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403章、开火!
    第1403章、开火!

    大战突然而至。

    周一。美国纳斯达克股市刚刚开市,一支来自华夏国的科技股四通国际遭遇狙击,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从原来的六十五美元一股给打到三十五美元一股,资产缩水近半。

    二十分钟之后,大量资金开始涌入救市,在他们的疯狂吞噬下,又把四通国际的股票给拉高到五十六美元之间。当他们想要近一步拉高时,便遭遇了对手更加凶猛的攻击。

    你攻我守,你压我拉。双方穷图匕见,进入惨烈的拉锯战。于是,四通国际的股价便在五十美元至五十六美元之间上下起伏,几乎是每一秒钟都会更换一次数据。

    因为对方的攻势太猛,这场大战一开始就引起了华尔街巨鳄和全世界投资人的关注。他们刚刚开始还有些看不明白,怀疑这是庄家自导自演的一场圈钱大戏。

    但是,当这场争斗越来越持久,争斗的越来越激烈时,大家所获得的信息越来越多时,他们开始变得兴奋起来,一个个的露出嗜血獠牙,操纵着大笔资金卷了进来——

    对这些金融大鳄来说,股市只是他们任意操纵的一场游戏。那些小股民是生是死,全在其一念之间。

    因为他们的加入,四通国际一方失守,很快,股价便像坐山车一般从高空坠落,跌到一个让人触目惊心的数字。

    同一日。

    法国环保署公布了一则信息。位于莱吉法地区的菲斯矿山污染严重,对当地居民的生活和巴黎地区的空气带来恶劣的影响,当地政府责令菲斯矿山停工整改,并且开出七千万美金的罚单——

    罚单是小事,问题是停工整改才是最大的惩罚。因为你不知道要停到什么时候,改到什么时候,而矿山每一天的损失都是非常庞大的——

    只要少数人知道,菲斯矿山是闻人家族旗下的产业,早在二十年前就购买开采。

    不能说二十年来没有出现过任何问题,但是,绝对没有出现过这么重大的问题。菲斯矿山的负责人一路公关,全部以失败告终。

    如果说这是巧合,傻瓜都不会相信。

    同一日。上午九时三十分分。

    华夏国公路局公布一则消息:铁龙路桥负责建设的苏浙高速公路涉险造假,存在严重违纪情况,按照相关法规检查验收不合格。铁龙路桥执行董事甄丹贪污受贿七千五百万华夏币被双规,有证据证明甄丹在担任铁龙路桥执行董事期间私设金库,伪造收益报表,误导和欺骗投资者——-

    消息刚刚出来,铁龙路桥股价应声狂跌。不到二十分钟,便跌停出局。

    ———-

    环球大厦。

    一间非常宽大豪华的办公室里,闻人牧月的身体以一个非常舒服的姿势埋在沙发里面。在她的面前,是一个个巨大的电子屏幕,那红红绿绿让人眼花缭乱的数字不断的涌入她的眼帘。

    马悦被拘,由她所带领的智脑一组全部被闻人牧月排斥在核心外。现在是果王带领的团体正环绕在办公室的四周,每个人的面前都摆放着一台或者好几台电脑,正手忙脚乱的操作着。

    这里就是闻人牧月的作战室,包括她本人在内,只有十六个人的团体组成。而在这个小作战室外面,还有一个透明的大办公室。哪儿有数百人正在忙碌的工作着,在虎巢的指挥下冲锋陷阵。

    闻人牧月的表情冷峻,却并不显得紧张。和以前她所经历的无数次战争一样,这也是一场战斗。只不过这场战争的规模要大一些,敌人要凶猛一些,失败的后果要严重一些——-当然,如若胜利,所获得的利益也巨大一些。

    闻人牧月不担心,并不代表着果王以及他的团体不担心。

    收到的一个个坏消息让他有些气急败坏,如果不是闻人牧月本人亲自坐镇,如果不是这家公司不是他的,他早就要气急败坏的骂娘了。

    太卑鄙了太无耻了太下流了太狠毒了太不留情面了,所有的事情一下子涌过来,而且每一刀都捅在闻人家族的核心业务群体上面。救还是不救?

