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433章、紫罗兰之死!

第1433章、紫罗兰之死!

    第1433章、紫罗兰之死!

    就连紫罗兰自己也分不清她对秦洛的感情。

    爱吧?不可能。她想方设法的接近他,绞尽脑汁的对付他,白天想着他,晚上想着他,吃饭想着他,便便也想着他——-古人说的什么朝思暮想也不过如此吧?

    越是接近他,也越是看不透他。他胆小却不怕事,贪生却不畏死,对待朋友很温柔,对待敌人很冷酷。不走寻常路,也不按照常理出牌,每一次他们精心设计的杀局都被他轻易瓦解。

    即便做为对手,他也欣赏这样的男人。更何况这个男人还让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失败———女人都是记仇的。那些让她们尝试到失败滋味的对象格外的记忆深刻。女人也有着深层次的受倾向,越是强势的女人,越是渴望被一个更加强大的男人征服。

    恨吗?这是一定的。

    她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她不接受失败,也不允许失败。可是,偏偏在遇到秦洛这个对手时失败如影随形,最后落到她的能力被组织怀疑,甚至为了她加派一个五星级执行官——-

    要知道,以前的任务都是她独力完成,所有的人员只能够为她提供帮助。这一次,组织说是另派一名五星级执行官帮忙,实际上是他们已经不再信任她,不相信她可以完成‘屠龙计划’——这对心高气傲的紫罗兰来说是多么沉重的打击?

    她无敌的名声受到玷污,这一切都和那个来自华夏国的小男人有关。她怎么可能不恨他?

    所以,她为自己的失败解脱。也同样不希望秦洛成为最后的赢家。

    秦洛笑了起来,说道:“我怎么没赢?现在是你落在我的手上,不是我死在你们的手上。所以,赢的人是我。”

    “你以为一切都结束了吗?”紫罗兰冷笑着说道。“现在只是刚刚开始。”

    秦洛蹲下身体看着紫罗兰,问道:“你还有其它的同伴潜入华夏国对不对?”

    “不错。”紫罗兰竟然没有隐瞒的意思。就像是她失败了,也希望其它的队员失败一般。

    “那就好。”秦洛笑着说道。“我相信你一定会告诉我的。”

    “不。我不会说的。”紫罗兰倔强的说道。“我希望看到你失败。希望看到你死——我会在地狱等着你。”

    “你死不了。”秦洛说道。

    突然,他的脑海灵光一闪,对着耶稣喊道:“快打脱她的牙齿。”

    耶稣会意,毫无怜香惜玉的心思,一拳打在她的脸颊。

    可惜,他们还是晚了一步。

    紫罗兰的下巴虽然再次被耶稣打得脱臼,可她的脸色发紫,嘴血流出殷红的血液。

    当秦洛奔过去探其心跳时,它已经停止了跳跃。他们的毒药一如即往的猛烈,触之即死,防不胜防。

    耶稣打开她的嘴巴看了看,说道:“她的嘴巴里面还有一颗毒牙———哦,秦,真的很抱歉。这是我的失误。”

    秦洛拍拍耶稣的肩膀,说道:“没关系。谁能够想到呢?”

    一般而言,一颗毒牙就足够人自杀了。紫罗兰担心自己死不了,竟然在嘴里装了两颗毒牙——-而且,她更聪明的一点儿在于,其中一颗和其它的牙齿很相似,却又很容易被发现。当你把这颗毒牙拔出来后,就忽略了其它的牙齿。而另外一颗毒牙则装在一颗完好的牙齿里面,就把它们取出来一颗颗的排查可能很难发现。

    段国超走到秦洛面前,看了一眼地上的死尸,心情沉重地问道:“现在怎么办?”

    机场里面连续死了两个人,又出现这么大的事故,他都不清楚自己将要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尽快清理现场。恢复机场正常秩序。”秦洛说道。“这两个死人我都要带走。”

    “好的。没问题。”段国超心里猛地轻松。如果秦洛把死人都带走了,那么,他的责任至少要减轻一大半。至少,他不用担心如何处理尸体的问题。

    秦洛从地上捡起那个遥控器,对耶稣说道:“你能不能把她身上的终结者炸弹取下来?”

