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420章、害羞的军师!

第1420章、害羞的军师!

    第1420章、害羞的军师!

    秦洛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有什么不对。他今天诊治了龙王,诊治了傅风雪,现在要诊治离和军师——-即便他认为自己是钢筋铁骨的绝世猛男,但是这一刻也有点儿吃不消了。

    所以,让她们两人一起脱衣服一起躺倒,他一起动刀一起上药,即节省时间又节省精力。两全齐美。

    可是,这话听在军师和离的耳朵里却又是另外一番景况。

    一起脱衣服?躺成一排?

    “他想干嘛?”

    即便她们俩都是敢做敢言的女军人,这一刻也不由得有点儿发懵。

    秦洛把手术刀消过毒,转过身看去,两人仍然衣衫整齐的站在哪儿,不由得催促道:“怎么了?快脱啊?”

    “你先给离治吧。”军师说着就想溜走。“我不急。”

    “我也不急。”离也要跟着跑出去。

    “等等。”秦洛喊道。“你们俩到底要干什么?这刀子都消毒过了,药也准备好了——-脱了衣服趴在哪儿我们就可以动手术了。现在你们都跑了,我不是白白准备的吗?”

    看着她们脸上的红晕,秦洛总算是明白两人在顾忌些什么了。柔声说道:“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秦洛是哪种喜欢占人便宜的人吗?离,你先说——-我给你治过那么多次,哪次占过你的便宜?”

    “哪次你没占过便宜?”离小声哼哼。

    “什么?”秦洛瞪大了眼睛。“那是迫不得已好不好?我是医生,不接触你的皮肉怎么帮你做手术?你当我是神仙啊,往你背上吹一口气你那些伤疤就全掉了?”

    “还有军师,那次从美国回来的时候你昏迷不醒,我要是想对你做点儿什么的话——-有多少时间可以做?为什么偏偏要等到现在?”

    军师就怕秦洛在离面前提起他们曾经‘坦诚相对’的事情,狠狠地剜了他一眼,说道:“你做没做过,我怎么知道?”

    “———-”这一刻,轮到秦洛目瞪口呆了。他哪里想到就连军师这种女人也学会了空口诬陷倒打一耙的本事?

    “你真的做过什么?”军师误解了秦洛的反应,惊声问道。当时她和伯爵一战受伤严重,上船后就昏迷不醒。在她熟睡的过程中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她还真不清楚。

    秦洛是她的救治医生,她醒来时身上的衣服都换掉过。如果他在救治过程中做些什么,她还真不好查证。

    “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秦洛大怒。果然,女人就没有一个是好人。你对她做点儿什么吧,她说你是禽兽。你什么都不做,现在连禽兽都不如了——

    他明明什么都没做——-除了帮她脱衣服的时候手指不小心触碰到她的肌肤之外,好吧好吧,我承认,还偷偷瞄过几眼她饱满的胸部——-但是,除此之外,他真的再也没有做过什么。

    当时他还暗地里称赞自己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现在竟然被当事人冤枉——天啊,你怎么不八月飘雪啊?

    “男人。”军师说道。她对秦洛还是有一点点儿信任的。但是,在那种时候,是个男人都会占点儿便宜吧?

    如果他一点儿便宜都没占——-他还是不是男人?他有没有把自己当女人啊?

    “如果我做过什么。你以为你现在还能是处女?”秦洛被她顶在墙角下不了台,索性把他知道的一些事情都给抖了出来。

    军师先是一喜,然后大惊。红着脸喝道:“秦洛,你——-”

    说实话,军师连她自己是不是处女都不知道。

    虽然她从来没有和男人厮混一起的经历,但她是军人,是特种兵。平时的运动量那么大,执行任务时更是要和人以命博命——-那层薄薄的膜哪里还能保存的住?

    离的眼神瞄瞄军师,又瞄瞄秦洛,疑惑的问道:“你怎么知道姐姐是处女?”

