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417章、兄妹!
    第1417章、兄妹!

    原本,按照马悦的想法,她是想成为环球十九楼秘书处的一名普通秘书。这个职位的工作不少,但是权限不大,接触不到什么机密。对于一个有罪之人来说,这是一种赎罪的方式。

    她没想过重新坐回原来的位置,因为那太不实际——-以闻人牧月的性格,做闻人牧月的助手就等同于是大半个闻人牧月。手里要握着大量的机密和重要的决定。这样的职位,怎么能由一个罪人来承担?

    要知道,她可是背叛过闻人牧月并且拿匕首抵过她后背的人啊。

    从那一刻开始,她就应该成为环球,成为整个闻人家族不受信任的人员之一。

    他们这些少爷小姐的命是那么值钱,那么的宝贵。特别是现在的闻人牧月,她就是整个闻人家族的核心和灵魂。可以说,如果她有什么三长两短,闻人家族立即就会陷入危局。

    这样的人物,是她这样不受信任的人可以时时接近的吗?

    可是,闻人牧月却给了她充分的信任。在知道她想留下来的想法后,立即就把自己现任的助手果子升职,然后为她腾空位置——-

    这是一种受到信任的感觉。

    这是一种受到重用的感觉。

    她没有放弃过她。一直没有。

    闻人牧月假装没有看到她眼眶里的湿痕,说道:“有个人想要见你。”

    “谁?”马悦问道。

    “在后园。”闻人牧月答非所问的说道。

    “什么时候?”

    “现在。”

    马悦点了点头,抬脚往后园走过去。

    无论是谁,她都不会拒绝。因为这是小姐安排的。

    ——————

    ——————

    亭台。水榭。有风吹来,翠竹摇曳。

    片片竹叶脱落,随着风儿四处飞荡,煞是逍遥自在。

    竹楼临窗的位置上,坐着一男一女两个人。

    女人身穿黑色职业套装,里面配着一条中规中矩的白色立领衬衣。男人同样穿着一身黑色西装,里面也是一条白色衬衣。领口敞开,显得非常轻松随意。

    他板着脸的时候看起来五官还算端正,可是他一说起话来,就露出那嘴招牌式的大黄牙。

    “我有点儿紧张。可以抽烟吗?”男人手里抓着烟和火机,满脸期许的问道。

    “不可以。”马悦面无表情的说道。

    男人无奈,只得把烟和火机丢到一边,问道:“她放你出来了?”

    “我现在是她的助理。”马悦回答道。

    “呵。”男人讥笑。“她还真是会笼络人心。”

    “我说过,我是她的助理。”马悦瞥了男人一眼。“如果你再说她的不是,今天的见面就到此为止吧。”

    “别啊。”男人哀求道。“你就是她的一个助理而已。你可是我的妹妹。”

    “那又怎么样?”马悦冷哼。

    “好吧好吧。不说她了。”男人放弃了‘争宠’的心思。“你不和我一起走吗?”

    “你的废话太多了。”马悦说道。她明明已经告诉过他,自己现在是闻人牧月的助理,可他还是这么喋喋不休———这年头想找个话少的人还真不容易。

    “我要走了。”男人说道。“虽然那女人答应保护我,可我仍然没办法在燕京立足———-姓白的把我背叛秦纵横的事抖出去了。现在全燕京的人都知道我是秦家的内鬼。秦家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如果他们出价一千万美金买我的人头我一点儿也不会觉得奇怪——-”

    “你值不了那么多钱。”马悦说道。

    男人哭笑不得,说道:“我的好妹妹。我临走时来见你一面,你用不着对我这么冷嘲热讽吧?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我又没害过你。再说,为了你,我连秦纵横都背叛了——-如果不是为了救你,闻人牧月过来找我时,我会告诉她秦纵横和紫罗兰接触的事情?如果不是为了你,我会向他们透露秦纵横找人购买军火的事情?以秦纵横的智商和手段,如果我不说,这些事情怎么可能算到他的头上?如果你们什么证据都找不到,闻人家这次怎么可能打赢这场战争?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他对我更好的男人吗?没有了。我现在走投无路,还不是为了你?”

