这是人性。”万宁淡淡的说道,即使是害过林语,但他如今面对真人看来却没有任何罪恶感,因为在他心中,这根本不是罪恶,他只是站在他立场上做了他认为对的事情,就算现在被恼怒的林语一剑杀了,他也不会有任何怨言,因果循环而已!

    “是我……我就不会!”林语淡淡的说,他有傲气在心,就算是遇到强大的对手他也只会更加兴奋也更努力的去追赶,他无条件的相信自己,这是无敌之心!

    “所以……我不如你!”万宁说,脸色有些灰败,相同的情境,不同的选择可看出两人的心性,人品和今后所能达到的高度!

    我心中终究还是有着太多杂念。万宁苦笑出声。

    “我想知道白洛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林语问道。

    万宁松了一口气,因为林语如此来说,说明他已经收起了杀心,他已经不会有生命危险,想了想,问道:“你也察觉到了吗?”

    “是的,两年时间……他变强了太多,有点不寻常。”林语说,实力增进很大程度上需要依靠机缘,所以有一朝顿悟闻道的说法,那种情况下,一个人的实力的确可以在短时间之内有很大的增强,但林语知道白洛不会属于这种情况,因为从他的心性和表现等都可以看出,他和万宁有些相似,他们聪明,但心不够静也不够纯粹,所以一朝顿悟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的可能性不大,那么……他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就值得仔细思量了。

    “两年前,伏北堂少主肖元在游历途中遭遇不明人物袭击,随行的三大地阶守卫全部丧命,而肖元也下落不明,三月之后,名门邵家天才少女邵晓玲也遭遇了一样的情境,至今也是下落不明,半年前,云岭秦家之主秦东阳被人袭击,一百七十六门人在一夜之间被人屠戮干净,秦东阳人间蒸发,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一个月之前,我师妹……冰糖。”说到此处,万宁的脸色也暗淡了下来。

    “冰糖?那个漂亮的小丫头?”林语问道,当年他曾在灵山住过一段时间,和冰糖还是有一些交情的。

    “是她。”

    “她怎么啦?”

    “一个月之前是我们收到了她传来的消息,但也是最后一次,当时她说她已经靠近北之星,之后再没有任何消息,所以我们推断她是遭遇了和之前几人一样的情况。”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推断?”林语问道。

    “两年来失踪的人不管从何种方面来分析其实都没有太多的关联性,但仔细想想还是能够发现一些端倪的,肖元是伏北堂新生一代的代表人物,他身体中觉醒了先辈狂血,一般时候战力就有了极大的加持,如果在情绪激动或者遭遇极强的打击之后会进入狂化状态,其实力暴涨是一般状态下的数倍,是个非常可怕的人物。”

    “再是天才少女邵晓玲,她行事低调,但还是有极强的名声在外,我们神朝也对她有过一些调查,她是隐藏的碧木体质,而且他们邵家也专修木系灵力,偏向于辅助领域,碧木体质可以修出碧木灵力,这种灵力对治疗效果有十分显著的提升,在她手下,就算只是吊着一口气的垂死之人也能轻易被救活,而且自身的恢复能力极强,称为最强的辅助也不是不可能!”

    “云岭秦东阳,人称狂刀尊者,血脉中有一些刀魂碎片,驱动长刀如臂指使,虽然比不上传说中的剑灵之体,但也可称为天生的刀客,战力极强,不可限量!最后就是我们神朝的冰糖……她的体质是冰心玉骨,对于冰系灵力的修炼具有先天优势。”

    “你的意思是说……莫名失踪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有着强大体质或者说血脉……是吗?”林语皱眉问道。

    “就是这个意思。”

    “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据我们神朝的调查和了解,三圣宗龙圣是一个极其特别的存在,他很年轻,但血脉之力强大无匹,更值得思考的是这个人虽然极其年轻,但见多识广,学究天人,这世间好像没有什么是他不知道或者不会的事情。”万宁说。

    “龙圣?”林语的眉头皱得更深了,所谓三圣宗便是以魂圣,刀圣,龙圣三大圣者为名,刀圣林语见过,那绝对是一个难以想象的存在,那么与他齐名的其他二圣也不会太差,这在预料之中,唯一让林语不能释怀的是龙圣这个称呼,隐隐之中,他好像想起了一些十分不得了的东西。

    “请仔细说。”林语回神之后说道。

    “龙圣学究天人,在一则秘闻中,龙圣自己研究出了一项心法,这种心法可以夺取他人的血脉之力化为己用。如果用这个说法套在白洛身上,那么他在短时间之内有了这么大的实力提升是不是就可以解释得通啦?”万宁冷声说。

    “夺取血脉,化为己用!”

    林语说,但那八个字就像是他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透着彻骨的杀意,连一边的万宁都忍不住心惊,不知林语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听到了这里,林语终于知道他为何对龙圣二字不能释怀了,因为在那一刻,他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张娇艳的脸,她是漠北北龙家的龙女,不……现在在应该称之为龙雪,因为梦魇的关系,林语对她的过去有了很详尽的了解,她是北龙家造神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可在南荒历险的时候一身龙魂被一个神秘的男人强行夺走,这也是龙雪堕落和北龙家没落的根源所在。

    那个男人北龙家翻遍了三大域都找不到踪影,林语也曾答应过他们如果能够遇到那个男人,一定要全力将他击杀,往事种种,历历在目,如今和凤域中发生的一切事件相互比对,林语确认了当初心中的猜想。

    之所以找不到,只是因为那个男人来到了另一片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