    “用眼睛看的。”秦洛说道。秦洛是一名中医,对人体的穴位和身体表征再熟悉不过了。当时脱光军师的衣服,看到她腹部上的那个淡红色小点时,实在是惊诧不已——-如果被人破#瓜的话,轻触之下,那处穴位会变成青色或者深红色。

    离的嘴巴张了张,想问秦洛自己还是不是处女。但是这样的问题她怎么好意思问出来?

    “不用问了。你也是。”秦洛看穿离的心思,直截了当的回答道。

    “你怎么知道?”离再次惊讶。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秦洛说道。“再说。如果你早就不是了,还会想到要问我这个问题?”

    离的嘴巴张了张,哑口无言。

    确实。如果她早就把身体给过其它的男人,那她早就不是处女了,还用得着想要去问秦洛吗?她自己心里早就知道答案了才对。

    “你们俩还治不治?”秦洛无奈说道。“要治的话,就赶紧把伤处的衣服脱掉躺好。我好动刀。如果不治的话,那我就回去了——-以后你们也不许再求我。”

    离咬了咬牙,走到床边,背对着秦洛把身上的T恤给脱掉。然后双手伸到后面一解,内衣就‘嘣’地一声开了,她用后背对着秦洛,然后捧着胸口趴倒在床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屋内空调太大,还是害羞的缘故,她裸露在空气里的皮肤立即变成了粉红色,长出一个个细小的红点点,看起来煞是可爱。

    秦洛一幅正人君子的模样,绝不多看离的身体一眼,盯着军师问道:“你呢?”

    “唉。”军师叹了口气。说道:“你先出去行吗?”

    “不行。”秦洛转过身,用背对着军师,说道:“这样行了吧?”

    “不许转身。”军师说道。

    “你还不相信我的人品?”秦洛笑着说道。

    于是,军师不再说话,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脱衣服声音。

    秦洛咽了咽口水,心想,偷看一眼应该也没什么吧——-就一眼。

    他一扭头,看到军师正笑眯眯的盯着自己。

    她仍然穿着那身睡衣,根本就没有除掉的意思。

    “我确实不相信你的人品。”军师笑着说道。

    秦洛俊脸一红,却强制嘴硬的说道:“我想看看你们准备好了没有——快脱吧。时间宝贵。”

    这一次,军师知道秦洛是不敢再趁她脱衣服时转身了,赶紧把身上的衣服给脱掉,扯了条毯子裹在自己身上。

    “好了。”军师说道。

    秦洛转过身,发现两女果然听话的睡成一排。

    不同的是,离是背对着自己趴着,而军师则是面对着自己躺着——她的俏脸绯红,眼睛故意不去和秦洛对视,非常认真的盯着墙上的一些刀具,好像对此非常感兴趣的模样。

    一个身材窈窕,曲线玲珑有致。另外一个虽然用毯子裹住身体,但是那脸上的嗅意那含情剪水的双眸还是让他有种血脉喷张的感觉。

    秦洛愣了愣神,这才提着手术刀和药瓶走了过去。

    按照程序,秦洛先用消过毒的手术刀划开离后背上结笳的疤痕,把那整块老茄去掉,然后立即用金蛹养肌粉覆盖其上。

    离这次受伤不算严重,后背上只有两条不算很长的疤痕。秦洛轻车熟路,几分钟就把它们给解决掉了。剩余的就是不吃带有色素的食物和饮料,然后安心静养,等待金蛹养肌粉自然发生效力了。

    然后,他走到军师面前。

    “掀开吧。”秦洛说道。

    军师的睫毛眨了眨,却不动弹。就像是没有听到秦洛说话一般。

    秦洛知道她不好意思,就伸手去掀毯子。

    没想到的是,军师‘嘤咛’一声,双手猛地一扬,用毯子把自己的整个身体都包裹起来,就连脑袋都没露在外面。

    秦洛一脸愕然。这样让他怎么出手啊?

    即便他懂得使用气功,可也没学会‘隔物疗伤’啊。

    (PS:确实是有事断更。实在很愧疚。感谢理解的人理解,也请不理解的朋友多多担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