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349章、你也配做牧月的父亲?

第1349章、你也配做牧月的父亲?

    第1349章、你也配做牧月的父亲?

    闻人臻像是被踩了尾巴的兔子,又像是丢进开水里面的青蛙,一跳就有三尺多高。

    他尖着嗓子,气急败坏地喊道:“下一个轮到我?轮到我什么?我做错了什么事儿?闻人牧月,你是不是准备把这些投了大哥票的人全都给栽赃一遍?就因为我们不支持你做家主,你就开始血口喷人打击报复?”

    闻人臻要比他的哥哥闻人空聪明许多。他是个阴谋爱好者,不喜欢在前面冲锋陷阵,更喜欢躲在背后放冷箭。

    一看到闻人牧月要把战火烧到自己身上,他立即聪明的拉拢同伴。他把闻人牧月的‘算帐’说成是对他们这些支持闻人空的家族成员的打击报复。现在打击的是他,接下来就要打击其它的成员——-如果你们不想被他逐个击破的话,就跟着我一起反抗这个‘暴力女王’。

    果然,其它人听到闻人臻的话后一个个的呱躁喧嚣愤怒异常。

    “闻人牧月,没想到你的心肠如此狠辣。你就算给我们头上扣下这些大帽子又能怎么样?你以为谁会相信你?”

    “请家法。请家法。这样的人还不请家法要等到什么时候?抽得她皮开肉裂才行——”

    “我建议,咱们再投一次票,把她们姐弟俩逐出闻人家族吧——-这样的人留在闻人家族,我害怕——-”

    ————

    闻人牧月无视别人的吵闹和攻击,她就像是一个孤独的战士似的,一个人面对着一群人。

    当然,她的眼里此时也只有一个闻人臻。

    “三年前的夏季,我在香山别墅避暑时遭遇杀手袭击。杀手躲在山上,企图用狙击枪狙杀我。结果被巡山的保镖发现踪迹,双方在香山缠斗一天一夜,最终杀手被擒——-经过审讯,杀手交代是被一个叫狸猫的人收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狸猫就是你的儿子闻人自息吧?”

    “你诬蔑。我根本就不是狸猫。我也没做过这种事情。”闻人自息看到闻人牧月把枪口对准自己,立即站出来否认。

    任他跳的比天高,闻人牧月却一律无视他们的解释。

    她已经知道了真相,任你说的口吐白沫也没用。

    当然,闻人自息的解释也不是向闻人牧月解释,而是对那些原本就相信他的人解释。

    “两年前的冬季,大雪,我去首都医学院访友,在学校的树林里有杀手假扮学生冲过来,幸好朋友及时发现并且舍命相救,不然的话,我定会被他所伤——朋友手掌被杀手刺穿,这一刀,我是不是也要记在你的身上?”

    两年前的冬季?大雪?首都医学院访友?

    秦洛看向闻人臻的眼神开始变得冰冷。因为他非常清楚,闻人牧月的这次指控是真实的,他就是事情的参与者,他就是那个为闻人牧月挡刀结果被杀手刺穿手掌的友人——-现在想起来,都有种脊背生寒的感觉。

    如果自己是个普通的男人,如果自己没能及时的发现可疑,如果自己没能挡下那一刀,现在的闻人牧月恐怕已经化作一具白骨或者一瓮烟尘了。

    当时他恨极了那杀手,却不知道幕后指使者是谁。报仇无门,只能把这股子恶气憋在心里。

    原来闻人牧月早就知道,她一直都清楚。

    现在,她终于指出了真正的凶手。

    “我没做。”闻人臻索性也不解释了。他知道,这个时候解释的越多越容易露出马脚。如果什么都不说的话,其它人反而更加相信自己。

    “继续。”闻人空冷笑连连。他干脆大大咧咧的坐回到沙发上,捧着一杯茶水优哉游哉的喝茶,说道:“你继续。我倒是要听听,今天你要编排多少个人,多少个故事——-这故事有趣,大家都听听。都听听。咱们家的大才女可是难得赏脸和大家伙儿说那么多话,讲这么好听的故事,大家可不能浪费了。”

