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412章、兄弟相残!
    第1412章、兄弟相残!

    “夺势?”秦乐土不懂。他生平最大的爱好就是收藏古董名画,对企业经营不是很感兴趣。所以脑子就转的稍微慢一些。

    “如果我们给出已方条件他就答应了。这是不是显得太着急了些?”秦野狐说道。“人都喜欢追逐那些不容易到手的东西。越是历经磨难,就越是懂得珍惜。”

    “就是说,我们应该给他讨价还价的机会?”

    “是的。”秦野狐点头。

    “那我们为什么不把条件定的低一些,让他一点点的抬上去呢?”

    “那就表现不出我们的合作诚意。”秦野狐说道。

    “这和夺势又有什么关系?”

    “他不想被我们牵着鼻子走。”秦野狐解释着说道。“他要掌握这场谈判的主导权。而不是我们开出什么样的条件,就答应什么样的条件——-即便这个条件他已经很满意。”

    “———”秦乐土相当的无语。感情这里面还有那么多的玄机,这些人整天想这些东西累不累啊?

    “胜不骄。败不俀。懂得进退。”秦野狐轻声叹息。“更重要的是,他一直把自己摆在一个很卑微的位置。这也是他能够战胜纵横的原因。纵横他——太耀眼了。”

    “这是各人的造化。父亲就不要难过了。”秦乐土看到父亲情绪低落,出声安慰道。

    “是啊。”秦野狐说道。“这是各人的造化。埋怨不得。也遗憾不得。”

    父子俩说话间,房间门就再次被人推开。

    秦洛走了进来,笑着说道:“我和几位朋友商量了一下,他们很高兴能够和秦氏达成战略合作关系——-不过这上面的方案还需要做出一些小小的变动。我提出来,秦老再考虑考虑?”

    ———-

    ———-

    “真的要和秦家结盟?”王九九问道。秦洛、王九九以及张仪伊三人从环球大厦离开,秦洛不会开车,只好由王九九亲自来驾驶了。

    “是啊。”秦洛的身体窝在柔软的座椅上,点头说道:“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如果把他们逼迫的太凶狠,担心他们整个倒进白家怀里。这对我们相当不利。闻人家先败后输,需要时间来消化获得的战利品——再说,无论是闻人企业还是白家,想要完全把秦家吞掉都是不现实的。百年家族,底蕴太深厚了。”

    “唉。我还想着多吞食一些呢。”王九九惋惜的说道。“他们太可恨了。”

    “既然是对手,又怎么会可爱?”秦洛溺爱的看着王九九精致的侧脸,说道:“也没有让你现在就收手。在合作没有签定之前,你们大可以加快步骤。”

    “当然了。”王九九咯咯的笑着。“犯错了总要付出代价才行。这一次,必须要把他们割痛才行。不然他们还不长记性。”

    “幸好赢了。”秦洛感叹地说道。“不然,我就愧对你们王家了。”

    “愧对什么啊?反正大家都是一家人。”坐在后排一直竖着耳朵偷听两人讲话的张仪伊把脑袋伸了过来,笑眯眯的说道:“你不知道,泰山发生爆炸,你生死不明的时候,九九她爷爷是不同意王家支援闻人企业的——-毕竟,王家之前同意支援是因为你的缘故。你都不在了,王家还有什么理由冒险?但是九九一力坚持,还说什么一百年后我还是她妈——-”

    嘎——

    王九九握着方向盘的手打颤,差点儿把车子开到绿化带上去。

    “张仪伊。”她生气的喊道。“你不说话没有人把你当哑巴。”

    “有什么不能说的?”张仪伊鄙夷的说道。“男人这种动物就是喜欢装傻。你有多喜欢他就要直接告诉他。你不说,别的女人就说了——-”

    “我知道。”秦洛笑着说道。“九九知道我知道。”

    王九九笑了起来,说道:“嗯。我知道。”

    “我不知道。”张仪伊很不满的说道。这俩人在玩心有灵犀吗?

    ———-

    ———-

    别墅大厅里烟雾缭绕,两个年轻的男人坐在屋子里吞云吐雾。

    这是大白天,可是别墅的门窗仍然关的严严实实的,好像这样能够为他们带来多一些安全感似的。

    “现在怎么办?”仇仲谋凶狠的抽了口烟,转身看向身边的仇仲勋。他的眼睛里充满血丝,几天没有合过眼似的。满脸的疲倦,头发乱糟糟的,模样看起来非常的狼狈。“现在怎么办?”

