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447章、勾心斗角太麻烦!

第1447章、勾心斗角太麻烦!

    第1447章、勾心斗角太麻烦!

    秦洛看着战侠歌一脸迷惑的表情,问道:“怎么?战兄不愿意原谅我吗?”

    “不是。”战侠歌觉得自己的脑袋生痛。很痛很痛。这样的场面,应该让何智慧来应付更好一些吧?

    他原本想说自己并没有生气,他离开不是因为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但是那样一来,不就等于承认了自己把秦洛当做敌人吗?

    他第一次发现,原来说话是这么考验智商的一件事情。

    “我只是不明白秦兄弟的意思。”战侠歌小心翼翼的斟酌用词,如临大敌。“战某何德何能,能够让秦兄弟如此看重?”

    “傲骨。”秦洛表情激动的说道。“人不可以有傲气,但是一定要有傲骨。实不相瞒,我从战兄的身上看到了我自己的影子——-严格意义上来讲,我们是同一类人。我喜欢我自己,我也喜欢这样的人。所以,我不希望失去战兄这样一个良伴益友。”

    听了秦洛这番真情表白,站在旁边的雷虎脸上的肌肉一直抽一直抽,不知道是想哭还是想笑。

    战侠歌也是。

    他想笑,但是觉得这样太失礼。

    强忍着又不符合他的性格,于是他的面部表情要比雷虎还要精彩滑稽。

    只有秦洛一脸的认真,好像自己说的就是肺腑之言真理一样的事实似的。

    “谢谢。”战侠歌努力的从嘴角挤出这两个字。

    秦洛伸出手,说道:“从今天起,我们就是朋友了。”

    战侠歌也赶紧伸出自己的大手和秦洛的手握在一起,做为东南之剑的前队长,他现在已经没有了任何自主权,完全听从秦洛的摆布。

    “既然我们是朋友,那我就有责任替我的朋友做一些事情——-朋友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朋友身上的子弹就是——-就是我要取出来的子弹。”秦洛握着战侠歌的大手摇晃着,问道:“你觉得我们什么时候动手术合适?”

    “—————”战侠歌一脸愕然的盯着秦洛,不知道应该要如何回答。

    刚才他跑去求助,他百般刁难。

    自己受挫而逃,他自己追过来又是道歉又是要帮忙治病———他身怀受虐基因吗?

    这个贱人!

    秦洛也不需要他做答。

    他自个儿想了想,说道:“这个手术是个小手术,也就是取一颗子弹而已。但是因为子弹的位置比较特殊,风险性还是挺高的———我还需要几个帮手和准备一些东西。这样吧,三天之后动手术?那个时候你有时间吗?”

    “有。有”战侠歌赶忙说道。虽然他现在被秦洛绕得一头雾水,可听到对方提出三天之后动手术的事情,他心里还是非常高兴的。大脑还没反应过来,嘴巴就已经做出了回答。

    病人对健康的渴望心情不是正常人能够体会的。

    “那就好。我们就把手术时间定在三天之后。”秦洛说道。“这三天之内你要保持良好的作息,不要抽烟喝酒,可以吃肉食,但是不要过量,可以多喝汤来滋补身体———最重要的是保持良好的心态。”

    “我会的。”战侠歌点头说道。

    秦洛拍拍战侠歌的肩膀,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先走了。”

    说完,他转身就要离开。

    走到雷虎身边的时候,微笑着说道:“谢谢你的盛情招待。”

    “不——-不用客气。”雷虎结结巴巴的说道。

    直到秦洛自己走出酒吧大门,战侠歌和雷虎才想起他们都忘记跟出去送客了。

    两人连忙跑了出去,看到的只有秦洛乘坐的那辆面包车拐弯时的车屁股。

    “老大。真是太好了。他答应给你取子弹了。”雷虎满脸激动的说道。

    “嗯。”战侠歌应了一声。

    “现在看起来,他这人还不坏——-”雷虎感叹着说道。“不打不相识。没想到这小子还是一个值得交的朋友。”

