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354章、不知道谁的智商更低一些!

第1354章、不知道谁的智商更低一些!

    第1354章、不知道谁的智商更低一些!

    秦洛情不自禁的舔了舔嘴唇,说道:“你紧张什么?”

    “不知道。”闻人牧月说道,声音滑酥、音质悦耳。卸下了清冷外装的女王也有着她小女人的一面。

    “哈哈。可能你还不习惯和另外一个人一起睡觉吧。”秦洛自作聪明的回答道。

    闻人牧月一直独身,连恋爱是什么滋味都不清楚。刚刚成年就被爷爷委以重任,成为闻人家族的家主。从此,她的人生就和事业有关,和情感无缘。

    即便她现在掌控的财富富可敌国,可是,她终究还是个情窦初开——都不知道情窦有没有开的小姑娘。

    突然之间,一个充满男性气味的美男子躺在她的身边,和她并排躺在床上,她怎么可能会不紧张?

    可是,秦洛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闻人牧月的回答太雷人了。

    她说:“你一定习惯了。”

    你一定习惯了。你一定习惯和另外一个人一起睡觉。你一定习惯和另外的很多人一起睡觉——-这是打脸吗?

    反正秦洛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痛!

    “别人是别人。你是你。”秦洛态度强硬的说道。我和别人睡觉习惯了,可是,和你还没有啊。

    “我和别人有什么区别?”

    “别人习惯了。你没有。”

    “你想习惯?”

    “你呢?”

    闻人牧月眼神灼灼地看着秦洛,秦洛亦如此。

    “你放弃了。”

    “那是你以为。”

    “嗯?”

    秦洛的脑袋突然间靠近,一下子就含住了闻人牧月的樱桃小口。

    柔软、滑腻、香甜、锋利——-

    因为,他企图溜进去的舌头被闻人牧月给咬了一下。

    看到秦洛吃痛的表情和渗出血丝的嘴角,闻人牧月急忙爬起来,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确实不是故意的。

    被秦洛突然袭击,她都有点儿懵了。这不是敌人的子弹、不是杀手的刀子,而是——-而是男人的舌头啊。

    如果是前面的两样,她的反应会非常快。非常非常快。

    可是,她终究没能抵抗得住美男计。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应这种程度的亲密。

    是应该把他推开,还是顺从自己的身体来回应——-

    下意识的,牙齿就用力的一合,于是,秦洛就负伤了。

    原本秦洛还以为自己是被闻人牧月拒绝了,等到她惊慌失措的爬起来向自己解释说她不是故意的——-秦洛就有种再次把这个傻女人狠狠地抱在怀里蹂躏一番的冲动。

    她怎么可以可爱成这样?

    看到秦洛不说话,闻人牧月以为他生气了。

    小心翼翼的说道:“是不是很痛?我让医生进来——-”

    原本她想说让医生进来帮她涂点儿药的,但是想到他也是医生,就说道:“要不你自已涂点药吧。”

    “没事。涂药不方便。”秦洛说道。

    “不方便?”闻人牧月说道:“我可以帮你涂。”

    “我是说——-”秦洛一把把闻人牧月搂在怀里,再一次含住了她的嘴巴。

    涂药了,亲吻不方便。

    直到吻得闻人牧月呼吸急促,肤色都憋红了时,秦洛才不舍的把她放开。

    闻人牧月剧烈的喘息,就像刚刚跑了十公里似的。

    秦洛也有点儿累,更有点儿紧张的看着闻人牧月。

    不管了。

    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那就勇敢的面对所有吧。

    两年前,他就拒绝了闻人牧月。

    经过今天的清洗事情,看着她被群起而攻,看着她被自己的家人排斥和驱逐,看着她忧伤疲惫的脸,看着她累得说不出话来的样子,秦洛的心像是刀割一样。

    他不是瞬间的被闻人牧月的美艳所吸引,而是情感的发乎自然。

    他想抱她、想亲她、想要给她依靠———当然,你也可以说这是男人的借口。

    是谁说的来着?不要小看男人,因为男人偷情时的智商仅次于爱因斯坦。不要小看女人,女人抓奸时的智商等同于福尔摩斯。

    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一个小小的借口又算得了什么?

