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351章、开枪!
    第1351章、开枪!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闻人牧月既然已经决定和这些人撕破脸,把他们做的那些丑事一件件的揭露出来,就没准备轻易饶过他们。

    老爷子仍然处于混沌状态,闻人家族内讧的消息不能传播出去。那样的话,无论是对闻人家族还是对闻人牧月本人都是一场灾难。

    所以,今天在场的人全都不许出去。

    一个都别想走!

    “闻人牧月。我都说过我不掺和这些事情了。你为什么还不许我们离开?我们回自己家不行吗?难道你想把我们都监禁起来?我告诉你,我们可不是囚犯。”闻人臻气急败坏的骂道。

    “你说对了。”闻人牧月说道。

    她提高了音量,喊道:“萧何。”

    “在。”萧何出声应道。

    “缴械。”闻人牧月说道。

    “是。”萧何大声答应。

    “瞄准。”闻人空也对闻人劲草和忠于他的保镖们发布命令。“谁敢向前一步,立即开枪。打死一个,我赏一百万。”

    哗啦啦——

    不用闻人劲草指挥,他身后的那些黑衣男人就全都拉开了枪支的保险栓,准备杀人请赏。

    一个人一百万,打死几个,就有好几百万——-

    闻人臻见状,立即拉着自己的小儿子往角落里缩过去。其它的叔婶侄子侄女们也都挤成一团,噤若寒蝉。

    他们只是想分点钱分点权,没想到会把矛盾激化到这一步。现在双方各有人手和武器,谁也不肯退让。一旦开枪,必然殃及池鱼。

    早知道如此,无论如何他们也不跑过来‘逼宫’了。

    萧何转身看向闻人牧月,想确定是否需要冲击过去。

    现在这样的局面,怕是不能善了了。开火是一定的。

    “缴械。”闻人牧月再次说道。态度十分强势。

    “闻人牧月,你张狂什么?”闻人空冷笑。“现在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谈判。答应我的条件,让我们拿走各自的那份。大家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各过各的太平日子。如果你想赶尽杀绝的话,那我就奉陪到底——就算我死,也要拉你垫背。”

    他对着前面的闻人劲草说道:“劲草。擒贼先擒王。”

    其实,这个‘擒’字换作‘杀’字更适合一些。都走到这一步了,他们都被包围了,还怎么去擒拿别人?

    他的意思是说,如果发生战斗的话,就让闻人劲草先把闻人牧月给射杀。毕竟,闻人牧月就是‘女王’嘛。

    当然,他又不能把话说的那么直白。因为那样的话,事情如果‘和平化解’,老头子以后要是再醒过来,他不好交代——-让保镖开枪打死自己的晚辈,传出去会被人骂禽兽不如的。

    “明白。”闻人劲草答应道。

    闻人空得意的瞥着闻人牧月,说道:“你确定——”

    “啊——-”有人惊呼出声。

    闻人空生气的转过脸去,然后更多的人发出惊叫的声音。

    “父亲,你的嘴——”

    “我的嘴怎么了?”闻人空问道。说话的时候,伸手一抹。然后,他的手掌上便沾上了一大堆粘稠的褐色血液。

    “大伯,你的眼睛也在流血——”

    “还有鼻子——-鼻子也在流血——哎呀,还有耳朵,耳朵也有血——”

    ———-

    是的,刚才还身体健康能说笑能骂能跳的闻人空突然间七腔流血,眼睛、鼻子、耳朵、嘴巴——,每一处都有褐色的液体渗出,就像是身中巨毒一般。

    可是,在这段时间内,根本就没有人接触过他,更没有吃过什么东西,怎么可能中毒呢?

