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366章、一个妻子的丈夫!

第1366章、一个妻子的丈夫!

    第1366章、一个妻子的丈夫!

    傅风雪?

    乔木一个哆嗦,差点儿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要知道,在龙息里面,龙王龙千丈和龙主傅风雪就是神,是绝对的主宰。他们这些龙子龙孙在他们面前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即便一些已经外放去其它部队做队长或者更高官职的龙息成员回来在他们面前仍然得毕恭毕敬,没有丝毫的不敬。

    敢在龙息里面吆喝傅风雪这个名字的,大概也只有秦洛这个愣头青了。就连龙王的干女儿龙离,她也不敢直呼傅风雪的名字。

    看到秦洛气急败坏的样子,像是要进去和谁拼命似的,做为龙息保安队长的乔木哪敢就这么放他进去。

    他小跑着跟在秦洛身后,陪着笑脸说道:“秦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生这么大的气?谁招惹你了?”

    “我要找傅风雪。”秦洛骂道。“那个老家伙阴我。”

    “老家伙?”乔木情不自禁的说出这三个字,很快的就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大逆不道。他伸手拽着秦洛的手臂,说道:“龙主怎么阴你了?秦洛,你可别冲动啊。你也知道,守护龙息是我的职责,如果——-”

    “难道你还怕我把那老家伙揍一顿不成?”秦洛感觉自己的身体快要爆炸了。第一次是林浣溪主导,他还可以忍受,这一次是个赤裸裸的阴谋,圈套,他忍无可忍———

    “这个我倒不怕。你不是龙主的对手。”乔木坦诚的说道。“我就怕你影响了龙主的心情。你也知道的———-”

    “—————-”秦洛有种想死的冲动。要不就把身边的乔木掐死。

    乔木虽然在劝阻秦洛,但是也不会当真让人把他拦截下来。他知道秦洛和龙王龙主的情份,不是自己这个保镖头子可以比拟的。

    于是,他们俩一前一后的跑到了傅风雪居住的小院门口。乔木正要伸手叩门,秦洛已经一脚踹了上去。

    哐———

    木门应声而开,里面竟然没有叉上。

    “傅风雪。”秦洛站在台阶上喊道。

    烈日炎炎,整个小院都被火辣辣的光线铺满。

    但是因为这疗养院依山傍水的缘故,清风吹拂,屋檐下太阳照射不到的地方倒也阴凉。

    傅风雪就在廊檐下摆了一张躺椅,身体躺在躺椅上小憩。

    虽然门不是自己踢开的,但是乔木也只能跟着进来道歉。小心翼翼的走进来,恭谨的说道:“龙主——-”

    “你出去吧。”傅风雪睁眼说道。

    “是。”乔木低声应了一句,轻手轻脚的离开。顺手帮他们把院门给关上。

    “坐。”傅风雪说道。他的躺椅旁边还有一张红木椅,就像是算准了有客人要来似的。

    “不用了。”秦洛冷冷的拒绝。“厉倾城被人抓走了。你知道了吧?”

    “知道。”傅风雪云淡风轻的说道。好像是在说着一件与已无关的事情———-当然,也确实和他没有太大的关系。“也是我让人清理的战场。”

    难怪秦洛过去的时候面包车已经空了,对面的四具尸体也消失不见,原来是傅风雪亲自下达了指令。

    秦洛就怒了。

    “你当时是怎么答应我的?我知道皇帝要来,说要派人保护他们———你说你会统一安排。结果呢?”

