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424章、滚出大秦!
    第1424章、滚出大秦!

    众人面面相觑。

    仇仲谋死了,仇仲勋死了,他们是来兴师问罪的。怎么转到退股的事情上去了?我们没准备谈这个话题好不好?

    “厉倾城,你欺人太甚。你先把杀人的事情给我说清楚,给我儿一个公道——-”仇逸明大声吼道。冲上去要和厉倾城拼命,却被秘书给拦了下来。

    “厉倾城,你这个婊子,贱人,卖穴的——-”儿子死掉,仇逸清的妻子钟淑华哭的是死去活来,原本她还躺在女儿的身上奄奄一息,现在听到厉倾城嚣张跋扈的声音后,满腔的怒火和恨意支撑着她站了起来,不要命的朝着厉倾城扑了过去。

    秘书被仇逸明给纠缠住了,没办法脱身救主。

    钟淑华很顺利的冲到厉倾城的面前,她挥舞着双手,想要抓扯厉倾城的头发,抓破厉倾城的脸皮。

    啪——-

    厉倾城率先出手,一巴掌抽在她脸上。

    她这一掌又疾又重,钟淑华根本就来不及做出反应。又因为对用力过猛,钟淑华的身体硬生生地在原地转了一个圈才停下来。

    她被打懵了。口角和鼻孔流血都浑然不觉。

    厉倾城一脸冷笑地看着她,说道:“怎么?受不了了?灾难轮到自己身上后就要死要活,要和人拼命——-当初你们逼死我妈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会有今天这样的后果?仇仲勋处处找人对付我,把我绑架要卖到日本的时候你们怎么不说话?他和仇仲谋买凶杀人企图撞死仇烟媚的时候你们怎么不想想别人的感受?别人都是该死,只有你儿子可以贻害万年?”

    “你说的是真的?”仇逸云大惊。他们并不知道仇仲勋和仇仲谋买凶杀人要撞死仇烟媚的事情。他是仇烟媚的父亲,虽然对厉倾城这个女儿不感冒,但是他对仇烟媚的感情却是实实在在的。

    “不可能。”仇逸清尖着嗓子嚷嚷。“逸云,你糊涂了?她这是血口喷人,故意挑拨咱们之间的关系,想让咱们互相残杀——-你又不是不知道,仲勋烟媚的关系那么好,仲谋还喜欢烟媚,他们怎么可能会去做出这种事情呢?”

    “我可以作证。”一个柔媚的女人声音传了过来。

    门口的人群分开,一身白色制服看起来带有十足熟女风韵的仇烟媚从人群中间穿了过来。

    她走到厉倾城身边站定,扫视众人一眼,然后把视线放在仇逸云的脸上,说道:“我可以作证。她说的都是真的。”

    仇逸云的眉头紧皱,显然,他相信了女儿的话。

    如果仇仲勋和仇仲谋当真做出这等禽兽不如的事情的话,那他就是死有应得。

    连自己的家人都动手杀害,还有什么事情是他们不能做出来的?

    “你作证。你用什么作证?”仇逸明大声嘶吼。因为哭闹喊叫的原因,他的嗓子都沙哑了,连话都说不清楚。“你和她是一伙的。你们全都是一伙的。”

    仇逸清没想到仇烟媚当真站出来证实厉倾城的话,他的表情阴沉阴沉的,盯着仇烟媚说道:“烟媚,饭可以随便吃,话可不能乱说。你知道你说的话对我们仇家意味着什么吗?你要跟着她把我们仇家折腾的分崩离析吗?不要忘记了,你也是仇家的一份子。”

    仇烟媚看着仇逸清,一脸认真的说道:“大伯,我知道我在说什么。我也知道这会给仇家带来什么。以前,我一直以仇家人为傲,也一直想维护仇家这个整体不想让他分散倒塌——-但是,我现在后悔了。每个人都自私自利,只顾眼前小利而忽略整个家族的发展,为了篡权夺位不惜向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下手——这样的仇家存在着还有什么意义?”

    她指着自己手臂上一条长长的已经结痂的口子,说道:“这时车祸时划伤的。如果不是有人帮忙的话,我现在已经死了。这就是仇仲勋和仇仲谋的杰作—-”

    “你这么说有什么证据?”仇逸清不客气的打断仇烟媚的话。“你不能因为手上多了一条口子,因为自己不小心出了车祸就把责任全推到仲勋和仲谋的身上。他们现在已经死了,全都死了——-自然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当然有证据。”仇烟媚说道。她转过身看了厉倾城一眼,把手里的档案袋打开,从里面抽出一叠资料分送到仇逸清仇逸云等人的手上。“虽然要撞我的司机被人现场击毙,但是,我们却找到他的帐户信息,里面有一百万华夏币——这笔钱是从瑞士直接转过去的。是仇仲勋用一个叫做王大海的化名开办的——等我把话说完。我知道你们一定会质疑为什么我断定王大海就是仇仲勋的化名。因为他做的坏事太多了,每次需要涉及到资金事项都会从这个帐户走帐。而且,警方从他的家里找到那张户名叫做王大海的信用卡——”

    她又把袋子里的一张光盘拿出来,说道:“这是警方从路边监控里提取的撞车视频,你们有兴趣的话,可以好好的研究研究——-”

    仇逸清拿着光盘左看右看,却没有勇气让她们当场播放视频给他们看。

    既然她们敢把它拿出来,那就证明她们说的话都是真的。

    “你们撒谎。你们撒谎。这不是真的。这不可能是真的。”仇逸明大声喊道。“你们是故意栽赃。仲勋和仲谋都不在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是不是真的,警察会调查清楚的。我说了不算,你们说了也不算。”厉倾城声音刻薄的说道。新仇旧恨,她对仇家的人一点儿好感都没有。

    而且,她的性子又非常的强硬。别人敬我一尺,我就敬人一丈。但是,别人若砍我一刀,我就整死他们全家。

    宽恕?那是上帝的事。

    仇逸清斟酌了一番用语,说道:“即便这是真的,那也是仲勋和仲谋做的事情。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凭什么让我们从仇氏退股?”

    厉倾城和仇烟媚两人都是冷笑连连。果然,一看到情况不妙,仇逸清立即就放弃了仇仲勋和仇仲谋,也等于是放弃了仇逸清和仇逸和两兄弟——他们每个人都只顾忌着自己的利益,却不明白团结起来才能争取到最大的利益。

    他们不懂!

    “不用着急。”厉倾城说道。“你们每个人都有一份资料。”

    说话的时候,她走到办公桌打开里面的保险柜,从保险柜里取出厚厚一叠资料出来。

    秘书赶紧走过去,按照各个档案袋上面的名字进行分发。

    仇逸清等人拿到上面写着自己名字的档案袋时还有点儿疑惑,当他们解开封线,取出里面的东西进行阅读时,一个个的脸色大变,惊恐异常。

    厉倾城把他们的表情尽收眼底,知道这些材料都是真的,直击他们的软肋。“要么,我拿钱收买你们手里的股份。要么,我用手段稀释你们手里的股份。你们只有一条路可选,那就是——-滚出大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