    救?那就必然需要抽取大量的流动资金。一个缺口可以补,两个缺口也能补,如果一下子冒出来十几个甚至更多的缺口,你有多少资金往里面补?

    不救?那就更糟糕了。不救的话,核心业务全部瘫痪,全世界都对闻人家族的经营能力失去信心。这和提前宣告失败有什么区别?

    “小姐。正大那边又传来报告,说和咱们签定合作意向书的那家韩国公司突然间提出毁约,和咱们的竞争对手旭日签定了合作协议——韩国人就是这么不讲信用。”果王拿着一张报表跑到闻人牧月的面前,说道:“他们这是全面开战了。只要是能够给我们提供现金的公司,他们全部都想要打死打残。至少要让他们陷入自救的恶性循环里面。他们这是在尽可能多的抽取我们的现金,等着咱们的资金链断裂——”

    果王没有说下去。因为对于闻人家族企业这艘巨型航空母舰来说,资金链断裂的严重后果是谁都能够知道的。这比轮船行驶在大海上突然间没有了汽油还要严重,没有汽油还可以停泊在原地等待救援,企业没有了资金,就失去了一切的机会。

    闻人牧月接过报表看了一眼,说道:“让他们自救。不再从正大那边抽取资金。”

    “可是,现在能够给我们提供资金的公司越来越少——如果现在就动用我们手里筹备的资金,那就等于是提前引发决战。谁先引发决战,谁输的层面就大一些。”

    在这间小办公室内唯一的编外人员是闻人照,他坐在闻人牧月的身边,一脸茫然的听着他们说话。虽然他什么都听不懂,但是也感受到这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

    “姐姐,为什么白破局又和秦纵横联手来对付我们啊?他之前不是和我们一伙的吗?”闻人照问道。上次他们家还和白家一起坑了秦家一把,怎么转眼间双方就成敌人了呢?

    “利益。”闻人牧月说道。“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她把闻人照带过来,就是想让他看清楚这个世界的真实面目。所以,她不介意多指点他几句。

    “哦。那我们多给他一点儿钱不就行了?他是不是又站到我们这边了?”闻人照说道。

    “———-”闻人牧月想,自己是不是太天真了?怎么能够把希望放在一块顽石上面?

    “小姐。”果王还站在一边等着闻人牧月的最终判断。“如果不从正大#抽取资金的话,我们手头上可用的资金就越来越少。如果他们再趁机打压其它的股票,我们可能没办法反击—-”

    闻人牧月抬腕看了看表,说道:“应该快来了吧。”

    咚咚——

    房间门被人推开,闻人牧月的助手果子推门进来,说道:“小姐,王夫人和王小姐到了。”

    “快请进来。”闻人牧月说话的时候,赶紧起身迎接。

    无论她多么的骄傲,但是张仪伊的身份摆在哪儿。王家的媳妇,司令的老婆,她怠慢不得。

    一身白色职业套装包裹着凹凸嫩滑身躯的张仪伊率先进门,眼神灼灼的盯着闻人牧月,怀有敌意的上下审视着。

    一秒、两秒、三秒——

    然后,她小声对身后的女儿王九九说道:“她确实挺漂亮的。”

    看到女儿表情微变,张仪伊又赶紧补充着说道:“不过,和我的宝贝女儿一比,就显得眼睛小了点,鼻子塌了点儿,皮肤差了点儿,身材平了点儿——还有这穿着打扮也太没品味了吧?跟个柴禾妞似的。看来看去,还是我女儿比较好看。”

    王九九真是哭笑不得,说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在打量这个?”

    “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男人的女人,就是我们的情敌。”张仪伊说道。“我们母女俩齐心协心把她打败,让小秦难以飞出咱们的手掌心——”

    “———”王九九一脸尴尬的笑着。人家闻人牧月都已经站在你面前了,你却在大谈把人家给‘打倒’。

    张仪伊总算是发现了闻人牧月,她很精英范的和闻人牧月握了握手,说道:“有我们在,你尽管放心。”

    然后大手一挥,说道:“开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