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345章、配不配才重要!

第1345章、配不配才重要!

    第1345章、配不配才重要!

    是谁说得来着?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儿,分手是一个人的事儿。

    可是,秦洛成为闻人牧月的‘男人’,是闻人牧月一个人说了算。秦洛和闻人牧月分手,也是她一个人说了算。

    秦洛只有知情权,没有决定权。

    “不行。”秦洛才不同意呢。这太欺负人了。“你把我当成你的优乐美了?渴了的时候就喝两口,不渴的时候就丢掉?”

    “优乐美?”闻人牧月对这个名称不是很熟悉,甚至不知道它是什么商品,所以没办法体会秦洛的冷幽默。

    这让秦洛同学心里非常遗憾,他好不容易憋出来一句好玩的话呢。

    “奶茶。”秦洛说道。“贝贝都知道。”

    “你在说我笨?”

    “你不笨。”秦洛说道。“就是与生活脱节。和普通人的生活脱节。”

    闻人牧月轻轻叹息。她何偿不知道?

    出有豪车、入有豪宅、衣服都是国际顶尖服装设计师量身设计,珠宝首饰也是特别定制——她不能自由自在的逛街、没机会吃路边摊、不懂侃价、从不和店员或者不熟悉的人交流。

    她怎么可能不和普通人的生活脱节?

    她就像是一台赚钱机器。一台奢华的印钞机。

    “不过你还年轻,从现在开始融入也不晚。”秦洛笑着说道。他看出闻人牧月的惆怅。“我们不是约好了吗?等到你有时间,咱们就一起出去旅游。云滇、峨嵋、泰山、三亚——你也欠我一些东西。你没忘记吧?”

    “我想,很快就会有机会了。”闻人牧月的脸上带着些许憧憬。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秦洛固执的说道。“你当初让我做你的助理,给我开出来的条件是非常优厚的——你没忘记吧?”

    “没有。”闻人牧月只得正面回答这个问题。“我说我们已经分手了,你也已经知道了吧?”

    “知道了。但是我没同意。”秦洛说道。

    “我决定了。”

    “你一个人不能决定我们两个人的幸福。”

    “你坚持?”

    “坚持。”

    “那就不分手。我嫁给你。”闻人牧月说道。

    “————”

    秦洛一头的汗水。

    他就是想戏谑她一下,这女人不带这么玩人的吧?

    如果是其它任何一个男人,听到闻人牧月如此直白的话,恐怕非要兴奋的晕倒过去不可。

    先不说她富可敌国的财富,也不说她那倾国倾城的容貌——-不行,这两个必须得说。她的主要优势就在这上面呢。

    她除了过于聪明这个缺点之外,几乎是个完美女人。

    这样的女人愿意嫁给你,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份?

    可秦洛偏偏就不是那其它的任何一个男人,他就是那唯一一个没办法接受这份情义的男人——-

    “开个玩笑。”闻人牧月说道。转身向来时的路走去。

    “我也是。”秦洛努力的笑着。没有镜子,但是他知道自己脸上的肌肉有多么的僵硬。

    在天色完全黑了的时候,王涛终于再次返回到仙女路别墅,同时带来了他的血检结果。

    “王医生,情况怎么样?老爷子到底是得了什么病?”闻人空着急的问道。

    他直到现在也不愿意相信秦洛说的那个什么米勒费雪,他希望王涛的检测结果完全颠覆秦洛的判断。

    人家王涛是用科学仪器来进行化验,能错得了?

    你秦洛用眼睛看看用手摸摸就把病给诊出来了,你当你是神仙啊?

    这件事情上,闻人空是王涛的铁杆粉丝。

    王涛的表情很尴尬,说道:“闻人先生,经过我对闻人老爷子的血液进行化验检测,在他的血液里发现了对抗空肠弧菌外膜的脂寡醣——”

    “等等等等。”闻人空摆手说道。“王医生,你直接告诉我老爷子到底得的是什么病吧。你说的那个什么对抗大肠什么弧的,我根本就听不懂。”

    王涛的视线转移到秦洛身上,坦白的说道:“秦医生的判断是正确的。闻人老爷子确实是得了米勒费雪症候群。”

