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505章、铁案!
    第1505章、铁案!

    溺水三千,只取一瓢。这大概说的就是傅风雪那种伟男子吧。

    “那个时候的风雪非常有女人缘,无论走到哪儿都是前呼后拥。只要是有风雪参加的聚会,那个晚上一定会人气爆满——那些女人是因为风雪而来。那些男人是因为那些女人而来。所以,风雪在燕京是一个被人又爱又恨的角色。”

    像是想起什么似的,龙王的脸上突然间充满了霸道之气,说道:“即便那样,因为我们三兄弟的名头,在燕京也没人敢招惹我们——-”

    “———-”秦洛相当的无语。

    这话怎么听着就像是三个小混混和人争女人抢地盘因为这三个小混混的身手好兄弟多所以其它的混混都不敢和他们对抗的感觉?

    多么牛#逼的人物,也有着傻逼的青春啊!

    “后来。齐小艺出现了。”龙王说道。

    “齐小艺?”秦洛的心神猛地一震,精神猛地一抖,问道:“就是让傅老念念不忘的女人?”

    “就是她。”龙王说道。“她成全了风雪。也毁了风雪。”

    “她很漂亮?”离问道。

    无论什么样的女人,都会对这种问题比较关注。

    龙王想了想,说道:“很有味道。”

    “————”

    意思就是说,她不漂亮?

    “她是这样一种女人。”龙王说道。“第一眼看过去不惊艳,但是和她相处下来就会越看越让人觉得心里舒服。风雪拒绝了燕京那么多的美女,却对齐小艺情有独钟。”

    “她是什么样的人?”秦洛问道。

    为了了解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为了傅风雪的安危,他必须要知道的更多一些——-所以,即便他这个时候显得有些三八,我们也是可以原谅他的。

    “你们听说过三龙一凤吗?”龙王问道。

    “没有。”秦洛摇头。“三龙我可以理解——-齐小艺就是那一凤?”

    “是的。”龙王叹息。“可能是齐小艺为人太低调了吧。也可能是出现的时间也太短暂了——-大浪淘沙,每年燕京都要陨落多少英雄人物?谁还能够记得一个女孩子?”

    “她能够被人称为‘一凤’,证明她的名气也很大吧?”

    “不。她几乎没有名气。”龙王说道。“这‘三龙一凤’是一个军部老人说的。说我们华夏国有三龙一凤,可保平安。三龙,指的就是我们三兄弟,一凤指的就是齐小艺。”

    “她很厉害?”大头诧异地问道。一般在这样的场合,大头是不会开口说话的。只是今天对齐小艺实在太好奇了。更何况,这个齐小艺有他所渴望得到的东西。

    他崇拜强者。无论对方是男人还是女人。

    “厉害。”龙王说道。他端起茶杯小口地吸了一口,说道:“我刚才说过,第一眼看到齐小艺不会让人觉得惊艳,但是会越看越舒服——-她就是这样一个人。即便是杀人,也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秦洛的身体发麻。从龙王的话中可以理解,这个女人已经把杀人这件事情艺术化。

    他所接触的高手当中,只有‘伯爵’做到了这一点儿。

    当然,他那种是‘变态的艺术’。

    “她之所以没有名气,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她是一号首长身边的影子。”龙王说道。

    “原来是这样。”秦洛这下子可以理解了。“那她后来——-怎么了?”