    这毒来得奇妙、也来得凶猛,那黑血越渗越快,整张脸都被血液给涂花,看起来狰狞恐怖。闻人空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眼睛无法视物,看到任何东西都有着重重叠叠的影子—-

    是的,他确实是中了毒。而且是中了奇毒。

    因为,在秦洛的身边突然间出现了一个小姑娘。

    白色裙子,红色靴子、藏式花纹布馕,脖子上戴着一个银项圈。

    红衭。有红衭出现的地方,就必然会和毒有关系。

    为了防备皇帝和他的战将突然间来到华夏,秦洛的身边一直带着两个保镖。一个是大头,一个是红衭。大头在明,保镖兼司机。红衭在暗处配合。做为蛊王,隐藏的越严密,就越是能发挥出最大的战斗力。

    秦洛和大头进入闻人老宅的时候,考虑到家里有可能会出事,所以秦洛就让她隐藏在暗处。

    果然,秦洛猜想的不错。老爷子一病不起,闻人空闻人臻联合一批人‘逼宫’闻人牧月,迫其退位交权。

    原本以为,凭借闻人牧月的卫队实力,对付他们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没想到闻人劲草背叛,双方在大厅里对峙不下。

    于是,红衭就再次有了用武之地。

    都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出手的,也不知道她是用什么方法让闻人空中毒——当然,秦洛也没必要知道。做为蛊王,如果连这点儿事情都做不到,那也实在太弱了些。

    “怎么还没倒?”秦洛笑着问道。

    听了秦洛的话,红衭嘟起可爱的嘴唇吹了声口哨。

    就像是排练好了似的,‘啸’的一声声响后,闻人空立即扑倒在地上。

    “啊——父亲——”

    “闻人空——闻人空,你没事吧?你不要死你不要吓我——”

    “大哥,大哥—-快打电话叫医生啊。快叫王医生——”

    大厅里再次乱成一团。闻人空的儿子老婆以及弟妹全都涌了过来,又是推又是揉的,就是没办法让他醒过来。

    闻人牧月眼神冰冷的盯着闻人劲草,说道:“你还要坚持下去?”

    “不然呢?”闻人劲草凄惨的笑着。他愿意跟随闻人空,是因为闻人空给了他一大笔钱,而且许了他一个很有诱惑力的前程——反正他们都是闻人家的人,忠于谁不行?

    再说,跟随闻人空的好处更明显一些。闻人空是闻人老爷子的大儿子,以后一定是会继承遗产的。闻人牧月是个女人,终究会嫁到别的人家——那个时候,闻人霆还会同意让她掌管闻人企业吗?

    不可能!

    现在倒好,大事未成,能够做主的闻人空却被他们下毒毒倒。等待他的将是什么?不用想也知道。

    “不要说什么交枪不杀的话了。如果放下手里的枪,我还有活路吗?”闻人劲草倒也很有自知之明。“大小姐,放我和我的兄弟们走吧。这一次,算我们欠你的。如有机会,一定偿还。”

    “我不喜欢别人欠我。”闻人牧月说道。“更何况是命。”

    “我们有十几个人。十几支枪。”闻人劲草脸上的杀气暴露出来,一脸凶狠的说道:“当真火拼起来。就算我们全被打死,恐怕你们那边也有几个人要跟着我们陪葬——我们这些人贱命一条,死不足惜。你们都是少爷小姐的,帐户里的钱好几辈子都花不完。何必和我们这些亡命之徒一般见识?”

    “你怎么知道他们会跟你拼命?”闻人牧月指着闻人劲草身后的十几名保镖问道。

    “他们都是我的兄弟。同生共死。又和我一起做了这大逆不道的事情。难道你会放过他们?”闻人劲草冷笑。心里却有些发虚。如果闻人牧月真的同意放过他们,他们还会陪着自己去死?

    果然,闻人牧月没有让他失望。

    “我只要你这个主谋就够了。其它人——也只是受到蛊惑而已。罪无可恕,但情有可愿。”

    “你别想挑拨离间。”闻人劲草急了。猛地抬枪就想打死闻人牧月。只要这个女人死了,场面就会再次失控。

    只要他身后的这些下属跟着开枪,他们就算想退回去也没有了机会。

    他快。有人更快。

    在他举腕的时候,早就准备多时的大头就已经开枪了。

    砰!

    他的眉心处中了一颗子弹,不,两颗——-

    两颗子弹,竟然打进同一个孔洞——

    子弹的冲击力度太大,让他的脑袋迅速膨胀,然后裂开——-

    “其它人交枪不杀。”萧何赶紧出声喊道。

    他担心那些保镖看到闻人劲草死了,心存惧意,开枪拼个鱼死网破。那样他们就得不偿失了。

    保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有第一个人把枪丢在地上,然后抱着脑袋蹲了下去,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