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380章、说服!
    第1380章、说服!

    清晨。燕京。

    即便已经从部队里出来,何药人仍然保持着每天早起锻炼身体的习惯。

    一千个俯卧掌,一千个引体向上,一千次举重,一千颗子弹的射击———-因为腿脚不便,所以,他就把负重快跑改成了慢跑。越是不擅长的,他就越要练习。现在,他最不擅长的就是走路了。

    啪啪啪———

    他正在练习射击时,身后传来女人的脚步声音。

    嗖——-

    他猛地转身,然后枪口瞄准镊手镊脚走进来的一个女人。

    “哥。”女孩儿无视枪口的威胁,甜美的笑着。

    “你来干什么?”何药人把枪插在腰间,走过去取了块干净毛巾擦拭额头上的汗水。

    “我来看你啊。”女孩子说道。一条简单的白色连衣裙,一双皱皮的白色时尚休闲鞋,让她看起来即清纯又靓丽。再加上她和何药人说话时故意拉起来的拖腔,黏黏的,嗔嗔的,让何药人这个久违亲情的铁血男人没有丝毫抗拒的能力。

    “看我什么?”何药人端起桌子上的水大口的喝着。

    女孩子跑过来搂着何药人的手臂,说道:“看你吃过早餐了没有,看你过的好不好,看你的伤势怎么样了———-你是我哥。就是想来看看你。”

    何药人看了她一眼,说道:“说吧。是不是又得到了什么消息?”

    “哥哥真聪明。”女孩子抿嘴笑了起来。很妩媚,很有女人味。“秦洛去了泰山。”

    何药人的眉头一皱,说道:“去泰山做什么?”

    “赴一场约会。”

    “约会?”

    “有去无回的约会。”女孩子笑着说道。

    “有去无回?那药方怎么办?”

    “所以,我来和你商量啊。男人都比女人聪明嘛,这种事情自然要男人来拿定主意。”女孩子说道。“他去赴约,这对我们来说是一大幸事。他回不来,对我们来说也是有利的———-唯一遗憾的就是不能让他替哥哥治病了。”

    “有什么利?”

    “你想啊。他去赴这种约会,说不定连小命都会丢掉,怎么可能把《金匣药方》这么宝贝的东西带在身上?如果不带在身上,那就一定会放在燕京的家里,或者其它的什么地方———我们从其它人身上着手,总比从他身上下手要容易的多吧?唯一麻烦的是,我们现在失去了目标。没办法确定他到底把药方放在什么位置。”

    何药人也认真的想了想,说道:“不要轻举妄动。在我们确定秦洛没办法回来之前再动手吧。”

    “我知道。”女孩子说道。“我来就是先要制定计划。不然的话太突然了,我们应付不过来。就失去了最好的机会。”

    顿了顿,女孩子眼里神光闪烁,说道:“不过。如果我们能够在后面推一把,彻底的断绝他回来的后路。是不是更保险一些?”

    —————

    —————

    车子在松涛园门口被拦下,虽然她已经是这里的常客,警卫仍然遵守规定详细的检查了证件才敬礼放行。

    这松涛园的住客都是国家的高级领导人,有的退休,有的仍然活跃在华夏政坛。无论是退下来的还是没有退下来的,他们都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能量。所以,戒备森严一些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车子又往前开了一小段,然后在一幢小院门口停了下来。

    开门的是爷爷的警卫员林冲,他一脸憨厚的和王九九打招呼。王九九笑笑,问道:“爷爷呢?”

    “在后院。”

    “我去看看。”王九九说道。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虫子被鸟吃。”王泥猴一边哼着没有曲调的儿歌,一边把青菜叶子上的一条条毛毛虫用筷子夹进鸟笼子。然后,他养的这只不名贵却极通灵的八哥就一脸享受的大快朵颐。它一边吃还一边不忘拍主人的马屁,用它那尖细的嗓音喊道:王泥猴。王泥猴。

    王泥猴就哈哈大笑。

    以前,敢喊他名字的只有家里的老太太,现在,敢直呼他名字的也就只有眼前这只小鸟了。

    王九九看的一阵心酸。

    房子再大,也不过睡三尺之床。美食再多,也不过一日三餐。

    一个人老了,他年轻时所获得的荣誉、财富以及权位就逐渐远离。那个时候,健康的身体和儿孙孝顺才是他们真正的依靠。

    爷爷身居高位,退休后也只能和一只鸟儿为伴。这样的生活幸福吗?

