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379章、断剑!
    第1379章、断剑!

    隐居多年,一直处于敌对状态的秦白两家老爷子齐聚王府酒店喝茶,这个信息迅速的传遍燕京,也传到了闻人牧月的耳朵里。

    “他们这是造势。也是为了资源整合。”果王坐在闻人牧月的对面,表情凝重地汇报道:“他们这是为了向属于已方阵营的人宣告自己的立场。也是在告诫外人,不要轻易涉入这场争斗———秦白两家联手,没有什么人敢去面对这两只巨无霸的组合。”

    闻人牧月的表情很平静,她一点儿也不为这样的消息吃惊。

    既然决定了合作,自然要大大方方的站出来表明立场。如果总是躲在幕后,反而会被人看不起。

    再说,以秦家老爷子和白家老爷子在商界的威望,在燕京的影响力,他们俩人在一起喝茶,会给人带来极大的心理压力。任何一个人想到要面对他们两家的打击,都不得不慎重考虑自己的立场。

    她影响不了别人做些什么,只能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二伯的事处理的怎么样了?”闻人牧月问道。

    “二爷的死讯已经发布出去。外界议论的声音很大——-大家对我们发布出去的病因还是很信任的。当然,也有一些杂音。”果王含蓄的说道。闻人臻突然死亡,虽然闻人牧月第一时间就把这个消息公布了出去,抢占了先机。但是,仍然有不少人议论,说这是闻人家族在进行内部清洗,闻人企业的掌控者闻人牧月正在向自己的亲人下毒手。

    这一次,无论如何闻人牧月也摆脱不了一个‘无情无义’的骂名。

    无论受害者犯过什么错,下手的那一方总是要承担大部份的责任。白破局如此,闻人牧月也如此。

    潜意识里,大家都有同情弱者的心理。和闻人牧月相比,已经死去的闻人臻自然是弱者。

    人都被人搞死了。这还不够弱啊?

    “只要主流的声音是对我们有利的就足够了。”闻人牧月说道。“应该相信的人要相信,不应该相信的人——-无论说什么他们都不会相信。”

    “是的。小姐。”果王点头称是。心想,还是闻人牧月看的比较明白。你不是钞票,没办法让所有人都喜欢你。你能做的,只能让那些应该喜欢你的人喜欢你。有些人,是争取不来的———譬如说现在秦白两家的人。无论你的解释是多么的充分,他们仍然认定你就是杀人凶手。

    “回总部吧。那儿更需要你。”闻人牧月说道。

    “是。”果王起身站了起来。“小姐,无论如何,我们都是站在你这边的。我们坚信,你会取得最终的胜利。我们也相信,老爷一定会醒过来的。”

    说完,转身向外面走去。

    闻人牧月看着他的背影发呆,仿佛神游天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正在这时,水伯轻手轻脚的走过来,说道:“小姐。有一位姓林的小姐来拜访你。”

    “姓林?”闻人牧月的眉毛微微扬起,唇角划出一个诡异的弧度。

    “是的。她还给了名片。”水伯说道。接着,他就把手里的名片递了过来。

    闻人牧月接过名片看了一眼,稍微沉思,便说道:“出去迎接。”

    说完,就站起身向外走去。

    林浣溪的宝马车停在外面,她独自一人站在这豪门大院的铁门门口。

    白色的职业套装,银色的丝绸衬衣,脖颈上系着一块紫色的丝帕。头发盘在头顶露出修长的脖颈,整张脸找不到任何瑕疵。形象靓丽,更动人的是她的气质,就像是幽幽深谷默默绽放的一朵玉兰花。

    保安岗的保镖们即是警惕又是惊艳的看着她,即便见惯了闻人家族众多美女,见到林浣溪时仍然觉得惊艳。

    这个女人和闻人家的所有女人都不一样,有一股独属的味道。

    闻人牧月迎了出来,走到林浣溪的面前停步。

    林浣溪看着走出来的这个倾城倾国的女人,表情从容。

    她们面对面站着,却没有人先开口说话。

    她们认识,却又不认识。

    闻人牧月不知道说什么,即便她智商再高,也没想过要面对这样诡异的一幕。

    就是主动而来的林浣溪都不知道应该要说些什么。甚至直到现在她也没有想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过来。

    水伯是人精一样的人物,这个时候自然要由他来打圆场了。

    他躬着背走到两个女人中间,笑着说道:“小姐,还是请客人去里间喝茶吧?”

    “请。”闻人牧月做出邀请的手势。

    “谢谢。”林浣溪说道。

    两人在茶室相对坐定,彼此打量着对方的一切,眼神却没有任何对撞。

    很默契的,她们的视线又转移到了院子外面的假山池鱼上面。

    佣人送上来茶水,又很快退去。

    她们捧着杯子喝茶,仍然没有言语。

    时间就那么一分一秒的过去,她们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手里的清茶和外面的风景上。好像林浣溪过来就是为了来喝杯茶看一看这风景的。

    当茶水饮尽,茶杯变凉,林浣溪起身,说道:“如果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名片上有我的电话———”

    说完,转身离开。

    闻人牧月愣了一下,起身相送。

    ——————

    ——————

    退一步,是战略。

    退两步,还是战略。

    退三步,也可以说是战略。

    连续退个不停,那就是示弱———这是皇帝不能忍受的。

    虽然他仍然没有找到傅风雪的破绽,虽然他知道这一击非常危险。可是,事关尊严,他要以命搏命。

    没有危险的战斗不是战斗,是切磋。他喜欢这种生死边缘徘徊的感觉。

    要么生。要么死。

    简单明了。却又热血沸腾。

    傅风雪使出来的是一字太极剑。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一字无极剑。

    人剑合一。将全身剑气灌注剑锋,直刺皇帝全身死穴。

    皇帝一拳轰出,拳头直击傅风雪的剑尖。

    铁拳对利剑?你当自己是上帝吗?

    看到皇帝的这种愚蠢反击,秦洛等人心里都乐开了花。

    “上帝啊,他被加了白痴光环吗?”耶稣小声说道。不敢大声,生怕提醒了皇帝似的。

    “真是找死。”红衭握紧了小拳头。

    秦洛嘴角含着笑,却没有出声附和。

    他希望皇帝脑残,却不相信他真是脑残。

    距离瞬间拉近。

    傅风雪的长剑刺向皇帝,然后刺穿他的拳头——-

    不对!

    他刺穿的不是皇帝的拳头,而是从他的手指缝隙间穿了过去。

    在那间不容发的一瞬间,在那种快若闪电般的对接中,皇帝竟然能够做到恰好用自己的手指缝隙夹住剑刃。

    嗖———

    皇帝的身体前冲。

    左手拳头钳住长剑不让它动弹,另外一只手握拳狠狠地撞在傅风雪的胸口。

    傅风雪一拳轰过去,两人拳拳对接,劲风凌厉,大力推压下,身体猛地向后倒去。

    可是,因为长剑的连接,他们俩人都没有退出太远。

    傅风雪抽剑,剑身动弹不得,牢牢地掌握在皇帝的手里。

    他用手指的缝隙就能够把剑握得如此牢靠,傅风雪握住剑柄拉扯都没办法抽出来。

    他变抽为扭,想要用锋利的剑锋把皇帝的手指割掉。

    皇帝也同时用力。

    咔啪———

    一声脆响,长剑承受不住两股大力的扭曲而断成两截。

    百年神兵,毁于一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