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460章、受伤!
    第1460章、受伤!

    “他是不是抢了我们的台词?”王养心站在秦洛的身后,附在他耳朵边小声说道。

    秦洛的嘴角牵扯出一个迷人的弧度,看着站在人群中间慷慨激昂努力帮他开脱的许东林若有所思。

    说实话,以前,秦洛一直没有把许东林放在眼里。

    他觉得许东林医术不够高明心胸不够开阔没有担当没有责任感还没有自己长的好看——-做对手的话,还不够格。

    直到这一刻,秦洛才真正的把许东林当成自己的对手。

    他明白许东林的心思,正如许东林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一般。

    许东林没有理会身边副手越来越激烈的反对方式,而是眼神灼灼的盯着宫诚介,说道:“宫诚先生,我认为感染病人的身体已经相当的虚弱,他能够坐起来——或许那就是他致死的原因。我们医学词语上有一种‘回光返照’的现象,我想宫诚介对此并不陌生。就像是突然间拨亮的油灯,他耗尽了剩余的所有灯油。所以,他再也没办法站起来。”

    他扫视在场的众多团长副团长们,说道:“为何要急于给一个放弃国内舒适生活冒着生命危险来解救人类危境的医生定罪?在座的都是医生,都是全世界最优秀的医生——我们完全可以先对死者的身体进行检查,找到他是自然死亡还是人为因素的答案之后再考虑责任的事情——难道不应该是这样吗?”

    宫诚介久久无语。韩国代表团团长等于是在对他们进行质问啊。

    这是怎么回事儿?韩国医学界和这个秦洛的关系不是很恶劣吗?为什么他愿意站出来替他说话?

    “是的。许东林团长说的没有错。”瑞典代表团的团长霍夫曼出声附和道。他早就知道面前站着的这个秦洛和他们的菲利普王子好的能够同穿一条裤子,他们的小公主都被王室送到华夏国交由他来照顾。原本还想找机会好好来接触接触,现在遇到这样‘英雄救美男’的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

    只是他的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竟然被韩国的那个许东林给抢占了先机。这样一来,他拍马屁的效果就大大减弱了。

    “我觉得还是先把事情查证清楚,再考虑处分的事情——如果贸然处置的话,是对一个医生职业道德的否定,对一个国家形象的侮辱。在座的都是医生,我们拥有最先进的检测仪器。得到一个结果应该非常简单吧?”

    “是的。还是慎重一些吧。我们不能冤枉好人——”

    “如果轻易给一名无辜的医生定罪,以后谁还敢去接触那些感染病人?”

    ———-

    许东林发言过后,局面开始呈现两极分化的形式。除了美法等几支医疗代表团提议立即对秦洛进行处罚之外,另外还有一群人支持调查真相对患者身体进行检测。

    秦洛清了清嗓子,表情严肃认真,声音无比凝重的说道:“我,秦洛,以华夏中医代表团团长的身份,以一个华夏普通公民的身份,请求各位对此事进行公开调查,还我以公道,还我的国家以公义——我们被国家派遣而来,是为了和在座的各位一起解决问题,消灭超级病毒。无论是我个人,还是派我前来的国家,我们都不接受任何莫名的指责和不公平的审判。”

    秦洛的视线转移到宫诚介的脸上,说道:“如若不然,我将代表华夏中医代表团宣布退出此次行动,并将此事公布于世。”

    听了翻译的话后,宫诚介眉头微皱,但也只是瞬间的动作。

    他点了点头,说道:“为了公正和公义,为了一名优秀医生的荣誉和一个友好国家的形象,我提议对病人身体进行检测。”

    ————

    307营地里有最优秀的专家,最先进的器械。经过多方论证,检测结果很快就出来了。病人在和秦洛接触之时就即已是油灯耗尽,他看到秦洛进来,求生的欲望使他燃烧了身体全部的潜能,这样才使他站了起来,并且能够牢牢的抓住秦洛的手臂——

    又对那段视频做慢镜头分析,发现在感染病人抓住秦洛的手腕时,他的眼神已经在焕散,也就是说在秦洛没有攻击他之前,他的生命象征就已经在消失。

    这个发现相当的有力,等于秦洛是在他已经死亡之后才切他脖子的。

    于是,宫诚介当场宣布秦洛并不用对感染病人死亡事件承担责任,并向秦洛道歉。

    事件就此结束,幸岛没有飘雪,秦洛也不比窦娥冤枉。

    从检测室里出来,一些人向秦洛祝福。瑞典医疗代表团的团长霍夫曼紧紧跟随在秦洛左右,再三向他表达刚才对他的担忧以及自己个人对秦洛的信任和友谊。

    秦洛自然不会拒绝这个‘朋友’。说实话,没有人喜欢孤军奋战的感觉。如果可以的话,他也希望有几个朋友在身边帮忙。

    再说,西方医学对细菌、病毒的研究和分析能力是极强的。秦洛也需要借助他们这方面的能力。

    “这是人类的一次大灾难,是真正的‘2012’。但是,我相信有秦洛先生这样年轻有为的医生在,我们一定能够顺利的解决病毒,拯救人类的生机——如果有什么我能够帮忙的,秦洛先生一定不要和我客气——”霍夫曼滔滔不绝的说道。

    他说的热情洋溢,却不知道他身边负责给秦洛翻译的翻译官都微微有些脸红。

    “这是人类大的灾难,需要我们团结一致才能够解决问题。”秦洛笑着说道。他知道霍夫曼想要什么,他也不介意给他想要的。

    这个世界上哪有无缘无故的爱?

    许东林走了过来,从秦洛的身边擦肩而过。

    “许东林先生。”秦洛出声喊道。

    许东林停步,转过身看向秦洛。

    许东林身边的副团长看到秦洛云淡风轻的模样,更是心头大恨。也不知道用韩语和许东林说了些什么,气呼呼的先走开了。

    “谢谢。”秦洛笑着说道。

    “我不是为了救你。”许东林说道。此时,他的心里也是百感交集。但是,他并不后悔当时站起来,也并不后悔当众说出支持秦洛的话。

    他知道他在做什么,那些傻瓜却看不明白。

    “我知道。”秦洛点头说道。“你是为了传统医学。”

    许东林沉默。

    最了解自己的人还是自己的敌人。那些人针对秦洛,其实也是针对他代表的传统医学。

    无论是秦洛,还是他自己,都有理由让传统医学重新回归主流医用市场。

    严格意义来讲,他们其实是同一类人。

    至少,他们有着相同的目标。

    “我会真正的打败你。”许东林说道。“不是用这样低劣的手段。而是在医术上——堂堂正正的把你击败。”

    “我会给你机会的。”秦洛点头。“现在,你是我需要认真对待的对手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许东林听到秦洛这句话突然间觉得心头一甜,就像是女人听到在乎的男人说出动人的情话一般。

    此时此刻,他才明白,自己是多么重视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态度啊。

    回到居住的房间,秦洛拉开衣袖,看着手臂上的一条新鲜划痕眉头紧锁。

    王养心走进来,看到秦洛手臂上的伤口,大吃一惊,说道:“你受伤了?被感染病人抓伤的?”

    (PS:谢谢七月第一天就激情打赏的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