    “一天晚上,军部突然间派车把我们三兄弟接走———我们到了一个地方时,齐小艺已经等在哪儿了。那个时候,风雪和齐小艺已经是恋人。当然,他们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不过,我和天明都已经知情——-”

    “我们被授命去执行一项SSS级任务。那桩任务直到现在还处于保密状态——-恐怕三百年内都不会解密。”龙王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眼里的恨意并没有因为时间而消散多少。相反,因为这长久的酝酿,反而有种炽人的醇意。

    “也就是那一次,天明战死,齐小艺中了埋伏,我们的任务失败———知道齐小艺结果的那一天晚上,风雪一怒之下斩杀数百俘虏。”

    龙王说完这句话,就大口大口地喝茶。

    好像要把心里又要冒出来的火气给压下去似的。可是,他握着杯子的手却嗖嗖发抖。

    咔嚓——-

    那漂亮的雨后天睛瓷器杯终于承受不住这股大力,被他捏得粉碎。

    秦洛沉默了。

    离沉默了。

    大头也沉默了。

    每个人都觉得异常的气愤,胸口被压着一块大石般的窒闷。

    良久,龙王才终于恢复了平静。

    “后面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风雪从将军变成小兵,整日不言不语,成了龙息的守门人———”

    “傅老被军部调查和这件事情有关系?”秦洛出声问道。

    “有关系。”龙王答道。

    “不管傅老当年做的是对是错,但是,既然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而且傅老也受到了重罚——-为什么军部现在又要把这件案子重新提起来?”秦洛难以理解的问道。“是不是又出现了什么新的变故?”

    “他们说——-天明的死和风雪有关。”龙王狞笑着说道。“真是荒谬。”

    秦洛没有跟着生气,而是一脸认真的思考着,说道:“谁都知道你们三人情同手足。他们敢得出这样的结论,而且还派人来带走傅老——-他们手里掌握了什么资料?”

    “洛莘。”龙王咬牙切齿地说出了一个女人的名字。

    ——————————

    ——————————

    这是一个地下基地。乘坐升降机下去需要十几秒钟的时间。

    李正带着傅风雪进入一间摆设极其简陋的白色屋子里,笑着说道:“傅老,暂时委屈你一会儿。在这边休息休息吧。”

    傅风雪也不客气,一屁股就坐在屋子中间唯一的一张椅子上去。

    李正笑笑,问道:“傅老,喝点儿什么?”

    “茶。”傅风雪回答道。

    李正就转身对身边的人说道:“让人送杯茶水来。傅老喜欢喝龙井。”

    “是。”身边的人答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茶水很快就送过来了。

    傅风雪细细地品着。虽然算不得顶尖龙井,但是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李正像是个保镖似的站在门口,身体站地笔直。

    他的脸上一直带着标志性的微笑,不张扬,但是当你的视线瞄过去时,就一定会发现他在微笑。

    当傅风雪的那杯热茶喝到一半时,外面响起哐哐哐的脚步声音。

    李正的身体立即绷紧,身体转向,用面部对准门口。

    在一群人的簇拥下,一个满面红光头发乌黑的老人大步向这边走了过来。

    他无视李正的敬礼,径直走到屋子里,在傅风雪的面前停了下来。

    “老傅。”老人微笑着看向傅风雪,主动和他打招呼。

    “还是问问题吧。”傅风雪放下茶杯。“我们没有用来叙旧的交情。”

    老人也不生气,笑呵呵地看着傅风雪,说道:“你啊。还是老脾气。当年吃了那么大一亏,到现在还没有一点儿改变。”

    “不想改。”傅风雪说道。“也没必要。”

    “对。人各有志。”老人说道。“每个人追求的东西不一样。或许,你觉得自己这样的生活状态才是人生真谛?我非鱼,安知鱼之乐?”

    傅风雪就不应答了。

    他刚才说过,他没有和面前这个老人叙旧的交情。

    老人收敛起脸上的笑容,表情也变得认真起来,说道:“老傅,这次把你请来是要找你了解一些事情。”

    “你可以问问题了。”傅风雪说道。

    “事隔那么多年,都不知道从何说起。”老人笑了笑,说道。“风雪,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这些年的每一天对你来说都算是捡到了。有些事情,你还是自己说出来吧。年纪大了,何必要带着心结过活?”

    “如果这是你的问题的话。”傅风雪说道。“我没什么好说的。”

    “傅风雪。”老人怒道。“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情有多么严重?性质有多么恶劣?你知不知道,我手里的资料能够把它办成铁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