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438章、迎战的准备!

第1438章、迎战的准备!

    第1438章、迎战的准备!

    怎么办?秦洛也不知道怎么办?

    秦洛自己也清晰的感觉到,他和闻人牧月的感情越来越难以控制。

    有些东西,不是遮掩就可以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压抑的越久越强烈,反弹的也就越高越凶猛。

    显然,闻人牧月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所以,她问秦洛怎么办。

    以前的闻人牧月坚定果敢,游刃有余,无论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够轻松解决。即便同时面临爷爷病倒、家族内乱、秦白两家联手进攻时也不曾惊慌。现在,她却露出这种哀伤迷茫的表情。

    秦洛看着心痛,却又无可奈何。

    他也身在局中,又如何妙手解局?

    月明星朗,凉风习习。

    秦洛和闻人牧月并肩而站,全身心的融入在这浩瀚的夜空和美好的氛围里。他们忘记了联合商会,忘记了白破局,忘记了四周打量的人群,忘记了一切———他们的心中只有彼此。

    她知道他站在身边,他也知道她陪着她。

    这就够了。其它什么都不用想。

    可是,却有人破坏了这美好的气氛。

    “秦医生。我们又见面了。”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端着酒杯出现在秦洛的面前。

    秦洛很不爽的看着他,恨不得一拳打扁他的鼻子。

    许东林看到秦洛眼神怪异的盯着自己,疑惑的问道:“秦医生,你不认识我了?”

    “我真不想认识你。”秦洛没好气的说道。这些人太没有礼貌了,没看到别人在忙嘛———听说发呆可以到达高潮,却被这个贱人给打扰到了。

    许东林一脸尴尬,说道:“实在是很对不起。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还用问?你自己看不到啊?”秦洛说道。

    以前,他还是很欣赏许东林的。觉得这个韩国人虽然年轻,但是医术精湛,而且又很懂礼貌——-自从上次他先是跑到中医公会去求饶,等到他们答应他的条件时又放人鸽子的事件发生后,他就对他没有一点儿好感了。

    男人失信于欣赏他的男人,何以立足于天下?

    再说,林浣溪也一直在心里记恨着许东林。为了浣溪,他也不会给这家伙好脸色看。

    真让人想不通。他明明知道自己讨厌他,为什么还要厚着脸皮凑上来呢?

    “东林。我早就劝告你不要和这种没礼貌的家伙说话。你非不信。现在后悔了吧?”三星集团的太子爷李承铭在一群人的簇拥下满脸傲气的走了过来。“华夏人大多都是没有素质的。你面前站着的这个人就是他们的典型代表人物。”

    秦洛的朋友不算多,但是敌人绝对不少。李承铭和他也有着难以化解的矛盾,再加上‘横刀夺爱’之仇,见到他自然不会有好听的话。

    秦洛都不愿意用正眼看这两个家伙,鄙夷的说道:“是谁很没有素质?我和我女朋友深情聊天的时候,有人闭着眼睛跑过来打扰———是谁没有素质?还有,李承铭,一个只知道盗窃和整容的国家和民族也配和我谈素质?”

    李承铭还没有说话,李承铭身后的助手就已经忍不住了。有机会在主子面前表现,他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跨前一步,满脸怒气的说道:“先生,请你说话放尊重一些。如果你再出口侮辱我的上司,我将有权把你起诉。”

    “说完了吗?”他的身后出现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你是谁?”李承铭的助手吃惊的问道。都没听到任何动静,这个人就神出鬼没的出现在他的背后。实在是太恐怖了。

    “说完了就滚。”大头说道。

    不过,他是一个说话不算话的家伙。他明明是让这家伙滚的,却伸手扯住他的衣领一提,然后就把他丢出去了———飞了。

    砰———

    他的身体飞出去很远,砸破了好几个花盆。

    李承铭没想到秦洛的人竟然嚣张到这种地步,在这种高规格的商会上都敢出手伤人。

    他憋得脸色紫红,愤怒的吼道:“秦洛,你要向我道歉———”