    闻人牧月的呼吸终于平息下来,脸上的红润消退,又恢复了那清清淡淡距人千里之外的模样。

    她舔了舔嘴唇,说道:“原来就是这种感觉。”

    “什么感觉?”秦洛问道。看到她舔嘴唇的样子,秦洛真想过去帮她舔——-所谓的每一处都美,每一个动作都诱人,大概说的就是闻人牧月这样的女人吧。没用刻意,随随便便一个动作就让人血脉喷张。

    闻人牧月没有回答,扯了个抱枕垫在后面,身体轻轻地靠了过去。

    “我们说话吧。”闻人牧月说道。

    在闻人牧月面前,秦洛总觉得自己被她牵着鼻子走。她不想说话时,自己就得保持安静。她想说话时,自己就得强打起精神来应付。

    “说什么?”秦洛问道。

    “你刚才问我会怎么处置他们?”闻人牧月说道。

    秦洛就笑,说道:“如果不方便回答就算了。这是你们家的私事。”

    “你已经看到了答案。”闻人牧月说道。

    —————-

    —————-

    秦洛睁开眼睛,立即就被火辣辣的光线给刺伤。

    外面阳光明媚,今天又是一个烈日炎炎的大热天气。

    秦洛转过身时,看到闻人牧月正瞪大眼睛看着自己。

    “醒了?”秦洛笑着问道。

    昨天晚上他们聊了很久,后来实在困得不行,就这么和衣躺在床上睡着了。

    “嗯。”闻人牧月说道。

    “起床吃早餐吧。”秦洛说道。

    “你先去吧。”

    “怎么了?不舒服?”秦洛紧张的问道。伸手摸了摸闻人牧月的额头,还真是有点儿烫。不过温度不算高,不像是生病的样子。

    “没事。”闻人牧月说道。“你去吧。我要洗澡换衣服。”

    “好吧。”秦洛点头。从床上爬了起来,穿上鞋子往楼下走去。

    闻人牧月的房间肯定没有配备他的洗漱用品,他要到楼下的客房去洗滞才行。

    下楼的时候,秦洛发现闻人家的佣人都是眼神怪异的看着自己,打招呼的时候笑容很是暧昧。

    “秦少爷,你醒了。洗漱去吗?”水伯迎上来说道。

    秦少爷?

    以前水伯都是叫自己秦洛的啊,今天怎么这么客气?

    “没有。”秦洛说道。“我去客房吧。”

    “我让人准备好了洗漱用具,要不送到小姐房间?”水伯笑呵呵地问道。

    “不用了。我就在客房吧。”秦洛说道。闻人牧月也要洗澡呢,他进去不方便。

    “好。请跟我来。”水伯殷勤的在前面带路。

    “水伯,我自己去就好了。”

    “还是我带路吧。反正我也要运动运动。”水伯说道。

    秦洛在客房洗了个澡,换上自己的衣服。洗脸刷牙、拔掉一根探出鼻孔的鼻毛,这才神采奕奕的走了出去。

    走进大厅的时候,正好遇到刚刚从楼上下来的闻人照。

    看到秦洛,闻人照的那张漂亮的小脸就笑成了花。

    他惊喜的和秦洛打招呼,大声喊道:“姐夫,你真的把我姐睡了?”

    “————-”秦洛差点儿一头栽倒在地上。

    “有你这么污人清白的吗?是你姐姐把我睡了好不好?我就是一陪床的。”秦洛在心里想道,没有把这些话说出来。

    他如果说出来,别人就分不清他和闻人照谁的智商更低一些。

    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