    “爷爷。”王九九脆生生地喊了一声。

    王泥猴转身,开心的应道:“丫头。你回来了?”

    “是啊。”王九九走过去扶着王泥猴,说道:“爷爷有没有按时吃早餐?说过多少次了,饭后不要立即喝茶,你还是不听——-你不听特护的,也不听我们的?”

    “听。听。别人的话我不听,宝贝孙女的话我一定要听。“王泥猴乐滋滋地说道。“为了我的小九九,爷爷也要努力多活几年。我还等着抱重孙呢。”

    “就是。为了重孙子,你也要好好保重身体。”王九九说道。

    “你这丫头。”王泥猴慈爱的拍着王九九的手背。“怎么又当逃兵了?”

    王九九就担心爷爷和父亲问她这个。因为他们都是这个国家最忠诚也最纯粹的军人,他们的心里,军人就是世界上最崇高最伟大的职业,不允许任何人的懈怠和亵渎。

    自己在训练期间跑回来,那就等于是‘逃兵’。在他们眼里,是大过错,要受惩罚的。

    如果没有必要,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出现在爷爷面前的。

    可惜,这次她却有着不得不来的理由。

    “爷爷。”王九九开始施展她超级无敌霹雳百战百胜神挡杀神佛挡灭佛的大招——-撒娇。她一脸的娇嗔,抱着王泥猴的手臂说道:“我就是想回来看看你嘛。”

    “哈哈,百善孝第一。这个借口找的还不错。我都没办法罚你了。”王泥猴大笑。“爷爷信你才有鬼呢。说吧。回来到底有什么事儿?”

    “想找爷爷帮个忙。”王九九说道。

    “和秦洛有关?”王泥猴问道。

    “也和咱们王家有关。”

    “嗯?”王泥猴的表情终于变得凝重。他知道,他的这个宝贝孙女喜欢开玩笑,但是不会无的放矢说些不沾边的话。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认为她适合做政治了。

    “秦白两家和闻人家对抗的事儿你听说过没有?”王九九问道。

    王泥猴的眼神一凛,问道:“你想掺和进去?”

    “我这不是回来和爷爷商量嘛。”王九九小心翼翼的说道。虽然爷爷非常疼爱自己,但是这种影响到家族走向的大事却是不能轻易做出承诺的。

    王泥猴的表情又恢复了平静,说道:“说说看,你是怎么想的?”

    “我想加入。”王九九说道。“第一,我要向爷爷坦白。我是为了秦洛加入的。他不想闻人家输,我不想他输。”

    王泥猴苦笑,说道:“你这妮子,用得着把话说的这么清楚吗?都说女向,你这胳膊肘也歪得太厉害了吧?”

    王九九笑笑,说道:“我不能欺骗爷爷。这是我的心里话。如果不是秦洛给我打电话的话,我是不可能跑回燕京来掺和进这个事情的。但是,既然他给我打了这通电话,我就不想让他失望。”

    “好啦。说你的第二个理由。”王泥猴有点儿受伤的说道。

    “第二才是为了王家。”王九九说道。“我知道,爷爷也知道,王家到了我爸这一辈其实有些青黄不接。我们王家人丁不旺,现在做到最高位的也就是大伯和我爸———可是他们俩个都很难爬到你曾经的位置。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如果爬不到你的位置,王家就很难再保护独立。有可能会投靠到一方或者成为另外一家的附庸——-和今天这种不倚不靠自成体系的局面相差太远。”

    “爷爷后面有大伯和我爸在列队,大伯和我爸后面只有我和舅舅家的表哥俩人从军从政。表哥还只是一个副市长,我就更不用提了,新兵期都没有过——-想要快速成长起来,就需要不断的借力。当然,王家也有一些企业,这些企业创造的利润可以解决我们的温饱,也可以让我们生活的很不错。但是,表哥想要政绩,我想要成绩,他们能够提供的动力就太少了一些——-所以,我想赌一把。”

    (PS:双线并进是不是有点儿烦?我也烦啊。大家多多担待一些吧。我努力把它写的好玩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