    田螺这番话倒不是自吹自擂。闻人牧月从马悦的嘴里知道她和田螺的兄妹关系后,便秘密和田螺见面过一次。也不知道她使用了什么手段,竟使秦纵横的头号心境田螺临时反水,重重地捅了秦纵横一刀。

    田螺和秦纵横朝夕相处,即便秦纵横行事非常谨慎,也仍然让他窥探到不少秘密。于是,他把这些秘密悉数抖出。

    有些内奸,秦纵横落败成了必然。

    “你利用我那么多年,足够抵消了。”马悦说道。

    “什么叫做利用那么多年?”男人反驳道。“这么多年来,是不是只让你做过一件事?”

    “两件。”马悦说道。

    “蛊毒那次不算。那次是秦纵横的意思。和我没有关系。”田螺说道。

    “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马悦说道。

    “唉。我也知道这些年委屈你了。可是你也知道,爷爷是怎么死的,咱们马家是怎么家破人亡的———你被奸人收养———”

    “田螺。你再敢说闻人家一句坏话。我就和你翻脸。”马悦恼了。

    确实,他的爷爷是死在闻人霆老爷子手上,他的父母也死于一次和闻人家族有关的意外事件当中。可是,闻人霆收养她对她确实是不错的,闻人牧月和闻人照对她也很好———

    是的,忘记仇恨是可耻的。

    可是,当时是自己的爷爷先背叛闻人家族,差点儿把这诺大的家族给一手摧毁。如果闻人家族的人也记仇的话,自己还能够活到现在吗?

    任何事情都有着它的两面性。你不能只看到硬币的人头或者字。这都是不公正的。

    “唉。”田螺从桌子上抽出支烟,用火机点燃。贪婪的抽了一口,闭上眼睛说道:“看来你是准备完完全全投靠闻人家族了。”

    “他们值得我这么做。”马悦坐了回去,情绪又恢复了平静。

    “这样也好。”田螺笑了起来。“这是哪部电影的台词来着?放下负担,奔向新生命。以前的事,就让它过去吧。闻人牧月那女人虽然阴险,但是待人还是不错的——-你跟着她也不会吃苦。再熬上几年,找个机会独当一面。那时候身家地位都不低——-再找个好男人嫁了。你这一生也算是圆满了。”

    他露出一嘴大黄牙嘿嘿地笑着,说道:“妹妹啊。答应我一个要求行不?你要是生的娃有多的,找一个姓马?咱们老马家的香火不能不传下去啊。”

    “你来就是要说这些?”马悦觉得这家伙实在是太无聊了。也太不正经了。

    “你先说你答应不答应吧。”田螺坚持道。

    “不答应。”马悦说道。

    “那算了吧。”田螺叹息。“我来就是向你告别的。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不见过你一面再走,总觉得这燕京还有什么牵挂似的。”

    马悦沉默了。

    良久,说道:“保重。”

    “你也是。”

    田螺笑了笑,把桌子上的烟和火机收进西装口袋里。又摘下椅靠上的礼帽戴在脑袋上,把冒烟压低,让人看不真切他此时的表情。

    “走了。”他站起身说道。

    马悦没动。眼神呆滞的看着窗外的紫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田螺转身向外面走去,当他走出竹屋,走到窗外进入马悦的眼帘时,马悦出声问道:“去哪儿?”

    “不知道。”田螺笑了起来。嘴巴张得很大,很开心的样子。“反正我现在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走到哪儿算哪儿吧。”

    他举步走了两步,却又突然间停顿了下来。

    转过身看着马悦,说道:“妹妹,你当真不考虑考虑我刚才的建议?你也是马家的一份子。传递香火这种伟大的事情你也有份的。”

    “———-”

    田螺笑了起来,说道:“再见。希望还有再见面的机会。”

    (PS:听朋友说起一件事儿。在某个群里有人攻击我,恰好小雨在那个群,于是怒起反击,说如果你们再这么说老柳我就翻脸了如何如何。朋友很是羡慕的对我说,你们近卫军无处不在——-听到这件事之后老柳心里都美的冒泡。

    什么是近卫军?这就是!我为你们感到自豪!

    嗯,你们也不许为我感到羞耻——-

    另外,高考了,祝福高考的朋友们。争争就能赢,试试就能行。努力吧,骚年!当然,还有小美女们!)

    另,高考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