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416章、我要应聘!
    第1416章、我要应聘!

    黑脸警官叫做戴良,是西城区警察局的一名大队长。虽然他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秦洛的粉丝,但还是‘迫不得已’的把秦洛给带回了警察局。

    不过秦洛对他的行为完全理解,别墅发生命案,一死一伤,自己这些人却站在一边看好戏,无论如何也难以逃脱干系。做为一名为人民服务的执法人员,无论如何都要带他们回来做一份口供。不然的话,以后如果出现什么意外,或者说秦洛厉倾城这些人就是元凶,他就要落下一个放跑重要嫌疑人的罪名了。

    厉倾城的身份很快就得到了证明,华夏国著名女强人,也确实是死者仇仲谋和仇仲勋俩人的堂姐。她一口咬定秦洛是她请来帮忙治疗的医生,而大头和耶稣是秦洛的司机和保镖——-虽然戴良很疑惑为何一个医生还需要配用专职司机和保镖,但是,也没有那条法律规定医生不可以配司机和保镖啊?人家有钱,你管得着吗?

    再说,大头还手持国家安全局颁发的绿皮证件,而他们接到上头的电话,耶稣的身份也不许盘查———美国之旅结束后,傅风雪就帮耶稣给有关部门打了声招呼。虽然国家安全局不敢轻易把正式的聘用证书颁发给一个外国人,一个前职业杀手,但是,他的身份算是在安全局备案了。也算是他们的编外人员。

    指纹检测结果也出来了,那把杀人的匕首上有仇仲谋的指纹,也有仇仲勋的指纹——-而且在他们进入别墅的时候,仇仲勋自己已经坦白,他就是杀人凶手———因为仇仲谋想要杀他,他自我防卫,结果不小心抹断了他的脖子。

    当时仇仲勋为了逃脱厉倾城和秦洛的控制,想要让警察立即把他送进医院,所以不惜承认自己的罪名。当然,等到他进入警察局后,或者说他的伤口得到了控制,他是随时都可以翻供的——-无非就是让律师动动嘴皮子的事情。

    他没想到的是,他没能进入警察局,也没能走进医院。

    就差那么一点点,他死在了医院门口。

    假如死人也是有知觉的话,他一定会憋屈的再死一次。

    “厉小姐,秦医生,真的很对不住你们。耽误了你们宝贵的时间。”戴良亲自送秦洛和厉倾城出门,一个劲儿的向他们俩人道歉。“职责所在,还请多多原谅。厉小姐和秦医生什么时候有空,给我个机会让我摆酒谢罪。”

    秦洛和戴良握了握手,说道:“戴队长太客气了。做为警察,你做了你应该做的事情。做为公民,我们有责任配合警察办案。”

    “是是。谢谢理解谢谢理解。“戴良感激的说道。

    厉倾城看着戴良,说道:“戴队长,我已经让人通知家人——-你们警方最好也打个电话通知一声。”

    “是的。我们已经通知了。死者的家人很快就到。”戴良说道。

    “那就好。剩余的事情就麻烦你们了。”厉倾城说道。

    “应该做的。”戴良说道。

    直到秦洛他们的面包车走远,戴良这才转身走进警察局大楼。

    厉倾城看到秦洛在沉思,伸手握住他的大手,问道:“在想些什么?”

    “医术是用来治病救人的。”秦洛说道。“要是让家里的老爷子知道我用截脉的办法给人放血,一定会拿拐杖打人。”

    “用医术杀人和用刀子杀人有什么区别?”厉倾城反问。“他可以用刀子杀人,用汽车撞人——-我们用医术杀人又怎么了?再说,是他聪明反被聪明误。他以为自已把自己划伤就能够逃过一劫了。却不知道这恰好给别人提供了动手的机会。”

    秦洛点了点头,说道:“是啊。以他做的那些事情,就是死十次也不为过了———还敢当着我的面欺负我的女人。这就让人难以接受了。略微下手惩戒也是理所当然的。”

    “警方会不会找出你动手过的证据?”厉倾城担忧的问道。

    “怎么找?找什么?”秦洛笑着问道。“我只是按了按他的止血穴位——-我想帮他止血,结果没有止住。难道这也犯法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以后谁还敢做医生?”