    “可以。”耶稣点头。

    顿了顿,又不放心的问道:“这炸弹是真的还是假的?”

    “不知道。”秦洛摇头。他说这炸弹是假的完全是为了忽悠紫罗兰,避免她依靠这个来威胁自己,可他没想到的是这个女人聪明至此,自己的那点儿小把戏根本就骗不住他。

    幸好自己还会下毒,不然的话,说不定就要被她给逃掉了。

    如果没有毒药辅助的话,她当真用炸弹威胁,秦洛也只能放她们离开——-他不可能置燕京机场和机场里面的众多旅客和工作人员的生命于不顾。

    “这样——-那我们还是等爆破专家来解吧。”

    “————-”

    ————————

    ————————

    古老的城堡,漂亮的后花园。

    一个身穿白衣的男人正站在阳台修剪一盆碧落,他的神情是那么认真,那么专注,好像他做的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事情。

    有轻微的脚步声音响起,男人修长的睫毛眨了眨,却没有回头,出声问道:“结果呢?”

    一个身穿黑色燕尾服,戴着黑色礼帽的女人站在他的身后,说道:“我找奥墨实验室的休斯先生谈过,他说对这件事情完全不知情,不过,他已经找人调查,如果当真有奥墨的人参与的话,他们一定会还给我们一个公道——-皇帝,他在撒谎。”

    女人的表情很气愤,显然,她对奥墨实验室的答复很不满意。

    皇帝和秦洛傅风雪龙王等人羽化峰一战,以一已之力力挫群雄。没想到最终却败在秦洛这头‘黑马’的手上,虽经忠仆魔术师舍身相救,并且施展奇术飞跃万丈悬崖,但是回来之后还是元气大伤。

    更要命的是,在他们落地之后,羽化峰竟然发生大爆炸,他们刚刚还在战斗的峰顶轰然倒塌———即便皇帝和魔术师在那个时候已经逃离了危险,可他却不得不在心里追问一句:如果是自己还在上面的话,情况会怎么样?

    他们想杀人灭口。不仅仅想杀死秦洛傅风雪等人,他们还要把自己杀掉。

    如果自己不提前逃逸,如果自己还在和傅风雪或者龙王战斗,爆炸响起的时候,等待他的只有炸成粉沫一途,没有其它。

    想起这种可能性,皇帝也不由得心有余悸。

    他知道,他很有可能被他的好战友给出卖了。他们想要自己死。死在这不为人知的山峰上面。

    他是皇帝。他不接受这样的耻辱。

    男人放下手里的剪刀,接过女人递过来的干净毛巾擦拭了手,笑眯眯地看着女人,说道:“明白。我明白。因为我的不配合,他们对我非常的气愤,却又难以对我造成伤害。他们觉得我过于强大,受控制,所以,他们就想到这种一石二鸟的计策来对付我———愿望总是美好的,现实也总是残酷的。他们想杀死秦洛,也想趁机把我干掉。如果我回不了美洲,他们就取得了全部的胜利——也获得了欧亚全部的利益。”

    “是的。”魔术师点头。“皇帝,我们要接受这次的教训。”

    “不仅仅是教训。”白衣男人摇头。“这是战争。”

    “战争?”魔术师疑惑的看向白衣男人。以前,他从来都不把他的对手们放在眼里。这次重伤逃回后,他的心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至少,他开始正视自己的对手了。

    魔术师甜蜜的想,这应该是很好的改变吧?

    “是的。战争。”皇帝说道。“我不需要他们给我交代。他们欠我的,我会自己拿回来。”

    魔术师眼神迷醉,她就喜欢皇帝这种目空一切霸道无匹的说话方式。

    “皇帝,我们应该做些什么?”

    “秦洛毁灭了他们一个基地?”皇帝问道。

    “是的。”魔术师回答。“不过主要是傅风雪和耶稣执行。”

    “那我们就做同样的事情吧。”皇帝说道。“如果不让他们感觉到疼痛的话,他们会做出更多无法无天的事情。”

    “是的。皇帝。”魔术师高兴的说道。

    白衣男人看向魔术师,轻轻叹了口气,说道:“以后你可以叫我亚莉克希亚。”

    魔术师激动的小脸绯红,眼眸柔情似水的看过去。

    (PS:昨天感冒严重,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