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470章、同病相怜!
    第1470章、同病相怜!

    张扬的黑色短发,健康的小麦色肌肤。五官精致,眼波流动。下身是一条洗地发白的牛仔裤,上身是一条白色的修身T恤。手上戴着一块DIOR白色皮腕手表,这是她身上唯一的装饰。

    脚上是一双白色帆布鞋,从羊城赶到东京仍然一尘不染。走起路来风风火火,一如她敢爱敢恨的性格。

    如果她再在身后背一个耐克包包的话,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出来旅游的学生或者自由职业者。任谁见到她,都不会想到她是东方那个庞大国家的小公主。更没有人会在她身上读到‘豪门’‘世家’‘红三代’之类的字眼。

    她很简单,保持着自我。

    王九九乘坐的飞机晚点了十五分钟,比厉倾城晚到了近一个钟头。

    和厉倾城一样,她刚走到出口,果王就及时的迎了上来。

    “王小姐,欢迎来到东京。”果王微笑着说道,一幅彬彬有礼的模样。迎接过厉倾城之后,他已经清楚应该如何和这些女人打交道了。

    “牧月姐姐呢?”王九九笑嘻嘻的问道。

    她也同样认识果王,闻人牧月身边的左膀右臂之一,这次还彼此配合共同抵御秦白两家的攻击,结下了不算深厚的战斗友谊。

    王九九一点儿也不意外果王会在东洋,更不诧异他会前来接机。王家不比普通的家族,这个国家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隐瞒他们。

    他们想要知道闻人牧月的行踪,也只是一个电话的事情。再说,闻人牧月这样的人物离开燕京到达东洋,又岂会没有人给她打电话知会?

    如果是自己第一个到达东洋,也会做好这个东道主的角色。

    “小姐在市里。让我到机场迎接王小姐。”果王说道。心想,这些女人不仅仅有着极好的脸蛋和身材,智商更是不容小觑。有很多事情都不用讲出来,她们一目了然。

    “麻烦了。”王九九说道。

    “不麻烦。这是我们的荣幸。”果王连忙客气。面前的这个女孩子看起来是最亲和的,也是最不可招惹的。有钱不可怕,有权那才是真正的可怕啊。“不过,王小姐,有件事情还得知会您一声——-”

    “不用客气。有什么事直接说吧。”王九九笑着说道。

    “是这样的。厉倾城小姐比你提前一些时间到了东京——-”果王犹豫着如何措词才能不引起这个女孩子的敌意。她们的关系太复杂了,即便果王有智慧果之称,面对这样的事情也仍然觉得棘手。

    王九九满脸惊喜,说道:“厉姐姐也到了?在哪儿呢?”

    “在车里。她已经等候快一个钟头了。”果王回答道。心里却是疑惑不已,她怎么一点儿都不生气,看起来还相当开心的样子——-

    “这个世界上,难道真的有不吃醋的女人吗?”果王在心里想道。

    在果王的带领下,王九九和厉倾城在一辆奔驰房车上相见。

    “厉姐姐。”王九九甜甜的喊道。

    “九九。”厉倾城一脸妩媚的笑着,对着王九九招手,说道:“怎么瘦这么多?是不是吃不习惯南方的饭菜啊?”

    “不会啦。”王九九坐到厉倾城身边,说道:“就是军营里训练的比较辛苦,吃的再多也不长肉。”

    “这样也好。不用像我们一样担心成为大胖子———你是从羊城出发,不然的话我们可以一起过来了。”

    “现在不是坐在一起了嘛?”王九九笑着说道。

    厉倾城点了点头,注视着王九九清亮明媚的眸子,说道:“看来我们的东洋之行一定会非常热闹。”

    “是啊。”王九九点头。“热闹点儿好啊。以前都没有机会,这次大家可以坐下来好好聊聊。”

    厉倾城心里暗自钦佩她的大度洒脱,自己看的明白,是因为人生经历的太多。以王九九的家世和她的年龄来说,也能够看的这么明白,证明她要么有大智慧,要么爱的失去了自我。

    她伸手握紧王九九的手,说道:“不委屈?”

