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510章、女人女人多希望你是个好人!

第1510章、女人女人多希望你是个好人!

    第1510章、女人女人多希望你是个好人!

    秦洛心中暗恨,知道这女人是在故意挑拨自己。

    他一巴掌拍在她短裙难以遮掩的嫩白大腿上,说道:“先汇报,然后再惩罚。”

    “那我就故意乱讲。”厉倾城咯咯的笑。然后说道:“云南白药就是一个很成功的案例。它们通过药品打出口碑,然后进军牙膏和洗涤市场———我就想,它们有的资源,咱们有。它们有的品牌效应,咱们也有。它们能做到的,为什么咱们不能做到?”

    “于是,我就找了一群中医研究员根据金蛹养肌粉的药性研制相应的生活用品。譬如牙膏、洗发水、沐浴露、香皂、中医牙刷——-这些都是人们必须的用品,消耗非常大。而且,我们主要走高端路线,可以和咱们竞争的品牌几乎没有。这是咱们最大的优势。”

    “经过近一年的研究,这些产品全部都成功了。只要审核通过,就可以上线销售。那个时候,一定会席卷整个日化市场———现在全世界兴起中医热,所以,我想着这股热潮,赶紧把这些产品一样样推向市场。如果让别的公司抢先就不好了。”

    厉倾城的脑袋前倾,乌黑的秀发披散开来,摩擦着秦洛的脸颊,让他的身体一阵酥痒。

    “你觉得怎么样?”

    “非常不错。”秦洛伸手抓了一撮黑发在手里把玩着。“你在一年前就开始准备,证明你早就想好了。我相信你能做好。”

    “谢谢大老板的赞美。那现在——-是不是可以惩罚了?”

    “你做的这么好,我怎么可以惩罚你?”秦洛说道。“惩罚的事情就算了吧。”

    “不行。一定要惩罚。”厉倾城不满的说道。

    于是,秦洛就翻身把她压在沙发下面。

    ‘惩罚’过后,厉倾城全身无力的趴在秦洛的怀里,说道:“经过半年时间的修缮,花田跑马场已经基本恢复原貌。无论背后有什么阴谋,那场山火对我们来说都是个教训——-所以,这一次对安全方面做了更多的要求。再说,毕竟出过火灾的事情,那些有钱人都是惜命的——-所以,不得不想些好的项目来招揽会员。”

    顿了顿,厉倾城接着说道:“第一批会员我准备从身边的人下手。你是一定要成为会员的,还有牧月,九九,你们家那位东宫——你们这一群人成为明星会员,一定可以吸引大批人进来。如果你和牧月的绯闻没有曝光就更好了,听说她是咱们的会员,恐怕燕京的公子哥打破头也要进来——-一场火灾算得了什么?”

    “那也不是我愿意的。”秦洛苦笑。“我们上次不是谈过花田的营销问题吗?地理位置好,项目丰富,我觉得不会冷清。”

    “希望如此吧。”厉倾城从秦洛的身上爬起来,开始整理身上的衬衣和裙子。因为是在办公室,两人都没有脱衣服,打了一场简洁的‘友谊战’。“这些事情你都不用担心。好好忙傅老的事情吧。他对我们有恩。”

    “我知道。”秦洛点头。

    ——————

    ——————

    李正打量着坐在对面的女人,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眉如新月,嘴若樱桃。

    气质如华,风风韵韵。

    穿着一套藕白色旗袍,胸口至领口的位置绣着一朵绽放开来的火红牡丹。做工精细,裁剪合身,把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完美的衬托出来。

    肌肤雪白,吹弹可破。好像数十年的岁月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二十年前,她是燕京第一美女。二十年后,经过岁月的锤炼和生活的累积,她更雍容,也更有味道。

    这是一个奇迹。做为一个女人的传奇。

    她的故事早早就应该结束,可是,这一次,她又把自己推向风口浪尖。

    外界可能不了解,可是,做为主要的办案和侦探人员,李正知道,稍有不慎,这个女人就被碾得粉身碎骨。

    站在李正的立场,先不论她做的对错,仅仅是她做的这件事情本身,都不得不让人称赞她的坚韧和狠辣。

    “洛夫人。”李正终于开口说话了。“今天请你来,是想再一次和你确认口供。事关重大,我们不得不更加谨慎一些。也请你能够多多谅解。”

    “我明白。”洛莘点头。“我知道你们承受着很大的压力。”

    李正微笑着点头,心里却是一阵苦涩。

    何止是压力很大?简直是让人无法呼吸。

    傅风雪是什么人?