    战侠歌眉头紧皱,没有应和。

    ———————————

    ———————————

    德国。斯兰卡。

    这是一个在地图上没有标点在谷歌上没有任何文字介绍的贫瘠山区,除了少数无意间走近的驴友和当地靠狩猎打鱼为生的原住民,几乎可以用人迹罕至来形容。

    可是,今天却发生了异常。

    一架直升飞机在斯兰卡最大的山峰希斯斯山峰顶峰盘旋,然后缓缓下降,可是它并没有停下来,在距离地面还有十几米远的时候,一个黑色的人影从机舱里跳了下来。

    如果有人看到,一定在大声惊呼。十几米,好几层楼高的距离,而且地面大多是嶙峋怪石,一不小心就会摔个粉身碎骨。

    可是,那道黑影却浑然不觉。

    在下降了一半的距离后,她的双手一张,身后就展开一块黑色的大布。

    大布无限展开,像是一大片黑云。呼呼的劲风把黑布给撑开,鼓起一个大大的蒙古包。

    然后,她的身形在这风力的延缓下,轻飘飘的落地。

    落地之后,她的双手连动。数秒钟的时间,那黑布便又卷起来消失在她那宽松的燕尾服里面去了。

    她抬起头看过去,脸上带着朝圣般的神采。

    机舱门口再次出现了一道白色的人影。

    因为距离太远,螺旋桨搅动起来的气流太强劲,她并没有办法看清男人的表情。

    可是,她觉得自己看的很清楚。

    高贵无比的红色长发,湛蓝色仿佛如加勒比海一样清澈的眼眸,英俊无匹的脸颊,还有那举手投足间睥睨天下的气势——-他是那么的耀眼,那么的骄傲。

    是天神。也是战神。

    这一刻,天地间也只有他一个人。

    甚至,她知道他这时一定挑起了好看的眉毛,因为这周围的环境实在是太恶劣了。

    好在空气还不错,这是他喜欢的。

    呼——-

    他跳了下来。

    没有任何预兆,也不需要如何借力,就那么直直的从高空中跳落。

    疾如闪电!

    刚刚才看到起跳的姿势,转眼间就站在了黑衣人的身边。

    他站在一块大石上,白色的皮鞋连灰尘都不曾沾染。

    “是这里吗?”白衣男人问道。

    “是的。皇帝。”身穿黑色燕尾服的女人轻声答道。

    “我说过,你可以叫我的名字。”男人说道。

    “我喜欢叫你皇帝。”女人的声音充满了欢愉。

    “我说过,你要叫我的名字。”男人再次说道。固执,霸道,还带有一点儿野蛮和强制———可是,却是那么的迷人。

    魔术师的心都要醉了,她只是点头,都不知道要如何回答这样的问题。

    “走吧。”皇帝说道。“我们先收回一点儿利息。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任何企图在我背后放冷箭的人,他们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是的。为了亚莉克希亚的荣誉。”磨术师声音冰冷的说道。

    “这个无关荣誉。只是勾心斗角太麻烦了。谁用计谋对付我,我就用拳头轰死他。”皇帝轻描淡写的说道。

    “是的。就是这样。”魔术师说道。

    他们大步向前,静悄悄的山凹里突然间钻出一群身穿迷彩的彪悍男人。

    “站住。”为首的男人低声吼道。“这里是军事禁地。”

    没有人站住。他们反而加快了步伐。

    皇帝一马当先,在那些男人还没有机会把枪里的子弹射出去的时候,就已经出拳打断了他们的脖颈。

    猛虎入羊群,杀伐就此开始。

    十分钟后,奥墨实验室斯兰卡基地里血流成河,无一活口。

    在万里之外的地方,在一个古老的城堡里,一群人通过卫星传输视频沉默无言的看完这场屠杀。

    安静,死一般的安静。

    压抑,死一般的压抑。

    所有人都有种心脏收紧的感觉,仿佛死神随时都可能到来。

    当那个身穿白衣的男人一拳打爆最后一个守护者的脑袋,他走到大厅里的一个视频监控器面前,咧开嘴巴微笑起来。

    笑容那么纯粹,干净的像是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