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346章、图穷匕见!
    第1346章、图穷匕见!

    清幽小院,轻音渺渺。

    一个旗袍美女端坐石岸前,岸上摆一焦尾长琴,皓腕轻抬,十指摆动,一串串美妙音符便洒落而出。

    高山流水遇知音,这古典音乐也确实需要一个缘分。不喜欢的,觉得它清淡无趣,听之让人昏昏欲睡。喜欢的,便觉得它耐听耐品,听之让人心旷神怡,神游天外。

    秦纵横就是这古典音乐的爱好者,尤喜琴筝二胡。认为这几种音质各有秀色,实为人间妙品。在他眼里,那些外国人的歌剧大合奏根本就上不得台面。一琴一筝便胜千军万马。

    因为喜欢,所以便在自己的天波府一号中聘养了数名乐师。闲暇得空,他会过来享受一番。

    他和乐士相对而座,乐士坐在廊檐之下,居高临下。他坐在院子中间,微微仰视,却又恰好能够将乐师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尽收眼底。

    观美女、听妙音,喝好茶,人生三大乐事。

    如果三美同享,那就是神仙日子了。

    今天弹曲的是秦纵横最喜欢的女孩子,艺术学院毕业。在娱乐圈没有任何名气,却也因此保存得当,未染风尘。

    风尘二字最是害人,对有些人来说,是韵味,是勋章。可是,对另外一些人来说,是破坏,是玷污。譬如给秦纵横演奏的女孩子,就一定要清要纯,要天然随意。

    一曲结束,秦纵横拍手鼓掌。

    女孩子款款走来,对着秦纵横福了一礼,然后乖巧的坐在他的身边,为他的杯子斟满茶水。

    “大少,还想听什么曲子?”女孩子柔声问道,看着秦纵横的眸子满是痴迷。

    “今天心情烦躁,听不进去。”秦纵横说道。“你也正好休息休息。”

    秦纵横是一个很好的人,所有认识他的人都会这么认为。无论是对身边的亲友还是对为他工作的下属佣人。

    “大少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我能为大少做些什么?”女孩儿趁机说道。担心自己的问题过于逾越让人不喜,所以她的表情有些小心翼翼。

    “你为我操琴,就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了。”秦纵横伸手轻拍她的手腕。“我们坐着喝喝茶聊聊天吧。”

    “好呀。大少喜欢听什么?”女孩子激动的问道。好像一条金光闪闪的大道已经铺满在她的脚下。

    秦纵横想了想,说道:“你就给我讲讲你读书时的趣事吧。”

    “好啊。我们学校不是艺术学院嘛,里面的怪才可多了——-”

    正在这时,院门被人推开。

    一个身穿黑色西装,走起路来却摇摇摆摆像鸭子的男人走了进来。

    “大少,泡妞呢?”田螺咧嘴大笑,一说话就露出两排大黄牙。

    “有事?”秦纵横问道。他知道,如果没什么事的话,田螺不会在这个时候打扰自己。

    “如果你忙的话,我可以半个钟头以后再过来。半个钟头够了吧?不够那就一个钟头好了。”田螺嘻笑着说道。

    秦纵横笑笑,拍拍女孩子的手,说道:“你先下去吧。”

    “好的。大少。”女孩子起身朝外面走去,走过田螺身边时,眼睛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田螺大笑,对着女孩子吹了声口哨。

    他坐到秦纵横对面,给自己倒了杯茶一口气喝掉,说道:“大少,你和秦洛有一个共同点,你知道是什么吗?”

    “什么?”秦纵横问道。

    “你们喜欢把女人挑拨的欲仙欲死,却就是不肯走到最后一步——”田螺说道。“人家女孩子都哭着喊着让你上她了,你却一个劲儿的把人往外推,这像话吗?如果说我这样的万花丛中过,烂叶沾一身是禽兽的话,你们这种行为连禽兽都不如。”

    田螺的话说得如此直白,又是如此伤人。可是秦纵横却丝毫不以为意。

    他笑眯眯的看着田螺,说道:“你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

    “当然不是。”田螺摇头。“这个事是有感而发。你没看到那女人刚才离开时看我的眼神?恨不得把我给扔到火星去——有时间你把她上了吧。算我替她求你了。”

    “———”

    “算了。说正事。”田螺见到秦纵横不应,笑着说道:“闻人霆病重。经过秦洛救治苏醒过来,但是却失去了思维能力。就像是个植物人。”

    “嗯?”秦纵横的眉毛挑了挑。“秦洛又去了?”

