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337章、怪想念的!
    第1337章、怪想念的!

    请战侠歌落座,李嫂送上来茶水后,秦洛这才说道:“战兄有什么事找我?”

    他并没有说一定要帮忙的话,两个人还达不到那种交情。

    “秦兄弟是医生,我是病人。病人来找医生,自然是想请求帮忙治疗的。”战侠歌笑着说道。

    秦洛的视线就情不自禁的转移到了战侠歌的腿上,他知道他的一条腿被炮弹给抹掉了。

    “不是腿。”战侠歌说道。他躬下身体拉起自己的裤子,说道:“这条腿已经无药可救了。”

    秦洛看到之后倒吸一口冷气,确实无药可救了。

    他的腿不是被炸伤或者被炸烂,而是整个小腿部被炸掉。

    下半截装的是特质材料制作而成的假腿,连脚也是假的。难怪他每次走路时,都会先小心翼翼地把这条假腿给抬起来。这样的假腿确实不方便行走。

    “对不起。”秦洛说道。

    “为什么对不起?”战侠歌笑着问道。

    “你是英雄。我却无能为力。”秦洛说道。

    战侠歌大笑,说道:“你是医生,不是神仙。有哪个医生能够治疗所有的病人?如果你对我说对不起,那些救无可救当场战死的同伴,你又要对他们说什么?”

    “站在我的立场上,总是希望能够做的更多一些。”秦洛说道。他不管别人信不信,他确实是这么想的。医生的职责就是救死扶伤,而这些保家卫国的战士更是他首要的救助目标。

    在他的眼里,人没有三六九等,只是亲疏有别。因为龙王傅风雪军师以及离等人的关系,他对军人天生就有一种好感。如果可能的话,他不希望这些为国家做出巨大贡献的铁血战士带着伤痛度过残生。

    “别人说,我不信。”战侠歌表情肃穆的看着秦洛,说道:“你说,我信。所以我才说今天来认个门,以后好和你多亲近亲近。在我眼里,你也是英雄。甚至,你所做的比我们更多一些。”

    秦洛摆手,说道:“咱们俩就不要互相吹捧了。你的腿我是无能为力了。你还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帮忙?”

    于是,战侠歌就开始脱衣服。

    秦洛大汗!

    “难道,你就没有个X光片什么的吗?这些我也能够看明白啊。”秦洛在心里想道。没有说出来。

    战侠歌三两下就把自己的上半身衣服给脱掉了,然后指着胸口的部位,说道:“问题在这儿。”

    秦洛的视线没有被他古铜色的肌肤所吸引,也没有被他凸起有力的肌肉所吸引,他被他身上的伤口所吸引。

    有人说,伤疤是男人最好的勋章。可是,看到战侠歌身上那纵横交错密密麻麻大大小小数十处的伤疤,不得不发出这样的感叹:上天太不公平,给这个男人的勋章也实在太多了点儿吧?

    可以说,他的上身就没有一块完好的部位。

    刀伤、子弹伤、弹坑、还有一些乱七八糟说不出是什么利器制造出来的伤口。战侠歌就像是一个缝补无数次的人型兵器。

    “其它的伤都不碍事。”看到秦洛的视线在他的伤口上扫来扫去,战侠歌笑着解释着说道:“有的是刀子捅的,有的是子弹打进去又拔出来留下的,还有的是弹片插进来——就只有胸口这个伤口让人颇费脑筋。”

    秦洛顺着他指引的方向摸过去,眉头不由得一皱,说道:“这是弹片?”

    “是的。”战侠歌说道。“拍过X光。看到过它的形状。不算大,三角尖头。”

    “压迫住神经了。”秦洛说道。

    “这就是我上门找你的原因。”战侠歌说道。“其它的子弹和弹片都通过手术取出来了,唯有这一块没有医生敢给我动手术。他们说如果要动手术的话,有两种可能性。一是切断神经,把我变成白痴。另外还有一种可能会伤害到心脏——因为它和心脏的位置实在是太近太近了。这也是我现在不敢做剧烈运动的原因。一旦动弹,就有可能让那块弹片刺破心脏。”

    “就算由我来治疗,也会遇到这两种可能性。”秦洛说道。

    战侠歌颇为遗憾,问道:“成功率有多少?”

