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327章、女人不坏,男人不爱!

第1327章、女人不坏,男人不爱!

    第1327章、女人不坏,男人不爱!

    厉倾城对秦洛的行为很不满,娇嗔的拍了他的手背一巴掌,说道:“给我玩。”

    她说这话时的神态就像是个妙龄少女,所索要的东西就像是一只泥妹妹或者玩具小汽车。那么的随意自然,又那么的让人血脉喷张。

    秦洛认识的女人当中,也只有厉倾城能够把一句那么不正常的话用那么正常的语气讲出来。也只有她能用一句话就把人挑拨的欲仙欲死死去活来。

    她是妖精!

    于是,小秦洛又可耻的背叛了它的主人。

    “你看。它都愿意和我玩。”厉倾城嘻笑着指着秦洛的小秦洛说道。她挣脱了秦洛的束缚,又轻轻的挑拨着它。“是谁说的来着?做男人就要像小鸡#鸡。一是从不外露炫耀成绩。二是关键时刻能够撑得起来。三是培育出优质接班人。四是善于攻击对方又能够让其感到愉悦。五是即能制造摩擦又能使大家同感快乐。还有第六条——-胜利后要谦恭地缩小自己。”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竞争。有争斗,有仇杀。对于那些政客来说,没有比他们屁股下面的位置更加重要了。可是,位置就只有那么几个,自然要互相攻击互相竞争。”

    “蔡部长现在是稳操胜眷,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接班的可能性非常高。有人胜利,也就表示有人失败。失败者说几句闲话,做点儿小手段是在所难免的。”

    “那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应该理解这种行为,什么都不要做?刚才是你说我们不能束手待毙的啊?”

    厉倾城手上的动作加快,秦洛的呼吸就变得急促起来。

    既然厉倾城敢这么大胆,证明一定不会有人敢贸然进入她的办公室。她都这么的肆无忌惮,自己也别装什么谦谦君子了———虽然他一直都没有这么做。

    他把厉倾城的身体拉过来,伸手解开她的衬衣纽扣,然后从脖颈处伸进去,一把握住那棉花一样的大团嫩肉。

    这种一把握不住的感觉真好,真想把脑袋埋进去把自己闷死。

    “有没有小?”厉倾城问道。

    “没有。”秦洛摇头。

    “没有就好。”厉倾城说道。“没人摸的时候,我就自己摸——-担心变小了你会不喜欢。”

    看到她一本正经的样子,秦洛再也忍受不住了,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开始吹响了反攻的号角——-

    风停雨歇。

    厉倾城浑身无力的躺在哪儿,眨巴着天真无邪的大眼睛,说道:“你那么激动做什么?我说自己摸又不是自摸——-我就是做胸部按摩嘛。别忘记了,我之前是开美容院的。我们院里就有女性的胸部保养和卵巢保养项能。”

    “你这个妖精。”秦洛抱着她的身体,在她的脖子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啊。不要。”厉倾城惊呼。“同事会看到。”

    “还有你害怕的东西?”

    厉倾城就咯咯地笑,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好怕的。你都当着那么多媒体的面说喜欢我。现在谁不知道我们的关系?我告诉秘书我们有工作要谈,你以为她会相信?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你哄骗我,我哄骗你。大家都不说真话。只不过有的人当众被揭穿,有的人私下被揭穿而已——”

    “你今天怎么了?”秦洛抬起头看着厉倾城。“说的话一套一套的。好像是要表达什么?”

    “我只是感叹一下。”厉倾城说道。“之前还有人敢来追求我。我们的事曝光以后,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来追求我了——”

    秦洛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说道:“后悔?”

    厉倾城伸手轻轻抚摸秦洛的眉毛轮廓,就像是用手指头做一次素描。“你笑的有点冷。生气了?”

