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398章、一百年后你还是我妈!

第1398章、一百年后你还是我妈!

    第1398章、一百年后你还是我妈!

    “连续数日暴雨,致使泰山一山峰发生山体倒塌——-”

    “居民听到巨响误以为是地震,赤裸#身体冲出家门——”

    “旅游局再次提醒游客出行需谨慎,各旅游景点需做好安全检查工作——”

    ———-

    泰山羽化峰发生山体‘倒塌’,这一新闻很快就通过各种媒体渠道传遍整个国家。

    铜雀台。

    这原本是白残谱用来聚集人脉收买人心所创立的会员制俱乐部,白残谱死去后到了白破局的名下。只要有时间,他都会泡在这俱乐部里花天酒地玩女人。

    铜雀台的大小乔是燕京有名的花魁,现在,这大小乔就一左一右的环绕在白破局的身体两侧。一个端着酒杯喂酒,另外一个正用她那比嫩葱还要细白的小手捏着一颗樱桃塞进白破局的嘴里。

    醒掌天下财,醉卧美人膝。白破局的梦想已经完成了一半。

    因为他的这种‘不务正业’形态,有人说他之所以杀死自己的弟弟不是因为争夺财产,而是为了争这两个女人。说这大乔小乔原本是白残谱的女人,被白破局看上后就想占为已用。兄弟两人大打出手,白破局失控——这个传闻在燕京还颇有市场。

    当然,真正了解内情的人自然不会把这种说法当回事儿。

    咚咚——-

    敲门声音响起,管家推门进来,躬身说道:“少爷,秦少来了。”

    “请他进来。”白破局说道。

    管家侧身站到一边,秦纵横就从他身边穿了过来。

    “白少真是好雅兴。那边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咱们开心开心?”秦纵横走到白破局身边坐下,笑呵呵的说道。

    身材火辣,胸口的那一对嫩肉颤颤巍巍如果把脸埋进去几乎可以把人憋死的小乔赶紧站了起来,取了酒杯帮秦纵横倒了一杯红酒,亲自把红酒递到秦纵横的手里,然后端起自己的酒杯,声音甜腻的说道:“秦少,我敬你一杯。”

    说完,就把自己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秦纵横很给面子,端起酒杯抿了小口。

    大乔虽然叫大乔,但是身材更加的苗条,胸部也比小乔要平坦一些。但是,她有一股子清冷的气质,身高腿长,长发飘飘,穿着一身白裙,不苟言笑,让人很容易就有了征服欲望。

    她也帮秦纵横倒了一杯酒,然后端起自己的酒杯,仰头一口喝尽,说道:“先干为敬。”

    秦纵横笑笑,又抿了抿嘴角。

    无论这些女人被捧的多高,在他们眼里也无非是一玩物。

    “纵横喝酒忒不爽快。”白破局说道。他端起自己的红酒杯,说道:“干了。”

    这次秦纵横非常痛快,也一口把杯子里面的酒喝完。

    “我要是全喝了。还不得醉倒你这温柔乡里面?”秦纵横笑呵呵的说道。

    “醉倒就醉倒,又有什么大不了的?男人不正当如此吗?”白破局说道。

    “以前可以,以后也可以。现在不行。”秦纵横摇头。“白少找我过来就是喝酒的?”

    “是。”白破局说道。他一边给秦纵横倒酒,一边对大乔说道:“大乔,你坐过去陪秦少。他喜欢你这样的。”

    大乔很顺从的坐了过来,秦纵横倒也没有客气,搂着女人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小手。

    “那总得有点儿下酒菜吧?”秦纵横苦笑。他知道白破局找他过来不可能仅仅是请他喝酒。如果没有事情,恐怕白破局永远都不会请他喝酒——-白破局骨子里看不起自己的阴险圆滑,自己内心深处也同样看不起他的虚伪霸道。

    原本他们是敌人,是对手。是利益让他们走到一起。

    “你怀里搂的不就是下酒菜?怎么?难道秦少对男人感兴趣?实不相瞒,这铜雀台还真有几个不错的货色——-还有两个小名星。要不要让管家打电话招过来?”