    啪——

    仇仲勋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声喝道:“你问我,我问谁?你烦不烦啊?这是你第几百次问我了?”

    仇仲谋也火了,大声吆喝着说道:“我不问你问谁?这主意是你出的,人也是你找的,现在出了事——-你不想办法,谁来想办法?”

    “我出的主意?我找的人?我说这么干的时候,你不也很支持吗?怎么?现在想推卸责任了?晚了点儿吧?”

    “我推卸责任?我有必要推卸责任吗?你死了,我能活得了?”

    “———-”

    两人吵了几句,心里的无名火气发泄的差不多了,这才平静了下来。

    仇仲勋叹了口气,从烟盒里摸出一根烟递给仇仲谋,然后自己叼了一根放在嘴上,说道:“对不起。我太冲动了。”

    仇仲谋接过烟,却没有再次点燃。说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们得赶紧想办法解决问题。姓仇的没死,姓厉的女人又回来了——-我们再不想办法的话,这女人就找上门来了。”

    “我也一直在想。”仇仲勋说道。“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跑路。”

    “跑路?”仇仲谋大惊。“怎么跑路?如果跑路的话,不就证实了是我们要下手杀死堂姐吗?那样的话,我们会被家族除名,以后再也拿不到一分钱的分红。”

    “你还在想着分红?”仇仲勋真是哭笑不得。“这次,能够活下去就要谢天谢地了。”

    “她会对我们下死手?”仇仲谋惊恐的问道。

    “如果她知道真相,一定会这么干的。”仇仲勋冷笑。“我从来都不怀疑她的手段不够毒辣。”

    “那怎么办?我们立即跑路?”

    “能跑的话,我不早就跑了,还用等到现在?”仇仲勋说道。

    “跑不掉?”仇仲谋跑到窗户边向外看,好像外面随时有人要冲进来似的。

    “不用看了。”仇仲勋沮丧的说道。“我已经让人在外面试过了。他们根本就没办法进来。自从我们进入这幢别墅,大门就被人给封锁住了。”

    “怎么办?现在怎么办?”仇仲谋这次真的是慌乱了。“快打电话向大伯求救。向我爸求救——-他们一定会想办法的。”

    仇仲谋说话的时候,已经扑到沙发边摸到自己的手机,然后就要往家里打电话。

    现在已经没办法向家里人隐瞒了,必须告诉他们真相,然后让他们想办法搭救。

    仇仲勋扑过去抢下仇仲谋手里的手机,骂道:“你疯了?如果告诉他们实情,他们还用什么理由救我们?”

    “那怎么办?你说怎么办?”仇仲谋表情狰狞的大吼道。

    “我倒是有一个办法。”仇仲勋说道。

    “什么办法?”

    仇仲勋从口袋里摸出一把小刀,把小刀递给仇仲谋说道:“快划我一刀。”

    “啊?”仇仲谋大惊。

    “快划啊。”仇仲勋催促道。“然后我们报警。只要警察才能保护我们。”

    仇仲谋这才明白,一刀捅向仇仲勋的手臂。

    嗖——-

    刀口极为锋利,一下子就把仇仲勋的手臂划出一道大大的口子。

    血水蔓延,很快就把仇仲勋身上的衣服给染红。

    仇仲谋又把小刀递还给仇仲勋,说道:“你也划我一刀。”

    仇仲勋接过小刀,也握刀划向仇仲谋的手臂——

    仇仲谋吓得闭上了眼睛,他从小就怕痛。

    可是,就在这时,仇仲勋手里的小刀却改变了攻击方向,而是划向了仇仲谋的脖颈。

    嗖——-

    仇仲谋没有等到手臂上的疼痛,却感受到了脖颈的冰凉。

    他伸手摸去,温热的血水一下子把他的手掌包裹。

    “———”他睁开眼睛死死地盯着仇仲勋,想说点儿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一个人死,总比两个人一起死要好的多。”仇仲勋狞笑着说道。“兄弟,这次,算我欠你的。”

    咚——-

    仇仲谋满心不甘,身体却无奈的向地上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