    “这样的场合,他怎么可能不出场?”田螺看着秦纵横嘿嘿的笑,说道:“听说闻人家族的人要赶走秦洛这个外人,闻人牧月不同意,说他是自己人,并当场承认他是自己的男人——”

    秦纵横脸上的肌肉抽了抽,说道:“倒是个好办法。”

    “大少,你不吃醋?”田螺盯着秦纵横的眼睛,问道。

    “心里是有些不舒服。”秦纵横说道。“但是,他们并没有走到一块去。”

    “为什么?”

    “他们为什么要走到一块去?”秦纵横反问。

    “嘿嘿,大少总算是生气了。算了,你们的事我不多嘴。”田螺又倒了一杯茶水灌下去。大少的烟是好烟,茶也是好茶啊。“大少有什么想法?”

    “没有什么想法。”秦纵横说道。

    “没想法?”田螺放下了杯子。“这是多好的机会啊?大少不去闻人家去看看?或者说,落几枚棋子在里面跳一跳?”

    “不能去。”秦纵横说道。“闻人家族一直防我,我去了,反而会让他们警惕,催促他们抱成一团。”

    “那也不能让他们轻易过关啊。”田螺说道。

    “我不去,他们才会乱得更加彻底。”秦纵横眼神深邃悠远,说道:“我想,姓白的也不会去。”

    ————

    ————

    因为话不投机,所以晚饭是由佣人送到房间里面来的。秦洛、闻人牧月以及闻人照三人就像是闻人家的三个异类,被他们完全孤立起来。

    饭后,秦洛陪着闻人牧月再次去看望闻人霆。

    闻人霆老爷子由水伯照顾。水伯是闻人家族的老管家,是闻人霆最信任的佣人。所以,由他来照顾老爷子还是很让人放心的。

    嘱咐了水伯几句,正要再次回房时,闻人有志走了过来,说道:“牧月,我爸他们都在楼下,让你过去。”

    闻人牧月点了点头,径直从他身边穿过。秦洛担心有事,也跟了过去。

    闻人空闻人臻闻人捷三兄弟以及一些小辈都聚集在客厅,还有闻人牧月的一些姑姑大舅等人也赶了过来,他们的关系就稍微远了一些。

    秦洛和闻人牧月走进客厅时,热火朝天的说话声音有瞬间的停顿。很快的,又恢复了原状。就像是正在播放的唱片短暂卡带,如果不仔细听的话,都不会发现问题。

    大家又交头接耳的聊天,没有人上来和闻人牧月打招呼,也没有人理会他们俩个。除了那时不时瞥过来的斜眼,他们俩个几乎成了透明人。

    不得不说,闻人牧月的人缘比秦洛还要差。

    年纪轻轻,却身居高位。

    不是第一继承人,却得到了庞大家产的掌控。

    冷淡、傲慢、小气、刻薄、不尊老爱幼、不笑语迎人——-最最重要的是,她还吃独食。拒绝安排他们进入闻人企业高层工作。

    这样的家主怎么可能得到别人的爱戴?怎么能不吸引仇恨?

    他们不喜欢闻人牧月,闻人牧月也同样无视他们。

    秦洛以为闻人牧月会带他到一个比较僻静的地方等待,至少,不应该和他们坐在一起。没想到她径直走到角落的沙发坐下,秦洛也只得跟过去坐在她身边。

    这女人,她是准备和他们硬碰硬了?

    “大哥,现在人到齐了。可以开始了吧?”闻人臻表情严峻的看着闻人空,就像是家族即将面临什么生死抉择。

    闻人空点了点头,从沙发上站起来,大声说道:“大家安静一下。我有几句话要讲。”

    不知道是闻人空的威信使然,还是大家都对他即将要讲的话充满期待,他的声音刚落,大厅就变得安静起来。

    没有人再说话,所有人的视线都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闻人空对这一幕很是满意,更是对后面要商量的事自信满满,说道:“在座的都已经知道了,老爷子突生怪病,现在意识模糊,不能理事。至于什么时间康复,还是个未知数。”

    “俗话说家不可一日无主。我们闻人家族不比寻常家庭,更是需要一个领头羊在前面带路才行。不然的话,每个人各行其是,这不是乱了套吗?”

    “所以,我请大家过来,就是要和你们一起商量个章程。这家主是怎么个选法?以后要履行哪些责任?大家也都谈谈吧。你们都是闻人家族的一员,每个人都有一票的投票权。新任家主负责打理闻人家族全部事务,包括商业事务。”

    包括商业事务,就是要从闻人牧月手里夺权了。

    他们一上来就暴露了自己的意图,图穷匕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