    也不能怪秦洛生气。

    当初他们答应了皇帝的约战邀请,却临时放了他鸽子。后来傅风雪又杀了个回马枪,跑回去把皇帝的八大战将其中之两个鬼影和玉女俘虏,并且带回了华夏。

    更要命的是,他们竟然还送信去谴责皇帝,说他不守承诺,没有按照约定准时出现在华夏国的泰山之巅———

    秦洛和傅风雪都非常清楚,连续遭遇羞辱,以皇帝骄傲自负的性格,一定会赶来报仇雪耻。

    于是,秦洛就和傅风雪商量,在他身边和他的亲人们身边加派保护力量。他担心皇帝会从他和他的亲人下手。

    傅风雪说他会统一安排,并且会加大力度盯梢皇帝。只要皇帝跨入华夏国地界,他们就能够立即得到消息。

    秦洛还是太天真无邪了,他竟然信以为真———

    结果,皇帝跨入华夏国地界他没有接到消息。皇帝掳走了厉倾城,他也没能及时得到消息。

    “你不满意?”傅风雪看着秦洛说道。伸手端起放在一边已经凉过很好时间的凉茶,很是滋润的品了一口。

    “当然不满意。”秦洛觉得自己心里的火气压也压不住,拼命的向外面窜出来。如果能够打的过这老头子,他早就动手泄火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上一次是林浣溪,这一定是厉倾城——-为什么总拿我的女人做诱饵?”

    “不是我选择了她们。”傅风雪说道。“是他们选择了她。”

    “————-”

    “这是最好的选择。”傅风雪这句话更像是火上浇油。“不仅仅她是诱饵。你也是,你的其它亲人也是———我原本以为他会直接找上你的。看来,皇帝比我想象的要聪明一些。”

    “什么叫做最好的选择?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理应为此做出牺牲?”

    “她没有死。她也不会死。”傅风雪说道。不知道她的两个‘她’是不是指的是林浣溪和厉倾城,还是两个‘她’指的都是厉倾城———

    “万一呢?”秦洛冷笑。“难道我们要把她的生命寄托在敌人的仁慈上面?”

    “每个人都会死。”傅风雪说道。“我也会。”

    “————-”这一次,秦洛是真的沉默了。

    他知道傅风雪的这句话并不是蹩脚的借口和推脱责任,也不是人的生死论,而是他自己也做好了去死的准备。

    皇帝做这一切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逼迫和傅风雪一战。别人都可以逃避,唯有他逃避不了。

    “你要去泰山?”秦洛问道。

    “你不希望我去?”

    “————”秦洛当然希望了。傅风雪不出手,他用什么去阻挡皇帝?

    “你能够送我去死,我为什么不能让你的女人遭遇一些危险?”傅风雪再次反问。他平时的话不多,但是一旦出声就让人招架不住。就连秦洛这个平时很能吵架一个人可以单挑别人一架的也不是对手。

    “———我也不是要送你去死。”秦洛解释着说道。“这次我会和你一起过去。你、我、大头、耶稣、红衭、还有鬼影和玉女,如果小李探花和军师他们能够赶回来的话,把他们也带上———咱们玩车轮战,这么多人,难道还打不过一个皇帝?”

    傅风雪摇了摇头,说道:“你的想法过于天真了。他为什么要那么麻烦的到燕京来掳走厉倾城而不是直接去泰山?他知道厉倾城在他们手上,你一定会想办法联系我。而我也一定会答应帮你出战———他来华夏的目的就是为了挑战我。同样,只要厉倾城在他们手上,我们就没办法去车轮战。以他们的身手,一旦我们有车轮战的苗头,他们就可以杀掉人质轻易逃脱———我拦不住他。就像他拦不住我一样。”

    听了傅风雪的分析,秦洛感觉相当的头痛,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避无可避,唯有一战。”傅风雪说道。“自从在美国的时候遇上,我就知道这一战难以避免。”

    “可是————”

    “我赢不了。也不一定会输。”傅风雪知道秦洛要说些什么。

    “对不起。”秦洛说道。就像傅风雪说的那样,他明明知道傅风雪不是皇帝的对手,可为了自己的女人,还是要‘绑架’他去和皇帝火拼。他对他心存愧疚。

    “你是用什么身份和我说这句话?”傅风雪问道。

    要是站在国家的立场,这句话轮不到秦洛来说。相反,应该是傅风雪对秦洛心怀歉意才是。毕竟,他才是国家守护者。而秦洛的女人有可能为了国家牺牲。

    “用我自己的身份。”秦洛声音沉重的说道。“一个女人的男人。一个妻子的丈夫。”

    “我接受。”傅风雪爽快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