    “滚。”闻人牧月面无表情的说道。声音低沉,却很有力道。

    这些人实在是太讨厌了,她刚刚进入那种美妙的状态,就被他们给扰乱。然后又纠缠不休———在她的眼里,没有比他们更可恨的人了。

    “好。好。”李承铭冷笑不已。他不敢对闻人牧月说什么狠话。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并不能给这个执华夏国商业牛耳的女人怎么样。拼钱?他不配。拼权?他更不配。拼智商?这简直是个笑话。

    所以,他只能把仇恨都转移到秦洛头上。“秦洛,我们走着瞧。你给予我的耻辱,我一定百倍还之。”

    秦洛一把拽住他胸口的衣服,把他拉到自己面前,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在背后对我使的手段,我也会百倍还之。如果我是你,今天晚上就赶紧买机会逃回韩国———不然的话,我怕你这辈子都没机会回去了。”

    李承铭还想反驳,但是被秦洛那双冰冷仿若野兽的眼神盯着,喉结蠕动,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用力的从秦洛的手里挣脱,然后带着众多下属狼狈而逃。

    啪啪——-

    突兀的掌声传来

    “精彩。真是精彩。”手指间夹着一根雪笳的白破局一边鼓掌一边从阴暗的角落里走出来。“原来想出来透透气的,没想到却看到这么精彩的一场大戏———秦洛越来越有我们燕京男儿的霸气了。够劲儿。我喜欢。”

    秦洛转过身看着白破局,说道:“你倒是越来越像秦纵横了。我很不喜欢。”

    白破局大笑。知道闻人牧月不喜欢闻烟味,把手里的大截雪笳按进桌子上的烟灰缸里,笑呵呵的看着秦洛,说道:“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没有。”秦洛摇头。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对我充满敌意?”白破局一脸不解的说道。“我没做什么对不住兄弟的事吧?”

    如果是别人听到白破局的这句话,一定会骂他死不要脸。刚刚才联合秦家来对付闻人家族,危急关头又砍了自己的盟友秦家一刀———现在却说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兄弟的事,这已经不是‘无耻’两字可以形容的了。

    可是,这话落在秦洛和闻人牧月这两个最应该记恨他的人耳朵里却觉得非常正常。

    秦家白家闻人家三家的关系就是这样,是敌是友,非敌非友,有利便合,无利便分。每一家都想抢占先机,每一家都想联合另外一家吞噬掉对手——-如果大好的机会摆在闻人牧月面前,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挥舞着大刀向白家的脑袋上砍去。

    白破局适机而动,还真不能说就对不住兄弟———当然,这个‘兄弟’要打个引号而已。

    “有吗?”秦洛笑呵呵的说道。“敌意算不上吧?只是觉得你太聪明了,我又太笨,担心被你卖了还要被你数钱———为了让自己活得轻松点儿,就只好离你远远的。”

    “看来我们之间还是有误会。”白破局笑着说道。

    “有没有误会不重要。”秦洛正色说道。“我们又算不得朋友。要那么亲密的关系做什么?”

    “可我还是很希望能和你成为朋友。”白破局正色说道,很认真的样子。

    “白破局。”秦洛盯着他微笑着的眸子。“你的骄傲到哪儿去了?如果是以前的你,听到我这么说一定会大笑几声离开或者以更加猛烈的方式反击吧?”

    “人都会变的。不是吗?”白破局说道。“你也变了。你初来燕京时,和女人说话还会脸红。”

    “我现在也会。”秦洛厚着脸皮说道。“我在往好的一方面变化。你在往坏的一面变化。”

    “何为好的一方面?何为坏的一方面?”白破局问道。

    秦洛摇了摇头,说道:“你比我聪明。这些就用不着我给你解释———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

    “什么准备?”白破局脸上的笑容也敛去了,很是谨慎的盯着面前这个年轻的有些过份的对手。他虽然介绍秦洛为‘燕京著名医生’,但是他又怎么可能仅仅把他当做一个医生?

    他的能量,或许比他身边站着一声不吭的闻人牧月还要大。

    “迎战的准备。”秦洛冷声说道。“你的下一个目标,是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