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511章、押注!
    第1511章、押注!

    洛莘的聪明之处就在于此。

    她能把一件半真半假的事情说成真的,她能够利用所有的外在条件为自己服务。

    甚至,她能够操纵舆论和人的潜意识。

    皇千重被傅风雪打断四肢,这在燕京不是一件秘密的事情。洛莘请求秦洛帮忙治疗被秦洛拒绝,这在燕京也不是一件秘密的事情。

    最终,走投无路之下,她接受了扬甫的邀请,带着儿子住进了扬甫的大院。

    那个时候,甚至有不少人恶毒的想,扬甫无事献殷勤,还不是因为对这位曾经的燕京第一美女贼心不死?

    现在这件事出来,所有人都不会怀疑扬甫这么做其实是图谋陷害傅风雪——-不然的话,他为什么接受并帮助洛莘?

    洛莘说扬甫为她儿子遍邀名医治疗身体她为扬甫栽赃陷害傅风雪,这完全在情理之中。也就是说,不管这件事儿有没有证据,扬甫的形象都算是彻底毁掉了——-证据和调查结果是一回事儿,人们本身的思考结论是另外一回事儿。

    没有人会怀疑洛莘的话,因为她说的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另外,扬家确实在‘洛莘状告傅风雪’这件事情上在背后出力。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能够看到,扬家想洗清嫌隙都不可能了。

    洛莘说她说出真相的原因是因为她听到了扬甫的侄子扬负和皇千重的主治医生说话,让医生不要把皇千重治好———

    李正想,只要他们愿意,立即派人过去快速的把那些医生给掌控,甚至能够在那些医生身上找到突破口。如果那些医生说确有此事儿,不更是坐实了洛莘背叛的原因吗?

    最最重要的是,洛莘说她手里有扬负的一些聊天录音。

    李正知道扬负的大名,却不是很熟悉。也没想到一个世家的公子哥竟然被人算计到这么惨不忍睹的程度——-不过,如果他的对手是洛莘的话,今天发生的事情又没有什么奇怪的。

    李正一向对自己的智慧和能力相当的自负,但是,他情不自禁的想到这样一个问题。假如他的对手是洛莘,他能够获胜吗?

    “很难。”李正摇头。

    就拿这次案子来说吧,自己还不是被这个女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她说她有证据,于是,他们就拿着她的证据去龙息‘请’人。

    她说她被扬家胁迫,他竟然又相信了———

    是的,李正相信了洛莘的话。

    “你说你手里有扬负的一些录音资料?”李正脸上的笑容早就消失了。这个时候,他哪里还能笑得出来?如果洛莘讲的都是真的,那么,一桩惊天大案就已经在他眼皮子底下暴露了。

    这场大案到底会卷起什么样的风暴,会有多少人因此受到牵连,以李正现在的层次是不可能知道的。

    傅风雪是什么人?百战功臣,有人刻意栽赃想把他打倒,这是什么性质的行为?

    更何况,龙王等人把血书送到那位老领导手里。他们此举一下子就把声势给造起来了。如果军部不给他们一个交代的话,又怎么可能让他们服气?

    再说,连那几位老头子都在关注这件事儿,龙王的老领导多年不问世事都亲自到‘董老’那边去坐了一会儿——-这场风波,想要叫停已经是不可能了。

    不死不休!

    “是的。”洛莘说道。“如果你们有需要,我可以提供一份。”

    “这对我们非常重要。”李正点头。“如果你愿意的话,希望给我们一份做参考证据。”

    洛莘就当着李正的面,扯下旗袍领口上的一颗布扣。

    她把布扣放到李正面前,说道:“我想,你们有办法把它打开。”

    “谢谢。”李正示意身边的工作人员把那颗布扣收起来。“既然你能把录音设备藏得这么隐蔽,为什么不直接——-我是说,为什么不收集更重要的证据呢?”

