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校草制霸录 > 卷六、迁于乔木 九十、亿分之一
    格皇的任性是有目共睹的。

    在正值研究顶峰的42岁,他挥挥手告别最负盛名的佛国高等科学研究所,回到“几乎是全法国数学最烂的大学”蒙彼利埃大学任教,以后几十年不发表一篇论文。

    在他60岁的时候,瑞典皇家科学院颁给他克拉福德奖和16万美金,结果他回信把瑞典皇家科学院劈头盖脸批判一通。

    更不用说区区华国数学界!

    江水源不管那群老中青的感受,只顾送出双击666:“要说格大爷真是霸气,中学就能从三角形的海伦公式想到四面体的体积问题,大学就试图改写高中教材。这真不是一般人能想到做到的。”

    如果说江水源是羡慕,那梅林更多是感慨:“格皇对数学的敏锐直觉,以及他美丽而深刻的数学思想,在存世的数学家里几乎无人能及。他小时候还辗转多地,后来又被关进集中营好几年,结果照样十几岁上大学,二十出头就拿到博士学位,不到三十岁就成为全世界代数几何研究的领军人物,感觉我一辈子就难以达到格皇的高度!”

    江水源安慰梅林道:“你要相信自己是大器晚成。”

    胡沛薇笑了:“你说搞国学、搞历史大器晚成,我信。你说搞医学、搞地理学大器晚成,我也勉强认了。你说搞数学还大器晚成,那不是扯么?看看近一百年来最杰出的数学家,有几个不是二十出头拿到博士学位、三十岁以前就担任教授的?知道为什么菲尔兹奖只颁发给40岁以下的年轻数学家么?因为他们知道,40岁之前还做不出什么卓越贡献,你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张谨顿时紧张起来,说话也更结巴:“我、我、我、我已经17岁了!”

    江水源拍拍他的肩膀:“不着急,今年你上大学,正好和格皇一样年龄。等你进了数学系,还不是如鱼得水?20岁左右拿到博士学位简直易如反掌!”

    张谨更结巴了,“我、我、我”半天也没说出下半句来。葛钧天不知从哪个角落里冒了出来,替他翻译道:“你是担心你今年上不了大学?”

    张谨连连点头。

    葛钧天道:“明年也才18岁,上大学不早不晚刚刚好。你要知道泥轰著名数学家小平邦彦,20岁才考进东京帝国大学数学系,34岁才拿到博士学位,不照样得菲尔兹奖?所以,好菜不怕晚,你着什么急?”

    江水源心里暗暗叹息:看来葛大爷真打算把张谨当衣钵传人啊!处处想方设法维护他,生怕他受一点委屈。

    就拿他举例的小平邦彦来说,是20岁考入东京帝国大学数学系没错。可问题在于,小平邦彦在17岁时已经考入第一高等学校理科学习。第一高等学校名义上是高中,实际上就是帝国大学的预科,毕业后升入东京帝国大学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而且小平邦彦大学一毕业,就担任东京文理科大学的副教授,也证明他绝对是出类拔萃的人物!

    至于小平邦彦为什么34岁才拿到博士学位,那是因为小平邦彦所处的时代和现在不一样。

    那时候泥轰的博士,是学习期满后提交论文,经审查合格才颁授学位的,导致博士学位不仅是一种荣誉,更像是一种学术称号。很多人都是边工作边写论文,十年磨一剑,慢工出细活,攒到三四十岁、论文改无可改才提交,一出手就是精品。

    所以说,拿小平邦彦来举例子,那不是纯粹为了哄张谨开心么?

    胡沛薇估计也知道里面的弯弯绕,看着葛钧天说道:“好菜自然是不怕晚,但我们这些笨鸟,还是要尽量先飞的。”

    葛大爷笑笑:“小胡要是自谦笨鸟,那我们就是一群没长翅膀的几维鸟。哈哈,听了格罗滕迪克先生的讲座,是不是大家都热血沸腾、浮想联翩?但我个人建议,他老人家的讲座听听就算了,不要太当真。因为能达到他的高度,能从最根本的层次考虑数学各分支之间最根本的联系,提供研究几何、数论、拓扑以及复分析的统一架构,绝对是万里挑一,不,是千万分之一、亿分之一的概率。”

    “葛老师,你怎么就知道我们中间没有一个未来的格皇?”梅林反问道,“就算是亿分之一的概率,我们国家十几亿人,也该有十几个吧?安知就不是我们中的一个或者几个?”

    葛大爷一愣,旋即失笑道:“那也要麻烦你们先参加奥数决赛,争取进入经世大学数学系再说。”

    ————————

    在千里之外的淮安府中,朱清嘉总觉得这几天班上学生精神状态不对,感觉一个个就像中了化骨绵掌,软绵绵的没有一点精气神。难道今年的春困那么厉害?

    这并非朱清嘉的错觉。

    此时此刻,张明月正无精打采地趴在桌子上,手里的签字笔在纸上乱画:“啊呀,江水源不在,感觉整个教室都空荡荡的。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呀?觉得已经过去一个世纪了那么久。搅基吴!”

    “丑女月,你学什么不好,为什么偏偏学武阳珍那小丫头片子?果然是蛇鼠一窝。我跟你讲,再敢乱叫,我们就绝交!”

    “绝交?绝交是什么体位?”没有了江水源在旁边,张明月变得豪放不羁,“好吧,吴帅哥。”

    吴梓臣连连干呕:“拜托你能不能别用那么娇滴滴的声音叫我,我隔夜饭都快吐出来了。好吧张家大姐,有话请直说,请不要随便卖萌,杀伤力太大,真的会死人的!”

    “你问张谨了么?江水源什么时候回来?”

    “今天早上刚问过,说老大正在参加奥数集训,还要三天左右才能回来。话说你这么关心老大的行程干什么?就算老大双目失明,排队都轮不到你,你就不要咸吃萝卜淡操心了!”

    “去死吧!”张明月伸出双指,准确地捻住吴梓臣的腰间软肉,狠狠旋转180度,等吴梓臣举手求饶才放他一马,“我看帅哥养养眼,不行啊?看帅哥能给我减肥的动力,违法啊?再说,就算排队,你也是在我后面。至少我还是个女的,而且是潜力股,你?”

    “变成女的还不容易?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吴梓臣讷讷地回答道,然后他又振作起精神:“想靠帅哥养眼减肥,那你可得抓紧。老大这次去京城,最主要的还是参加经世大学修习班,凭他的实力,拿到免试入学名额易如反掌。也就是说,到了六七月份,老大就高中毕业了。到时候你再想见他就难喽!”

    张明月反唇相讥:“说得好像你以后就能天天见到似的!”

    “我是能啊!”吴梓臣开始秀优越,“我本来就是京城人,等这学期结束,正好转学回去准备高考。到时候就天天去经世大学找老大,让他辅导我学习。想想都觉得开森啊!”

    张明月再次伸出双指,熟练地捻住吴梓臣腰间软肉,狠狠旋转360度:“叫你嘚瑟!”

    拧完了之后,张明月更觉得有气无力。她想了想,忽然换到前面的座位,点点蔡小佳的肩膀:“小菜一碟,我问你,江水源今年六七月份就高中毕业了,你觉得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