    闻人牧月看着闻人空,说道:“和一个白痴沟通确实很让人吃力。你一定不知道吧?自己在前面冲锋陷阵,后面有无数人借着你的身体做挡箭牌放冷枪——你知道夏季的香山狙击和冬季的校园杀手最终指向的目标是谁吗?是你。”

    “不仅仅是他,还有你的那些兄弟姐妹,你的侄子侄女——他们想杀我,全都把帐挂在你的名下。甚至就连我的一些商业对手,他们都摸索到了这个规律。他们统统都把目标引向你。”

    “为什么?因为你认为自己德高望众、因为你认为自己众望所归,因为你认为是我抢了你的家主位置,就算做出点儿过份的事情也不会有人怀疑——他们想让我们自相残杀。”

    “不。自杀残杀实在太抬举你。他们想借我的人把你做掉,然后坐收渔翁之利。有的手段实在高明,需要耗费一些精力才能分辨的出谁是幕后黑手。有的手段实在拙劣,竟然还能从杀手身上搜出你常抽的那个牌子的雪茄烟——可笑的是,你竟然还一直以为他们是诚心诚意的在支持你帮助你。”

    “我现在被人群起围攻,可怜吗?和你比起来,我要幸运的多吧?”

    “牧月。”闻人捷看到自己的女儿越来越不像话了,上前训斥道:“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快道歉。给你大伯二伯道歉。”

    闻人牧月笑了。

    很古怪的笑容。

    痛心、讥诮、不屑、还有委屈——-

    秦洛从来没有在闻人牧月的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因为她大多数时候是不在乎的。

    什么都不在乎,还用得着痛心还用得着不屑还用得着委屈?

    所以,秦洛看到的闻人牧月一直是冷漠的,面无表情的。她高高在上,仿佛没有人能够看在自己的眼里。

    可是,在这一刻,在她一人独战整个闻人家族,在她被无数的人指责、攻击、诋毁,在被他们拉扯、恐吓、驱逐的时刻,她的亲身父亲站出来,让她道歉——-让她向他的对手们道歉。

    她是真的受伤了。

    在这么关键的时刻,他怎么能站到对手那边?连你的亲身父亲都在指责你编故事,别人又怎么可能相信?

    “你是谁?”闻人牧月咬着嘴唇问道。她白洁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她脸上的傲气也就更加的骄傲,直冲云霄。

    骄傲,是她唯一的保护色。

    “我是谁?我是你的父亲——你连我也不认识了?你是不是也要编排我也请了杀手去杀你的故事?”闻人捷大声吼道。

    啪——-

    闻人捷的左脸上出现了一道紫红色的手掌印,深红深红的,很快就变成了紫黑色。

    由此可见,下手的人是多么的毒辣。

    啪——-

    又是一巴掌,打人的人竟然没有就此罢休,有股子穷追不舍的架势。

    这一巴掌就打出血来。

    不是渗出来的,不是溢出来的,是喷出来的。

    就那些‘噗哧’一声,闻人捷就喷出一口鲜血出来。跟《唐伯虎点秋香》里面被唐伯虎对对子对得吐血的对穿肠一个范儿。

    打人的是秦洛。也只有秦洛会在这个时候出手。

    “是个人就想跑上来认父亲。你也不看看你长成什么样子——你也配做牧月的父亲?”

    其实闻人捷是燕京有名的帅哥,就算现在年纪大了,看起来也仍然很有魅力。

    只不过被秦洛两巴掌抽下去,面红耳赤,脑袋肿得像是猪头。说他不配做闻人牧月的父亲还真不过份。

    闻人捷是闻人家族的三儿子,从小就被娇生惯养,家族势力又如此庞大,一般人见到他都是恭敬讨好,谁敢和他红脸甚至骂他一?

    突生变故,他被秦洛的两巴掌给彻底的打懵了。

    其它人也懵了。

    这家伙怎么这么霸道?怎么能动不动就出手伤人呢?

    可是,终究这巴掌不是落在他们的脸上,所以他们苏醒过来的时间也就更快一些。

    “打人了。有人打人了。”

    “保镖。保镖快来抓人。”

    “水伯快拿止血药。三哥呕血了——”

    吵的、骂的、要拿人的、要止血的——-

    大厅里闹成一团,就像是一场三流话剧。

    (PS:老柳需要二两热血激情,大家伙票火冲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