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402章、打入谷底!
    第1402章、打入谷底!

    仇烟媚的脸色一寒,问道:“你是听谁说的?”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种事情用得着听谁说吗?整个燕京都在传这些事情。”仇仲勋笑着说道。他的忍耐能力要比仇仲谋强上太多,总是能够用心平气和的态度表态出自己的观点。但是,他下手的时候又比仇仲谋狠的多,是一只懂得微笑的毒蛇。

    “那又怎么样?”仇烟媚问道。“无论她回来还是不回来,仇氏都有她的一半。帮助闻人家族度过难关正是她要做的事情,她在的话,也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你觉得这样合适吗?”仇仲勋说道。“在她生死不明的时候,你要拖着整个仇氏去给她陪葬?你不要忘记了,仇氏有她的一半,也有我们的一半——-我们才能代表真正的仇氏,她是入侵者。如果仇家到了她手上,还会姓仇吗?恐怕要改姓秦了吧?”

    “你们不用再说了。”仇烟媚从转椅上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说道:“我已经决定了。就这么办吧。”

    “你决定?你有什么权力决定?”仇仲谋再一次发飙。“我不同意。你要去死,你自己去死。别想拖着我们下水。”

    仇烟媚冷笑,说道:“你又有什么权力不同意?”

    “我是仇家的一员,我也有仇氏的股份。不仅仅我不同意,其它仇家人也不会同意。”仇仲谋说道。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仇烟媚说道。“她回来,她会这么做。她不回来,我就是她的代言人,我仍然会这么做。她的股份加上我的股份,就算是上了董事会也仍然要这么做——我很忙,你们出去吧。”

    “你——-”仇仲谋还想争执一番,被仇仲勋给拉住。

    仇仲勋笑着说道:“走吧走吧。我们在这儿争执也没什么意义。还是听听大家伙儿的意见吧。”

    仇仲谋心想也是,大伯二伯他们都还没发声呢,自己也没必要冲上来打头阵。

    “不管她在还是不在,我还是要保留我的意见。”仇仲谋说道。

    “随意。”仇烟媚无所谓的说道。

    等到他们俩走出去,仇烟媚有些疲惫的揉了揉脑袋,这个烂摊子,还是需要一个更加强势的人来掌控才行。

    无疑,厉倾城要比自己更加的适合。

    她从底层一步一个脚印的爬上来,经历了无数的艰难和险阻。因此,她也比自己更加的坚韧,更加的野性,更加的富有攻击力。

    ———-

    出了仇烟媚的办公室,仇仲勋说道:“走。到我办公室坐坐。”

    仇仲勋和仇仲谋两人也同样在仇氏上班,并且有他们独立的办公室。

    仇仲勋属于大投资部,所以他的办公室和仇烟媚的办公室一样都属于十六楼。

    进了门,秘书侍候他们把脚下的皮鞋换成棉布拖鞋,询问过两人要喝些什么,然后分别帮他们倒了各自喜欢的不同年份的红酒后就退了出去。

    “真是岂有此理。咱们仇家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女人来当家作主了?”仇仲谋忿忿不平的说道。

    仇仲勋轻轻的摇晃着杯子里的红酒,任由它在空气中发酵,说道:“咱们仇家不一直是女人当家作主吗?”

    仇仲谋阴沉着脸看向仇仲勋,讥笑着说道:“怎么?你也同意她的做法?她要送我们去死,你也同意?”

    “哎,我说,她得罪你,我可没得罪你吧?你有火气不能冲着我来啊。”仇仲勋很是冤枉的叫道。“再说,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同意的话了?秦白两家联手,而且是全面联手。这是史无前例的合作,他们现在庞大到什么程度,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至少,我知道这远远不是闻人家族可以抗衡的。我们跟着掺和也就是一炮灰。”

    “那你刚才不出声反驳,让我一个人唱独角戏?”仇仲谋很是不满的说道。

    “你觉得你的反驳有用?还是你认为我们俩人的反驳有用?”仇仲勋摇了摇头,说道:“仅仅依靠我们的力量是不够的。”

    “你的意思是?”

