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洪荒之教主是怎样炼成的 > 正文卷 第二百二十五章见面
    牛刀小试,结果很是喜人,当下通天也不犹豫,刷刷刷!三剑挥出,三道剑气成品字形再次杀向武道仙岛的护阵。

    轰!武道仙岛的护阵一阵的猛烈晃动之后,终是无法阻挡,被剑气轰出一个巨洞,然而这并不算完,剑气虽有损耗,然威力却是无法估计,直奔紫光等人所在的主殿斩杀而去。

    说时迟,那是快,眼见剑气便要将紫光等人斩杀,突然,在二者间出现巨大的黑洞,如同蛮荒猛兽一般,一口便将那三道剑气吞下,随后消失不见,同一时间武道仙岛的护阵也再次恢复如初。

    通天见状,不由冷哼,暗道:你终是忍不住出手了,到要看你能忍耐到几时,想罢,通天便要再次出手,然而却突兀转头看向身后的金鳌岛,不由大怒。

    却是通天在打算出手之时,在金鳌岛坐镇的多宝,很是着急的传音与通天,道:“老师,莫要再攻,金鳌岛不知为何遭到猛烈攻击,护阵已然不支,祖脉灵气更是难以汲取,全靠我等法力支持。”

    通天闻言不明所以,转身看去,这一看不要紧,只见金鳌岛哪还有半丝仙家景象,灵气匮乏,岛中灵草、仙植均是略带枯萎之态,护岛大阵更是凄惨,勉强维持而起,好在岛中弟子众多,否则这大阵被毁不说,指不定会有多少弟子因法力枯竭而亡。

    通天乃是圣人,哪还不知道是灵气供应的源头祖脉出了问题,至于有人攻击,那根本不可能,在自己眼皮子低下动手,而不被察觉,绝无可能,当下通天元神直接扫向地底祖脉,瞬间明白了前因后果,当下怒极。

    “玄真,当真卑鄙无耻,竟敢施展此等下作手段!”通天转身向着武道仙岛怒喝道。

    “通天圣人,这是说得哪里话,我等与圣人动手自是全力以赴,岂敢留手!”

    这边紫光算是彻底稳了下来,当下也不做作,直接承认此事,顺带将这锅背到自己身上,本来就是自己所为,也当真称不上背锅。

    “哪来的蝼蚁,也配与吾答话,玄真你这缩头乌龟,还不出来见吾!”通天怒不遏的就说道。

    这一声骂,武道教的一众弟子率先不干了,管你是不是圣人,竟敢辱及祖师,直接开骂,各种骂声不绝于耳,那是将通天气得周身煞气四射。

    同样金鳌岛那边见此,知道自己掌教那是顾忌身份,可自己等人可不怕,当下也是不甘示弱,也是怒骂而回,通天见此,欣慰不已,暗道我也是有弟子的人。

    然而最后却是变了味道,各种个人恩怨全出来了,完全跑题,你道是为何?金鳌岛距离武道仙岛如此之近,两方弟子岂能没有交集,说是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虽然夸张,但却是离之不远,显然金鳌岛是长期战败方,心中的积怨怎可不深。

    通天闻之,心中也是有亏,自家打不过玄真也就罢了,教出的弟子也随自己受气,真是羞煞吾也,其实通天实在想不通,为何玄真那家伙连教出的弟子都如此厉害,双方功法又不是天差地别,修行强弱全靠弟子领悟,难道全洪荒的好苗子都在武道教不成。

    闲话少叙,再这么吵下去,丢脸的只会是自己,当下传音与多宝道:“多宝,你率领教中弟子,施法维持护阵,吾不知那玄真道人使了什么手段,吾实在无法将祖脉与其隔绝起来,为今之法,只有现将祖脉封印起来,待吾破了其大阵,祖脉自可恢复如初。”

    多宝闻言,心中大喜,赶忙传音一众同门,输送法力,保证护阵的正常运转,同时为了迷惑武道教那边,依旧叫骂不停,这边通天见多宝准备妥当,也不犹豫,瞬间消失不见,亲往祖脉所在之处,准备将其封印起来,紫光那边见状,不明其意,但却迅速组织众人,全力戒备起来,不在理会金鳌岛那边的叫骂。

    且说通天来到金鳌岛之下的海底,准备出手封印祖脉,然而一道人影却早已在此等候多时,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教主。

    教主转过身来,嘴角带笑,说道:“通天,好久不见!”

    通天一愣,没成想居然会以这种方式见到教主,随后脸色一冷,说道:“藏头缩尾之辈!”

    教主闻言,也不生气,依旧带着笑意说道:“通天,你退走吧,吾是不会容忍你继续在东海的,这一点你明白。”

    此时通天并没有意想中的愤怒,而是平静的说道:“吾知道早晚会有这一天,同样也做好了准备,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天会如此之晚。”

    教主回问:“是吗?那你认为之前,吾什么时候会对你动手?”

    通天看了一脸轻松的教主一眼,说道:“你将东墟海收拢在手后。”

    教主呵呵一笑:“不,其实无论东海有多少势力,多大的势力吾都不在意,也没想过,只是天不从人愿,有人要对付吾,但对吾个人而言,这根本不算什么,可你我都是一教之主,难道不为这一众徒子徒孙留条后路吗?”

    教主此言那是一语双关,既说明了自己的意图,也提点一下通天不要忘了其还有一众徒子徒孙,不要不顾后果做事。

    通天一时间沉默了,然后复杂的说道:“你永远都是那样充满自信,吾一直都在追赶你的脚步,哪怕很敬佩你,不过这样就想让吾离去,绝无可能,这是吾的道!”

    “就知道说服不了你,可后果你真的承担得起吗?要知道你已经率先动手,那么当初的约定已然你作废,灭教之战,你可敢!”教主面色一整,严厉的说道。

    其实教主很是欣赏通天,只是以通天背后的复杂关系,自身性格不知变通,注定无法拉拢,除非如同上世一般,可惜以目前的情况绝无可能,而通天又好死不死的挡在自己眼前,若是不将处理,日后掣肘起来,后患无穷啊。

    “有何不敢!倾巢之下岂有完卵,时也命也!”通天斩钉截铁的说道。

    说罢,通天手中长剑挥舞,就要与教主一决雌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