    “没有。”秦洛说道。“我一直都看不清楚。所以不知道你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也不知道你想要什么。如果你愿意的话,随时都可以离开——-或者,我们也可以恢复之前的那种合作者的关系。”

    厉倾城用两根手指头轻轻捏住秦洛的嘴唇,说道:“以后不许说这样的话。我很难受。”

    “我怕你难受。”秦洛笑了起来。这次的笑容就温暖阳光了许多。

    人的心境不同,笑容的感染力也就不同。

    笑是最容易反应一个人内心世界的表情——-

    “你怎么会看不明白呢?你还以为我是以前的厉倾城,是吗?你知不知道,厉倾城早就已经死了?被仇家的人杀死了,被那场山火烧死了。现在的我是一个全新的厉倾城——-为你工作,为你赚钱,陪你上床,为你生孩子,想着你,念着你,爱着你的厉倾城。”

    “现在的厉倾城没有自我,专属于你。你可以把我当做你的女人,你的情妇,甚至是买回来的机器管家——-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事。”

    “———-”

    秦洛什么都没有说。因为他在忙着对厉倾城做‘任何事’。

    久别胜新婚。或许是因为两人长时间未见,也有可能是话语点燃激情。两人的感情爆发的格外激烈,也格外的持久。

    当第三场战斗结束,他们连动弹一下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参与蔡部长和人的争斗当中吗?”厉倾城声音柔柔的问道。

    “明白一些。”秦洛的眼睛紧闭,昏昏欲睡。

    “这次事件明显是针对蔡部长而去,他知道怎么做才是最好的反击。能够到达他今天这样的位置,又岂是仅仅依靠努力就能够做到的?”厉倾城懒洋洋的分析着,声音里充满了诱惑的味道。

    “他自己出手,那是内部竞争。你自己出手,则名不正言不顺。还有,你想过没有?那些人会对蔡部长出手,证明他认为是蔡部长挡了他上进的路。他既然敢这么做,说明他根本就不畏惧蔡部长的权势——-蔡部长年纪大了,最多能干完这一任就要退下来。你还那么年轻,以后等到那位强势人物上台后,他会怎么报复?”

    “你让我与狼为伍?”秦洛反问。

    “你自己不也是头狼?”厉倾城白了秦洛一眼。当然,这两种狼还是有区别的。

    秦洛说的‘狼’是指‘坏人’,厉倾城所说的狼则是指‘色狼’。

    秦洛笑笑,没有反驳她的话,不然又要把话题给转到太平洋去了。

    “就算我现在不帮蔡部长出手,他的对手也不可能因此对我感恩。我们现在成不了朋友,以后也成不了朋友。”秦洛笑着说道。“再说,在我有困难的时候,蔡部长一直是站在我这边。如果在蔡部长有困难的时候我什么都不做的话,这就是忘恩负义——-现在先做我想做的事情。至于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或许那个人因为贪污被抓了。或许他因为工作失职被撤了。还有可能他出了车祸压力过多精神失常脑溢血——-一切皆有可能。我不能因为畏惧以后的危险,现在就什么都不做。”

    扑哧——-

    厉倾城笑了起来,说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果然是我选中的男人。”

    秦洛疑惑的看着厉倾城,不知道这个女人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我说让你不要出手,是我要把未知的危险性告诉你。”厉倾城笑着说道。“假如你还是坚持要站在蔡部长这边的话——-我的口袋里有个文件档。里面有一些资料,你可能会感兴趣。”

    “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有这份资料?”秦洛问道。

    “因为我不想让你认为我是个只知道搞阴谋诡计的坏人。”厉倾城说道。

    秦洛笑了起来,问道:“是你找人揭穿那几个专家收人钱财替人做虚假宣传的事情吧?”

    秦洛在美国治疗玛瑞太太失败的消息传回国内时,一大群所谓的专家教授跳出来攻击辱骂。

    第二天,这些专家就得到了报应。有的被爆料收人钱财替医药厂家做虚假宣传。有的被爆出和自己带的研究生有一腿,女生二十,男人五十八。还有的被爆出拿研究室经费买豪车购豪宅——

    于是,他们集体闭嘴。

    当然,就算他们再说些什么也没有人相信了。因为他们都没有人品,所以被他们骂的秦洛反而得到了美名。

    厉倾城总是擅长从根部解决问题。每一刀刺出去都精准无比,绝不落空。

    “你看。我果然在你心目中就是这样的坏女人。”厉倾城无奈的说道。

    “女人不坏,男人不爱。”秦洛笑着搂紧她,如若珍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