    把他带过来调查,惊动了多少大人物啊?就连那些多年不问国事儿的老头子都打来电话,他们又怎能不小心对待?

    但是,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他们必须要接着调查,而且一定要调查出来一个结果才行。

    不然的话,那些人更有意见了———你什么意思啊?想调查就调查不想调查就不调查了?你怎么还人清白?你想证明什么?证明你受了委屈?证明你办案过程中受到太大的阻力?

    “谢谢洛夫人的理解。”李正道谢。“洛夫人,我们现在再重新核对一下你之前提供的资料。你现在还认为,你丈夫皇天明在执行任务时死亡和傅风雪有关系吗?”

    “我不这么认为。”洛莘说道。

    “—————”

    李正瞪大眼睛看着洛莘,一脸的惊讶和茫然。

    这女人发疯了?

    这种事情也能开玩笑吗?

    之前她抱着一堆资料过来往死里捅傅风雪,现在又准备改口供?

    难道她不清楚,这是什么性质的行为吗?

    李正深呼吸一口气,坐直身体,眼神灼灼地盯着洛莘,再次询问:“洛夫人,请你认真对待我的每一个问题。”

    “我很认真。”洛莘说道。

    “好。那我再次问你,你现在还认为———你丈夫皇天明的死和傅风雪有关系吗?”

    “没有关系。”洛莘说道。“他们是很好的朋友。可以互托生死的兄弟。傅风雪是个很重感情的男人,怎么可能陷害自己的兄弟?”

    “可是———-”李正脸上的肌肉抽搐着。自从他进入纪检系统后,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头痛的事情。“你之前不是这么说的。你举报了傅风雪,并说他在你丈夫皇天明的死亡事件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我是那么说过。”洛莘声音平静的说道。

    “那么,你为什么又改变了说法?”李正示意身边还保持着惊讶状态的记录员记下洛莘的每一句话。

    虽然这房间里有录像和录音设备,但是,笔录也同样重要。

    “因为我是被人逼迫的。”洛莘说道。

    “逼迫?”李正审视着洛莘的眼睛和她面部的每一个表情。她是那么的平静,好像说的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儿。“受谁逼迫?”

    “扬甫。”洛莘说道。

    “他怎么逼迫你?”

    “他找人帮忙治疗我儿子皇千重,我答应帮他拉下傅风雪。”洛莘说道。“而且,我也恨傅风雪打断我儿子的手脚。”

    李正的眉头跳了跳,他知道,这场大戏的高潮终于到来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李正冷声说道。“你们这是交易。是故意栽赃。”

    洛莘沉默不语。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扬甫和你有过这样的交易?”

    “我现在还住在扬家。”洛莘说道。“扬甫是一个很谨慎的人,我没办法把他说的话录音——-不过,我手头上有扬甫的侄子扬负的一些录音资料。很多事情,他都是交给他的侄子去处理的。还有,你们应该很清楚,我状告傅风雪,扬甫在后面使了不少力。这种事情总是瞒不过人的。”

    李正没有回答他的这个问题。

    事实确实如此。

    洛莘的事件能够引起这么大的反应,扬家确实是在后面出了大力。而且,不仅仅是扬家———

    “那么,你们既然达成了合作,为什么现在又改变主意呢?”李正问道。

    “如果我说是因为我良心不安呢?”洛莘反问。

    李正不答。

    他像是个傻瓜吗?

    洛莘笑了起来,说道:“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也不相信。原本我确实是想和他好好合作的。但是,我无意间听到扬负和我儿子皇千重的主治医生的谈话——-他要求他们不要把我儿子的腿治好,这样他们就可以一直控制我和我的儿子。既然这样,我们也就失去了合作基础。我也没必要给他们扬家做刀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