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326章、罪恶感!
    第1326章、罪恶感!

    秦洛的车子驶到倾城国际大厦门口的停车场时,发现有不少背着相机的人在广场转来转去。

    “去地下停车场。”秦洛说道。

    大头会意,车子拐弯,朝地下停车场开过去。

    秦洛是中医公会的会长,他们可以直接乘坐地下停车场的电梯上去。避开外面的那些记者。

    他已经当众承认了自己对林浣溪和厉倾城的爱意,所以也不怕被他们拍到自己又来到倾城国际。再说,中医公会的办公室就在楼上呢。他完全可以说自己到中医公会处理公务。不过,被记者围攻又得耗费不少时间,他现在不想接受记者的采访。

    刚刚经历了首映礼上的尴尬事,行事也需要低调一些。在蔡公民即将上位的时候,不能因为自己的失误而给他拖了后腿。

    经过指纹验证,秦洛很顺利的进入电梯。

    按了六楼,电梯缓缓而上。

    厉倾城的办公室就在六楼,他过来就是来看望厉倾城的。

    从美国回来,他们还没有见过面。而厉倾城也恪守自己‘二奶’的身份,竟然一直没有主动联系过厉倾城。

    “先生,你好,请问你找哪位?”漂亮的前台小姐笑容动人,职业性地问道。

    “我找你们的厉倾城董事长。”秦洛笑着说道。他来之前给厉倾城打电话,知道她在这边办公。却没有告诉她自己会过来找她。

    “请问你有预约吗?”前台小姐问道。

    “他不用预约。”一个明媚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秦洛回头,看到风姿卓越的厉倾城一脸笑意地站在她身后。

    “厉董。”前台小姐恭敬地向厉倾城打招呼。

    厉倾城点头微笑,说道:“以后无论这位先生什么时候过来,都可以带他进去见我。”

    “是。厉董。”前台小姐对厉倾城很是敬畏,点头答应。

    “秦先生,请进。”厉倾城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谢谢。”秦洛说道。

    厉倾城在前,秦洛在后,两人一前一后的进入办公室。

    “请坐。”

    “谢谢。”秦洛坐在了沙发上。

    秦洛看着厉倾城不说话,厉倾城也看着秦洛不说话。目光纠缠,沉默而炽烈。

    这时,房间门口响起轻微的敲门声音。然后秘书端着两杯茶进来。

    “先生,请喝茶。”秘书把一杯茶放在秦洛面前。

    “谢谢。”秦洛笑着道谢。

    “厉董,请喝茶。”

    厉倾城点了点头。说道:“我和秦先生有点工作要谈,不要让别人进来打扰。”

    “好的厉董。”

    秘书答应着,然后返身关门离开。

    咔啪——-

    房间门关上的响声吹响了厉倾城进攻的节奏,她像头饿狼似的扑向秦洛,狠狠地把他按倒在沙发上。

    秦洛想拼命挣扎,他还想大喊救命,可是很快的,一个丰厚的香唇已经填满他的口腔。

    丁香小舌很有技巧的挑逗着舌头,让他一下子就迷失了自我。

    他忘记了挣扎,忘记了救命,忘记了——他搂紧了厉倾城,让她的身体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胸口。

    他的舌头也蠕动起来,附和着她的节奏,跟着她一起起舞。

    飞了。

    秦洛的灵魂即将升天。

    当厉倾城的手伸进他的皮带里面,开始想要更进一步时,秦洛一下子惊醒过来。

    他警惕的看了眼门口,说道:“会不会有人进来?”