    “四成。”秦洛答道。

    战侠歌就笑了,说道:“那些医生告诉我说只有两成的把握。”

    秦洛想,他们当然告诉你只有两成的把握了。这个手术实在是危险无比,如果告诉你是四成,结果却出现了问题,这个后果由谁来承担?

    秦洛就比他们实诚一些,或者说是白痴一些,他确实有四成把握,所以就直接告诉了病人。

    他从来都不愿意隐瞒病人,也不愿意隐瞒病人家属——-少数人除外,譬如杰克逊。

    “什么时候可以动手术?”战侠歌问道。

    “暂时不急。”秦洛说道。“我先给你开一份方子。你按照这个方子来吃药。”

    “好。”战侠歌爽快的答应了。他没有问秦洛为什么让他吃药,也没问这药有什么用。就像是下级执行上级任务一样。有些问题,是不需要答案的。

    秦洛就取了纸笔,写下一长排的药名。然后他特别圈出两味药,说道:“这两味药比较难买。可以到济世堂试试。在玄武中路。”

    “好。”战侠歌接过药方,说道:“谢谢。”

    “不用客气。”秦洛说道。

    他把手里的纸笔放到一边,捧起桌子上的茶水,身体后仰,眼神灼灼地盯着战侠歌,说道:“还有其它的事吗?”

    “没有了。”战侠歌说道。

    “总感觉你还有什么事没有说出来。”秦洛笑着说道。

    战侠歌心里微惊,心想,这个年轻人的心思实在是太细腻敏感了吧?难道还有男人的第七感不成?

    还是说,自己的表演露了形迹?

    “两件事全部得偿所愿。确实没事了。”战侠歌说道。

    “有事不要客气。”秦洛说道。

    “我们这些人就不知道客气两个字怎么写法。”战侠歌大笑。心想,找你要《金匣药方》,你给不给?

    战侠歌没有留下吃饭,和秦洛聊了一阵子便告辞离开。

    秦洛送他回来,贝贝已经从楼上下来。

    “爸爸,哪个人是谁啊?”贝贝好奇的问道。

    “你看到他了?”秦洛笑着问道。

    “嗯。我在楼上看到他。”贝贝说道。“他瞪了我一眼,好吓人。”

    “人家是看你一眼。不是瞪你一眼。”秦洛笑着纠正。特种军人对未知的危险源格外敏感。这一点儿,他从军师和离这些人身上就深有感触。

    贝贝躲在楼上偷窥,他不确定对方身份的时候,第一眼肯定会很凶悍。

    只是,战侠歌用这样的身份和自己接触,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有时候,秦洛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绝世大美女,每个人都想上来摸摸他的胸部摸摸他的屁股试试能不能占些便宜揩些油水——-

    ————

    ————

    《少年医王》果然创造了奇迹,它的票房最终定格在十三亿九千万。也就是说,比票房之王的《阿凡达》还多了七千万。

    不要小看这七千万,它是一部中等投资电影的总票房。而一部投资不到五千万的传记体电影获得了十三亿九千万的票房——-无论用任何词语来称赞都算不过份。

    当然,也有人会说些风谅话,说《少年医王》之所以能够有这么高的票房,主要也是因为公务员群体为它埋单。

    这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理,大家都是笑笑便忘。就算没有公务人员来埋单,《少年医王》的票房是多少?

    仍然是华夏国电影的NUMBERONE!

    有些人只看到别人头上的的花冠,却看不到别人脚下跨过的荆棘。这种人最是小肚鸡肠没心没肺。

    《少年医王》的热播期已经过去,影院也知道很难再用这部电影来圈钱,只得遗憾又感激的把它给下映。又有新的大片上来,他们需要把更多的银幕留给它们。

    记者把秦洛堵在家里几天,直到《少年医王》下映也没能采访到秦洛。这下他们彻底死心,终于从秦洛他们居住的小区撤离。

    相比较不愿意配合的秦洛,冯大刚李秋白等一众主创主演人员还是很乐意接受访问的。

    宣传活动已经全部结束,现在正是巩固人气的时候。多接受一些采访,多参加一些活动对他们来说是好事。

    现在,李秋白已经成为娱乐圈当之无愧的大牌。

    秦洛准备去看看闻人牧月,一是长时间没有看到她,还怪想念的。另外,电影获得这么高的票房,他总要过去接受这女人的赞美。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秦洛总觉得闻人牧月的称赞格外让人激动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