    “扬甫是头老狐狸,怎么可能让我抓住把柄?”洛莘冷笑。“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模棱两句。你们就算拿到录音也没有用。所以,我只能从扬负身上下手了。那个毛头小子口没遮拦,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他还对我的身体有企图,所以,说话总是不经大脑就出来了。”

    “这句话我们也将会记录在案。”

    “随便。”洛莘无所谓的说道。

    “你上次给我们提供的证据是怎么回事儿?我们调查过那些证据,当年你的丈夫皇天明确实和傅风雪有一些比较大的矛盾——-”李正突然间抛出这个问题。

    别人把他们玩弄的团团转,也由不得他心里没有怒气。所以,他要尽可能认真的搞清楚所有问题。

    “事情过去那么多年,真真假假,你们又怎么可能调查的清楚?”洛莘一脸缅怀的说道。“他们之间确实有很大的矛盾,甚至还大打出手过。一是因为当初的龙息队长之位,他们同样优秀,上面也没办法最终确定由谁来接任——-虽然最终交给了天明,但是两人还是发生了一些冲突。还有一个原因———”

    “什么原因?”

    洛莘沉默。

    良久,才轻声说道:“我喜欢的男人是傅风雪。”

    “—————-”

    ———————-

    ———————-

    书房。

    一个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捧着手机的手在嗖嗖发抖。那不是害怕,而是气愤。

    因为生气,他的表情发生了严重的扭曲。以前温文尔雅的形象消失,更像是一个抓住妻子和人通奸的可怜男人。

    当电话那边的人结束通话,他甩手就把手里的手机砸在墙壁上摔得粉碎。

    这还不算,他把桌子上的茶杯、茶叶、烟灰缸等所有能够看到的东西全都砸了出去。

    霹雳啪啦———

    很快的,屋子里就一片狼藉。

    “贱人。婊子。”他眼睛血红,气喘吁吁的骂道。

    咚咚——-

    有人敲门。

    “大少爷,发生什么事了?我在外面听到有响声——-”管家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

    “滚。”扬甫愤怒的吼道。

    管家不敢再应声,门外安静下来。

    扬甫的身体瘫软的坐倒在沙发上,从茶几上的铁盒里取了一支香烟点燃。

    狠狠地抽了几口后,这才镇定了一些。

    “冷静。一定要冷静。”他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事情已经发生了。就得想办法应对——-”他努力的回想了一遍,知道自己没有在她面前说过任何可以被抓住把柄的话。“至少,自己是安全的。”

    “但是,扬负就很难说了。”扬甫的脑袋又抽痛起来。“那小子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想到这儿,他就抓起沙发旁边的座机电话,熟悉的拨了一个号码。

    “让扬负过来见我。”

    也不待对方的应答,立即就把电话挂了。

    当他抽到第三支烟的时候,扬负推门进来了。

    “叔,你找我?”扬负微笑着问道。“有结果了?”

    当他的视线转移到地上那被砸碎的手机和茶杯后,就明白过来,事情的结果可能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

    “发生了什么事情?”扬负问道。走到扬甫的面前坐了下来。

    “洛莘背叛了我们。”扬甫说道。

    “背叛?”扬负一愣,然后大怒,骂道:“她敢背叛?我们是一条船上的蚂蚱,我们载了,她就能够落到好处?是她去状告傅风雪的,她的罪比我们重多了。”

    “假如她抱了必死的决心呢?”扬甫抽了一口烟,问道。烟雾缭绕,他的脸有些朦胧。

    扬负一下子焉了,说道:“为什么?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了她的儿子。”扬甫说道。

    又抽了口烟,声音沉重地说道:“她想给她的儿子一个机会———却把注押在了傅风雪那边。”

    (PS:要着重推荐一下咱们近卫军的官方YY:60225.九月一号有个新书发布活动,老柳要过去和大家聊天。当然,还有各种奖品赠送。譬如签名书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