    “为什么要委屈呢?”王九九笑。“如果这是一种病的话,有那么多人和我同病相怜。”

    “————”

    果王等到两人亲热的聊了几句后,这才插嘴说道:“两位小姐,我们先送你们回市里吧。我们在那边安排好了房间。”

    “谢谢。”厉倾城和王九九同时说道。

    对视。莞尔。

    车子开动起来,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果王暗地里叹息。

    再过四个钟头,他要再次赶到机场迎接一位姓林的女士。

    “接起来都这么麻烦。”果王在心里想道。“难道秦洛那小子平时应付起来就不觉得吃力吗?”

    ——————

    ——————

    自从出现了华夏医疗代表团团长秦洛率领队员用胸膛顶枪口事件后,307的营地戒备再次升格。但是,外面的防守越来越紧,里面的气氛反而比秦洛初来时要轻松了许多。

    宫诚介主动辞职,腾井和亲自坐镇幸岛指挥。在会议室里被秦洛一阵痛骂,各国医疗代表团反而得到了反思。后来又被秦洛的勇敢行为所震撼,大家都感受到了在死亡面前生命的宝贵,各支代表团开始互相合作,资料共享。

    因为设备和场地问题,想要把几十支代表团全都聚集在同一处办公是不太现实的。在秦洛的提议下,每天晚上的八点钟召开一个团长级会议,在这个会议上,大家各自汇报一天的动向,工作进展,然后互相探讨,企图碰撞出灵感的火花。

    这一方案开展以后,大家都有种突飞猛进的感觉。之前的研究盲点,攻坚误区都一一暴露,每一支团队都能够更加清楚明了的知道下一步应该做什么。

    秦洛的威望和地位在医疗代表团里越来越高,甚至连一些国家的医疗代表团团长都对他言听计从。以前对他不屑一顾的国外医疗代表团的美女翻译、研究助理或者研究员也开始频频对他放电,还有两个胆大皮厚的直接闯进他和王养心的房间里求欢——-被他拒绝了。

    房间又不是他一个人住,他怎么能够影响邻居休息呢?

    今天,秦洛和王养心走出了307营地,而是朝着海边的海鲜交易市场走去。

    经过研究对比和对感染病人的胃部解剖发现,每一个感染病人都是海鲜爱好者。又从百分之六十以上的死者胃里发现了一种叫做‘银枪’的鱼类残渣。

    秦洛怀疑这种鱼和火焰病毒有某种联系,让人采购了一批到营地,检测过后却发现没有任何异常。所以,秦洛准备亲自到海鲜市场去走走,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新的线索。

    幸岛的海鲜市场和国内的一些小型海鲜市场一样,渔船扑鱼归来,鱼贩子到船上买鱼,然后聚集到一个叫做‘十里’的地方销售。当然,也有渔船自己把鱼放到这儿销售。

    秦洛和王养心一家家的看着,寻找着哪儿能够找到‘银枪’。大头、耶稣还有离三人站成一个小型的三角,这个三角形恰好把秦洛和王养心圈在中间。敌人无论从任何一方攻击,都要先突破他们的防线。

    除非他们有狙击手。

    不过,这个小市场四周空荡荡的,除了沙滩就是海洋,狙击手也没办法腾云驾雾在空中射击。

    秦洛一边走一边看,每遇到有卖‘银枪’的小摊,他就会停下来仔细观察一阵子。

    “先生,你要些什么?”

    “谢谢。我们再看看。”跟在秦洛身边的翻译说道。

    “先生,这些银枪鱼很新鲜——-”

    “谢谢。我们再看看。”翻译歉意的说道。他们转了好几十家,都还没有买下一条鱼呢。

    —————-

    秦洛又一次蹲下身体,盯着大圆盆里面的银枪鱼。银枪鱼全身雪白,头尖尾粗,模样确实像是一把手枪。

    突然,秦洛在鱼盆里发现了异常。

    他发现,有条银枪鱼的脊背上有一条细小的红线,而大多数银枪鱼是没有这条红线的。

    “问他们这是怎么回事儿?”秦洛对翻译说道。“为什么有的银枪鱼身上有一条红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