    “现在有两条路可走。”仇仲勋说道。“以厉倾城的手段,当年我们对她做过那么过份的事情,她还愿意接受我们的投诚,是因为什么?因为当时她在仇氏还没有站稳脚根,因为她对仇氏一无所知,也因为她想把我们当枪使,在内部分化和分裂我们——这女人擅长攻击,也同样善于隐忍。是我生平所见最让人畏惧的对手。”

    “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她已经忘记了以前的那些事情。她以前没有报复,那是因为她需要我们。现在她逐渐在仇氏站稳脚根,对仇氏的业务也越来越熟悉,她还需要我们多长时间?”

    “你担心她会报复?”

    “你知道吗?”仇仲勋的眼神像是死鱼一般的盯着仇仲谋,说道:“有无数个夜晚,我被噩梦给吓醒——我从来都不担心她会不会报复我这个问题,我只担心她会怎么报复我。”

    “———”

    “这是一个机会。”仇仲勋说道。“一个摆脱噩梦的机会。”

    “怎么摆脱?”仇仲谋问道。被堂哥这么一说,他也心生寒意。想起厉倾城所做的种种事情,等到她当真向他们兄弟俩捅刀子的时候,恐怕自已是死路一条。

    “我说过。我们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仇仲勋说道。“要么,依附。没有任何思想的依附。这样的话,她看在我们忠诚可用的份上,说不定会手下留情。”

    “另外一条路呢?”

    “那就让她们无路可走。”仇仲勋眼神凌厉。“如果——-我是说如果,一个回不来,另外一个也不在了呢?”

    “———-”

    ———-

    ———-

    一辆价值只有十几万的大众车驶进天波府一号,然后左拐弯,朝着秦纵横的私家别墅开过去。

    这让门口的保镖很是诧异,在天波府一号这种名车云集的地方,大众的车除了少数两款,其它车实在上不了档次。而且,更让他们震惊的是,这辆车竟然不需要检查,甚至连内部会员卡都没有,直驱而入,一路绿灯。

    大众车在别墅门口停了下来,一身黑色西装的秦纵横竟然亲自站在门口迎接。

    主驾驶室的门率先推开,一身黑色西装的田螺小跑着过来为后座的客人打开车门。

    这时,一个身高体壮,五官轮廓深邃的欧洲人从车子里钻了出来。他的个头太大,大众车的后座又比较低,所以,他从里面出来时有些小心翼翼,生怕碰着自己的大光头。

    秦纵横走下台阶,主动向光头伸出手,笑着用英语说道:“里昂先生。欢迎光临。”

    “谢谢你。亲爱的秦。我很高兴来到华夏,很荣幸认识你这样年轻又有能力的朋友。”里昂的语言表达能力非常好,很热情的和秦纵横拥抱在一起。

    “我也非常荣幸。无论如何,都请代我向安特万先生问好。”秦纵横说道。

    “是的。安特万先生也是这么对我说的。他让我问候你的家人——你们都是很有原则,并且讲究礼仪的人。一定有机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的。”

    “希望如此。”秦纵横邀请里昂进院子里坐。没有叫来琴师伴奏,他亲自泡茶招待。“不知道里昂先生这次来华夏有何公务?”

    里昂端起一杯香茶在鼻子前嗅闻,很是陶醉的闭上了眼睛。然后才小口#含了一口,任由那淡雅的芬芳在口腔里流敞,说道:“解你之难。”

    秦纵横笑笑,说道:“我有什么难?”

    “虽然秦白两家联手实力庞大,但是,闻人家也有王家的援助——王家的身份背景你是清楚的,有他们全力支持。你也不敢说自己稳操胜眷吧?”

    “背景再大,也得按照规矩来。”秦纵横很是强势的说道。“只要他们守规矩,我就不担心会失败。当然,我还是很想听听里昂先生有何妙计解此局势。”

    “你知道四通能源吗?”

    “知道。”秦纵横说道。“闻人家在海外上市的最大集团公司。”

    “我们可以帮你狙击四通。”里昂笑着说道。“只需要你一句话。我们就能够把它打入谷底,永世不得翻身。”

    “秦先生,这是安特万先生的友谊。请你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