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340章、他是我男人!

第1340章、他是我男人!

    第1340章、他是我男人!

    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红润的小嘴,白净的肤色、看起来真是个美人——不,美男。

    像是受到了什么委屈似的,一张小脸如泣如诉,我见犹怜。

    可是,这张脸的变化之快,让人叹为观止。

    她看到闻人牧月时,还是眩然欲泣。等到他发现秦洛也从车子里钻出来后,那张如花似玉的小脸就破涕为笑,高兴的说道:“姐夫也来了。太好了。太好了。”

    好像秦洛就是他的支柱,就是他的救命稻草似的。

    “不许哭。”秦洛板着脸喝道。

    “我没哭啊。我没有。”他一边辩解,一边伸手去抹眼睛。

    秦洛真是被他给气坏了,这个家伙什么时候才能像个男人啊?原本以为他改变了,也确实改变了不少。可是遇到突发性#事故时,他还是沉不住气。

    “老爷子人在哪儿?”秦洛问道。

    “在房间呢。姐夫,我带你过去。”闻人照狗腿的说道,小跑着在前面带路。

    看到秦洛,他竟然把自己的姐姐都忽略了。不过,闻人牧月也不在意。平时都是她在发号指令,也着实有些疲惫。也只有秦洛在的时候,她才能够把所有的事情全部都交给他,任由他替自己指挥,任由她替自己做主——-大概,这种感觉就叫做依靠吧?

    闻人霆老爷子病倒,这对闻人家族来说可是大事。所以,负责照顾他的管家佣人第一时间就通知了闻人家的核心成员。

    万一老爷子有个三长两短,总要立个遗嘱什么的,可不得全员到齐嘛?

    其实水伯是第一个给闻人牧月打电话的,因为她是闻人家族的现任家主,而且执掌家族商业旗舰。可是因为闻人牧月接电话的时候恰好在市中心,而且路上有点儿堵,他的那些叔伯堂弟们又过于热心,反而比她先到一步。

    走廊外面站满了人,闻人烮、闻人有志、闻人自息、闻人睻还有几个小一号的堂弟堂妹全员到齐,也只有被逐出家门的闻人雅歌没机会赶过来。闻人空闻人臻以及闻人捷三兄弟站在房间里面,正满脸焦躁的等待着。

    只是,闻人捷的担忧是实打实的,而其它两人的明显掺和进了不少水份。

    如果闻人霆一病不醒的话,闻人家族这艘大船将要失去掌控。那个时候,三兄弟以及其它的孙儿孙女肯定要闹着分家,闻人家族一分数半。到时候还能保持住现在这样的超然地位吗?

    难!

    商场上的规律就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小虾。解散了的闻人家族还如何和秦家白家抗衡?

    但是,站在闻人空这些人的立场上,他们也顾忌不了那么多了。他们这些人一直没办法进入管理层核心,那庞大的产业看着诱人,实际上和他们相隔甚远。除了每年的分红外,他们没办法使用那些财产。

    虽然每年的分红也不少了,可是——-可是人总是会有贪心的。明明有一个亿在那儿,你只允许我使用一万块。谁能受得了?

    所以,老爷子要真是这么走了,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机会。

    要么,分家。要么,分钱。

    总要付出一些才行。不然的话,他们是不会让闻人牧月这个‘家主’好过的。

    水伯站在房间门口,看到闻人牧月和秦洛一起过来,对着两人点了点头。

    闻人霆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身上还穿着他平时喜欢穿的白色唐装。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正在用仪器测他的心脏搏动,并且用一个小镊子翻开他的眼皮,认真的在探视着什么。

    “怎么回事儿?”闻人牧月小声问道。她知道,爷爷的身体一直很好。自从退休后,他就不再参与公司的决策。合理饮食,注重锻炼,每天早晨起床都会打上半个钟头的太极。平时没事也就是在院子里种种花,溜溜鸟,或者是和朋友下属下棋,大门都很少跨出去。

    现在突然间晕倒,她不得不怀疑其中是否有什么隐情。

    毕竟,她当初也被人下蛊。天知道这是不是又是蛊毒?

    “老爷午睡起来,和往常一样又到了后院。我给他送去一壶茶,然后就陪着他侍弄前几天才送回来的几盆花草。没想到正剪着剪着,老爷突然间觉得头晕——我赶紧跑过去扶着他。他当时就已经站不住脚了。直挺挺地就晕倒过去。”

    “然后我就赶紧给王医生打电话,让他过来帮忙诊治。又给小姐和你叔伯打电话—-”水伯小声的解释着说道。担心吵到正在给闻人霆治疗的医生。

    闻人牧月的眉头皱得更深,说道:“这几天爷爷的身体有没有觉得有什么不舒服?他晕倒时是什么症状?有没有呕吐?”