    如果说之前王涛对秦洛还有些偏见有些轻视的话,这一次,他是真心的佩服秦洛了。

    先不说米勒费雪症候群是多么冷癖的一种病例,单是依靠望闻问切四诊就能够判断这种病症,这份本事就是他远远不及的。

    他也学过中医,知道能够达到这份功能需要有多么高明的技术和多么广泛的阅读量。

    他一直视自己的爷爷为偶像,但是,他非常清楚,今天就是他的爷爷在场也不可能当场判定。

    “———-”闻人空的表情一僵,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就像是被谁抽过几耳光似的。胸中一口闷气出不来,憋得他脸色紫红,煞是难受。

    秦洛得意的瞥了闻人牧月一眼,意思是说看看我厉害吧,我诊断的怎么可能会有错?

    “确诊了就好。辛苦王医生了。”闻人牧月看着王涛感激的说道,并没有因为他之前怀疑秦洛的诊断而心有怨隙。

    “不辛苦。”被闻人牧月这么一感谢,王涛更是觉得无地自容。“秦医生医术高明,是我多此一举了。”

    “话可不能这么说。”秦洛说道。“再复检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不然的话,闻人先生会担心的整晚睡不着觉,是吧?”

    “秦洛,你不要太嚣张。”闻人空受不了秦洛赤裸裸的挑衅,冷声喝道。

    “这不是嚣张。”秦洛说道。“我只是陈述一个事实。你确实不相信。我说错了?”

    反正他和闻人空不和,也不怕往死里得罪他。他让自己不开心,自己也要时不时的让他伤心伤心。

    “我那是担心老爷子的安危。”闻人空说道。

    “我没说你不担心老爷子的安危啊。你自己不要做贼心虚。”

    自己的父亲连续被秦洛挖苦打击,闻人烮受不了了,出声喝道:“秦洛。你到底想干什么?这是闻人家,轮的到你来放肆?”

    “闻人家也是我家。”秦洛伸手搂着闻人牧月的肩膀。“难道你们在密谋把牧月这个家主扫地出门?”

    “你——-”闻人烮真是气得吐血。要不是他有个持军牌的保镖在场,他真想喝人把他拖出去乱棍打死。

    秦洛不再理会他们,看着王涛说道:“西医有没有什么治疗米勒费雪症候群的办法?”

    “有的。”王涛说道。

    顿了顿,他迟疑的说道:“秦医生刚才不是已经帮闻人老爷子治疗过了吗?”

    “我那是一道保险。”秦洛说道。“如果你有好的办法的话,也可以用上。这种病在华夏国很少见,但是在国内却有比较成熟的研究成果——我虽然是学中医的,但是也不会排斥外来的先进科技。”

    “之前我对秦医生年纪轻轻却身负如此名气还有些不以为然,以为你是靠炒作出名的。”王涛一脸真挚的说道:“接触之后我才知道,秦医生的医术医德都是上品,是我辈学习的楷模。”

    “虽然我很喜欢听到别人赞美我。”秦洛扫了闻人牧月一眼,笑着说道:“但是把我抬得太高也不好。”

    “肺腑之言。”王涛说道。

    秦洛摆了摆手,说道:“我用我的方法治疗,你用你的方法治疗。不用担心我们会有重和的地方——我只用针,不用药。”

    “好的。”王涛点头。“现在国际上比较成熟有效的治疗方法是静脉注射免疫蛋白球和血桨置换——我会斟酎使用的。”

    “辛苦了。”秦洛像是个老大哥似的拍拍王涛的肩膀,说道。其实,王涛比他大了十几岁。

    “我会努力的。还请秦医生多多指教。”王涛笑着说道。

    “这里就交给你了。”闻人牧月说道。

    “好的。我先给老爷子注射一针免役蛋白。”王涛说道。

    闻人牧月点了点头,喊道:“水伯。”

    “小姐。你有什么吩咐?”水伯从人群后面走了过来。

    “看好爷爷。”闻人牧月说道。“不要让别有用心的人接近。”

    “是的。小姐。”水伯低头答应。

    “闻人牧月,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了。谁是别有用心的人?”闻人空气呼呼的说道。“你是他的亲人,我们就不是了吗?”

    “是不是不重要。”闻人牧月说道。“配不配才重要。”

    (PS:五一节都放假了吧?真羡慕你们啊。祝福你些幸福的家伙吃好喝饱睡早玩得开心。

    另外,求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