    “没有。”厉倾城媚眼如丝,显得极其动情。“不许反抗。”

    于是,秦洛就安静地躺了下来,任她脱了裤子,任她脱了内裤,又任她在自己身子上征伐——-

    温暖的阳光通过玻璃窗折射进来,将屋子里染成金黄色。

    两人的衣服大部份都保持完整,但是最紧要的部位却已经紧紧地结合在一起。

    良久——-

    良久———

    风停雨歇,厉倾城浑身湿淋淋地趴在秦洛的怀里,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重重地喘息,就像是跑了好几十公里的路一般。

    秦洛亦不说话,细细地体会这个女人给自己带来的另类感受。

    她总是那么的直接,总是那么的暴力。在别人还没准备好的时候进入,然后带来一场灵与肉的感官盛宴。

    秦洛轻轻地抚摸着厉倾城的后背,这个女人的身体浑圆肉实。该肥的地方肥,该瘦的地方瘦,让人着迷发疯。

    “累不累?”秦洛笑着问道。

    “不累。”厉倾城说道。“憋了那么久,今天一次要完。”

    “————-”

    看到秦洛不吭声,厉倾城抬起头掐着他的下巴,说道:“怎么?没有力气了?”

    “你总是这么流氓。”秦洛说道。

    厉倾城幽幽叹息,说道:“我要不是这么流氓,你还会喜欢我吗?”

    “————”秦洛又一次变得沉默。

    “总要和别人有些不一样才行。”厉倾城笑着说道。“我看到你在首映礼上的表现了。很开心。我厉倾城果然没有看错男人。但是,你有没有觉得这样很白痴?你知不知道这样会给你带来多少麻烦?你知不知道这会给你的形象带来多坏的影响?还有,你要怎么回去给大房交代?她要是问起来怎么办?她的爷爷要是问起来呢?——-你只是贪图一时口快,却不顾忌后果和别人的感受。真是幼稚。”

    “你觉得这样回答很幼稚?”秦洛问道。

    厉倾城从秦洛的身上翻滚开,轻声说道:“这样会伤害到她。你应该知道,女人都是很好面子的。”

    “你们很奇怪。”秦洛说道。

    “嗯?”厉倾城仰起脑袋,满含春意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秦洛,问道:“怎么奇怪了?”

    “当时她也到了现场。”秦洛说道。

    “我知道。”厉倾城点头。

    “我向她坦白过我的感情。”

    “算你聪明。隐瞒也没有用。”厉倾城说道。“你不说,媒体也会报道出来。”

    “你知道她是怎么回答的吗?”

    “怎么回答的?”

    “她说,站在你的立场上,她会很开心。”

    “要是站在她的立场上呢?”

    “我当时也是这么问她的。”秦洛的眼神变得深邃起来。“她说——-她从来没有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考虑过问题。”

    沉默。

    秦洛沉默了。

    厉倾城也沉默了。

    他们都感觉到压力。那种对一个人深入骨髓里的爱恋的压力。

    “我觉得自己充满罪恶感。”厉倾城说道。

    “我也是。”秦洛点头。

    “我想见她。”

    “你不是经常见到她吗?”秦洛疑惑地问道。

    “以前见面,是我自己心虚。总是找机会躲开。这一次,我想好好和她谈谈。”厉倾城一脸认真地说道。

    “谈什么?”

    “至少,我应该对她说声感谢。”

    秦洛没有应话。他不知道这冰火组合相见会发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

    他希望她们不会大打出手。应该不会这样吧?

    厉倾城从沙发上爬起来,去办公室的沐浴间擦洗了身体后,走到秦洛身边坐下,用干净的毛巾擦拭着他的下身,说道:“是什么人针对你?”

    “他们是针对蔡部长。”秦洛说道。“有人不希望蔡部长上位。”

    “明白了。”厉倾城说道。“你就相当于是蔡公民副部长放在外面的形象代言人。你的名声毁了,蔡副部长的名声也毁了。”

    “他们不会得逞的。”秦洛说道。

    “不能一味的忍受。也要适当反击一下才行。不然他们觉得你们比较好欺负———生活就是这么滑稽。当你想认认真真的做个好人时,总是有人在后面副良为娼。”

    “你在骂我?”

    “我是要告诉你,这是一个笑贫不笑娼的时代。”厉倾城说道。“成功者不会在乎失败者的看法。因为在他们的眼里,失败者已经没有了任何价值。只是曾经的踮脚石。”

    秦洛知道厉倾城足智多谋,而且手段狠辣,多能收到奇效。

    他按住厉倾城的手,不让她抓着小秦洛上下玩弄,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PS: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明天回海口拼命码字弥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