    “这不是中蛊。”秦洛在旁边提醒道。他知道,闻人牧月又把闻人霆的‘突然间晕倒’怀疑到蛊毒上面。不过,以他的了解,这不应该是蛊毒所表现出来的征兆。

    这种病虽然急猝,但是太温和,而蛊毒一向以霸道猛烈著称。

    水伯想了想,说道:“老爷这两天有点儿感冒,经常咳嗽,前两天咳出来的痰还带有淡淡的血丝——我找王医生来给老爷看过,王医生给老爷检查过,说这是上呼吸道感染。给老爷开了些药,并且嘱咐老爷要多喝水——”

    闻人牧月转身看向秦洛,一声不吭。

    被她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秦洛相当的无奈,说道:“别人在看,我再过去是对人的不尊重。”

    现在已经有个医生在帮闻人老爷子看病,而且别人明显比自己先到。自己再跑过去诊治一番,对方的心里会怎么想?

    要是自己在看病,别人跑过来‘抢’生意,心里肯定也会有些意见的。

    “没有什么比治好爷爷的病更加重要。”闻人牧月说道。

    “好吧。”秦洛点头。

    他走到闻人霆床塌的另外一侧坐下,然后握住他的手腕开始帮他诊脉。

    脉象的形成与脏腑气血密切相关,若脏腑气血发生病变,血脉运行诊脉,就会受到影响,脉象就有变化。而脉象的变化与疾病的病位、性质和邪正盛衰相关,病位浅在表则脉浮,病位深在里则脉沉。疾病性质属寒则脉迟,属热则脉数,邪气盛则脉实,正气虚则脉虚。

    闻人霆的脉相急数,烦躁,这是重病之兆。

    王医生停下了手头上的工作,抬头打量着秦洛,问道:“你在干什么?”

    秦洛歉意的笑笑,说道:“我随便看看。你继续。”

    “我已经在治疗了。不需要别人‘随便看看’。”王医生说道。他是闻人家族的家庭医生,美国医学博士,并且有极深的中医造诣,是少有的中西医兼修。人的脾气和能力是成正比的,能力强的,脾气也就大一些。他在治疗的时候,不喜欢别人在旁边动手动脚。这让他觉得自己不受重视。

    “没关系。”秦洛点头。“你看你的。我看我的。我不会打扰你的。”

    于是,王医生就怒了。

    他站起身,像是受到了莫大的羞辱似的看着闻人空,说道:“闻人先生,这是怎么回事儿?如果你们不信任我的话,大可以请其它医生过来。既然把我请过来,又让其它人来插手,这算是怎么回事儿?”

    王医生的指责等于是给闻人空闻人臻提供了攻击秦洛的炮弹,要知道,他们心里实在是腻歪秦洛这个不是闻人家族嫡系却总往闻人家窜的家伙。

    而且,闻人臻的女儿闻人雅歌就是因为秦洛的缘故才被老爷子逐出家门,直到现在不能回家。这笔帐当然要记在秦洛身上。

    “秦洛,是谁让你进来的?这是闻人家的私事,你一个外人进来干什么?”闻人空厉声喝道。

    闻人臻就更加的暴力直接了,转身对水伯说道:“送客。如果他不走的话,让保镖请他出去——”

    所谓的让保镖请出门,那就是‘丢’了。

    “我让他进来的。”闻人牧月冷声说道。

    “牧月,你要守家规。老爷子病重,这是多么大的事——能让一个外人在场?要是事情传出去,会对家族带来多么大的影响?再说,他有什么资格留在这里?”闻人空黑着张脸说道。他虽然不是家主,却是长辈,这个时候说话还是很有份量的。

    “就是。他又不是我们闻人家的人。不能让他留下来。”闻人臻也附和道。

    闻人牧月咬了咬唇,说道:“谁说他不是闻人家的人?”

    “他是闻人家的人?”闻人空和闻人臻对视一眼,都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

    “他是我男人。”闻人牧月说道。

    (PS:十万分感谢《医生》两周年时朋友们的疯狂打赏,一天之内出现了多位盟主。因为打赏人数过多,没办法在章节后面一一感谢。一号的时候我会把打赏名单列出来发布在作品相关。这一章,送给土豪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