    “我还确实对男人比较感兴趣。不过不是对这些小名星——-怎么?白少是要和我谈泰山羽化峰倒塌的事儿?”

    “哈哈。有这样的好菜下酒,难道咱们不应该喝上几杯?”白破局再次举起手里的酒杯。

    “自然应该。”秦纵横说道。端起酒杯和白破局一饮而尽。他放下空酒杯,看着白破局问道:“白少那边有什么消息?”

    “没有。”白破局说道。“警方没有公布任何一个受害人消息——-我派人去查过,也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警区那边已经封闭,国安的人也在那边,我没让他们太靠近——原本咱们就是一打酱油的,别让人误会咱们是凶手。这个时候太敏感了。”

    “我这边的情况差不多。”秦纵横皱起了眉头。“你怎么看?”

    “我没办法确定他死了,但是我知道他一定没有下山。”白破局说道。

    “会不会被埋进里面?”

    “有这个可能性。”白破局说道。“蚌相争,渔翁得利。两方争斗,第三方下手,这种可能性还是极大的。不过,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他们在山上火拼,山下怎么会没有留人警戒呢?”

    “或许,出手的不是普通人呢?”秦纵横一只手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另外一只手抚摸着女孩子柔嫩的大腿。“无论如何,这对我们来说是一桩大喜事。”

    “形势也不是太乐观。”白破局说道。“王家最近活动的很厉害。”

    “两个女人?”秦纵横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不要小看女人。”白破局正色说道。“特别是秦洛的女人。”

    ————

    ————

    国宾馆。一家极具政治特色的饭店。

    能够在这里请客的人不仅仅要贵,还需要有权——-权贵权贵,‘权’永远是排在‘贵’前面的。

    一般人不会选择在这里请客,因为这里太正式,气氛太压抑,也太有威严,让人浑身不舒服。

    可是,两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就这么干了。而且,她们请的还是清一色的女人。

    一辆挂着军牌的奥迪车停在国宾馆门口的停车场,王九九把车子熄火,然后从包包里取出化妆盒整理脸上的妆容。

    张仪伊今天一日往常张牙舞爪的流氓辣妈形象,满脸担忧的看着王九九,说道:“九九,真的要进去?”

    “当然。”王九九认真的说道。她正在往脸上补粉,想把那晒黑的皮肤给抹的白一些。“都走到这一步了,人也都请来了。怎么能不进去?”

    “可是你爷爷刚才打来电话,说是要再等等。”张仪伊说道。“他让我劝劝你。”

    王九九把化妆盒收进包里,看着张仪伊问道:“他是不是怕秦洛死了?”

    “不是。他没有这种意思——-”张仪伊说道。

    看到王九九用她那双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张仪伊终于妥协,说道:“是。他是担心秦洛已经不在了。如果秦洛不在了,我们还有必要把王家拖进去冒险吗?你应该清楚现在的局势。秦白两家联手也不是省油的灯。那两家的老头子四处拜访亲友,连几十年都不发声的候家都站到他们那边——-这一仗,我们很难赢。”

    “但也不一定会输。”王九九固执的说道。

    “是不一定会输。可是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如果秦洛背后的那些人不支持闻人家的话,我们王家独木难撑,有可能伤筋动骨——你也知道,这两年对你爸爸非常关键。我们王家损失不起。”

    “我知道。”王九九说道。

    “那我们回去?”张仪伊小声问道。

    “我们进去。”王九九解开安全带,推开了车门。

    “九九。九九。”张仪伊快步追了上去。

    王九九猛地停顿,转身看着张仪伊还想出声劝阻的脸,说道:“一百年后你还是我妈。”

    “一百年后我已经死了。”张仪伊说道。她不明白为什么王九九突然间这么煽情。

    “和这个没关系。”王九九说道。

    然后,再次抬脚向酒店的玻璃大门走去,修长的身影被明媚的阳光拉的好长。

    张仪伊愣了几秒,眼泪夺眶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