    “再说,警察从屋子里带出去的还是一个能说能叫的大活人。走在路上堵车让他流血过多而死———其实他进了医院也没用。因为医生也很难止血。只能拼命给他输血。但是血一时半会儿止不住,输的血也不可能立即就发挥作用——他还是要死。”

    厉倾城就咯咯的笑,说道:“你们这些医生也太坏了。生是你们说的算,死也是你们说的算。”

    “生不如死也是我们说了算。”秦洛笑着说道。

    “幸好我是你的女人,不是你的敌人。”厉倾城说道。“怎么样?闻人家的事解决了吧?”

    “你别担心这个了。”秦洛说道。“你们仇家的人丁原本就不旺。现在仇仲谋和仇仲勋一起死了——-他们一定会气疯了吧?”

    “什么叫做我们仇家?我姓厉。以前是。以后也是。。”厉倾城满脸杀机的说道。“疯了好。疯了就可以一次性解决了。

    “要注意安全。”秦洛看着厉倾城眉角的一处淡细伤疤说道。那是羽化峰大爆炸时落下的疤痕,和秦洛脸上的那两条疤痕一样。等忙完手头上的事情,秦洛就开始用用金蛹养肌粉帮她们和自己治疗——-人活一张脸。他可不想自己这张脸上留下什么疤痕。

    ——————-

    ——————-

    咔———

    天牢的电子铁门打开,一身白衣的闻人牧月站在出口的位置,助手果子捧着一个托盘站在身后。

    数分钟后,一身黑色职业套装装扮的马悦走了出来。

    “你自由了。”闻人牧月看着她说道。

    她挥了挥手,果子就把手里的托盘递了过来。

    “这些都是你的东西。你要走,随时都可以离开。”闻人牧月说道。

    马悦没有伸手去接,而是看向闻人牧月。

    “我在报纸上看到,环球大厦十九楼在招聘?”马悦问道。

    “秘书处要招聘几名秘书。”闻人牧月说道。

    “我想应聘。”马悦笑了起来。“来得仓促,没来得及准备简历。”

    闻人牧月只是眯眼打量着她,没有立即答应。

    “如果有什么考核问题的话,我愿意现场答卷——-”马悦说道。“还希望你能够给我一次机会。”

    “你不走?”

    “不想走。”

    “因为闻人照?”

    “因为你们。”

    闻人牧月点了点头,说道:“果子,从现在开始,你被调往大投资部担任投资九部的经理。”

    “啊?”果子满脸吃惊的看着闻人牧月。然后便狂喜地道谢,说道:“谢谢小姐。谢谢小姐。我一定会努力工作。不会让小姐失望的。”

    其实,按照职场规律,果子此时应该隐藏情绪,非常哀伤不舍的说道‘小姐,我还是希望能给你做助理,做你一辈子的助理’———怎么?一说给你升职让你离开我的身边你就表现的这么开心这么激动,难道在我身边工作就这么不甘心这么委屈你吗?

    不过,这也怪不得果子。或许对别人来说,呆在闻人牧月身边工作是一个天大的机会。可是,她却一点儿也不那么认为。因为闻人牧月的性格和其它的高管不同,她不喜欢说话,也不喜欢吩咐你做什么事情——-你要自己去想,自己去做。

    她想到什么,就找你要什么。如果她想到的你没有想到,你拿什么东西出来交差?

    于是,果子来的这段时间也不知道犯下多少次错误。更让她恐惧的是,无论她犯的是大错误还是小错误,闻人牧月从来都不对她说什么,不打不骂,也不扣薪水——-还有比这更恐怖的事情吗?

    现在,她离开闻人牧月,成为大投资部的一名经理。等于是高升。而且,投资是她最大的爱好,她终于有机会做自己最感兴趣的事情了。

    “我相信你能够做好。”闻人牧月说道。这个职业是她经过深思熟虑的,不是因为果子跟过她,她就要给她补偿。能力不足,就是自己的亲弟弟也就只能做办公室的打杂人员———把不称职的人放在要紧的位置上,不是爱他,是害他。

    然后闻人牧月看向马悦,说道:“我的办公室还需要招聘一名助理。”

    “我要应聘。”马悦眼眶湿润的说道。

    她还信任她。一如从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