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308章、还有这样的事情?

第1308章、还有这样的事情?

    第1308章、还有这样的事情?

    “是不是觉得我很残忍?”看着林赫威一脸无语的样子,秦洛笑着问道。

    他知道自己的这种行为很过份,也很无聊。可是,当他看到林浣溪眼睛红肿着从墓地走出来,看着她伤心欲绝的表情,看着她毫无血色的脸,看着她一路沉默贝贝叫她也只是用力的搂紧她,看着她行尸走肉回到家就进入房间———秦洛的心里像是针扎一样的难受。

    他突然就想起了林赫威,想来看看他。

    如果这个父亲是称职的,如果他失踪多年这才寻见,如果他没有做出那种拿钱买父女情份的事儿——-有了父爱的填充,哪怕是一点点,林浣溪都不会悲哀至此。

    可是,这一切只是秦洛的幻想。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所有的如果都是空中楼阁。

    “我就是太难受了。想找个人来分担一下。”秦洛看着林赫威说道。“想来想去,就想到你了。这种不好的事儿,自然找我不喜欢的人来分享。”

    “年轻什么都不懂的时候,读了三五本佛经和什么都说了又好像什么都没说的‘心灵鸡汤’,那个时候,我推崇宽恕,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不能宽恕的人和事。现在经历的多了,就觉得这样的‘宽恕’是残忍。是对那些被宽恕者伤害的人的残忍——-他们受伤了,只能得到同情。宽恕者做了坏事,却得到了原谅——-”

    “你们不用宽恕我。”林赫威情绪激动的打断秦洛的话,眼眶湿润,泪珠大颗大颗的滚落而下。“你们都不用宽恕我。我自己也不会宽恕自己。我是罪人。我是罪人啊。我做的事天理不容,不是死了也抹不干净——-我对不起浣溪,对不起林子,也对不起我父亲——-我怎么还有脸求你们宽恕我?和我做的那些事情相比,无论你们做什么,都是我罪有应得。”

    “我不配做浣溪的父亲,不配做我父亲的儿子,也不配做你的岳父———”林赫威‘扑通’一声跪倒在秦洛面前,说道:“我知道,你们恨我。我也恨我自己。我不求你让我去见浣溪,那样只会让她更加生气。我想求你让我去见见林子,让我在她的坟前磕几个头恕罪——-秦洛,我求求你了。这辈子没机会报答你的恩德,下辈子再来给你做牛做马。”

    “你画得大饼还真远。”秦洛冷笑。

    “我现在什么都没有,就只有这条烂命。如果你要,随时都可以拿去。秦洛,我就是想去看看她,想知道她葬在哪儿———”林赫威担心秦洛不答应,竟然‘咚咚咚’的对着他磕起头。

    秦洛抬脚走开。

    即便林浣溪不认这个父亲,自己也不会认这个人是自己的岳父,可是,他毕竟是林浣溪的亲生父亲,是长辈——-

    “秦洛。我求求你。你让我看一眼,让我立即死在她坟前都可以——-你不用动手杀我。我自杀。我——-我活着也是折磨啊。折磨我自己,也折磨你们。”

    看着他满脸泪痕的脸,血肉模糊的额头,秦洛咧嘴笑了起来。

    “我可以答应你。”秦洛说道。“今天晚上,我会让人带你过去。”

    “谢谢。谢谢。”林赫威感激不已,更加用力的磕头。

    “用力一点儿也好。”秦洛说道。“她看到你这幅模样一定很开心。我没有告诉你吧?她加入那个组织就是为了报复你。不过,事情发生改变,她没能报复你,却保护了自己的女儿———她走的时候很安详,脸上还带着笑。这不代表她原谅了你,应该是她认为自己做了更加重要的事情。在她的心里,女儿还是第一位的。”

    “我是罪人啊。我是罪人———”林赫威嚎啕大哭,一个人也能哭出这么地动山摇的气势,还是让秦洛很欣慰的。

    秦洛走出院门,子弹恭候在门口。

    “晚上带他去墓地看看。”秦洛说道。

    “是。”子弹答应道。

    秦洛点头,抬脚往外走去。

    当他准备跨出门槛的时候,脚步突然间停顿。轻轻叹了口气,说道:“不要让他死了。”

    —————-

    —————-

    龙王小院。秦洛熟悉又陌生的一个地方。

    熟悉是因为他来过无数次,对这里的一花一草都记忆深刻。陌生是因为——-门口躺着一个废人。

    每当秦洛走到龙王小院的门口时,都有一种很怪异的感觉。

    当年名震燕京的皇千重当真甘心做一个废物,安心成为龙息的守门人?

    而且,他当初是那么的恨龙王。被人折断四肢恨意就消失了不成?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不过,秦洛并没有在门口多站。只是扫了他一眼后,便推门进入了小院。

    皇千重却连看一眼秦洛的兴致都没有,身体盖着条破毯子,眼睛紧闭,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秦洛走进小院,看到龙王正坐在屋檐下,两个中医师正在帮他推拿腿部的各处穴位。

    看到秦洛进来,龙王立即就放声大笑起来,说道:“猜你这两天应该会过来。没想到今天就来了。”

    “总不能把师父排在最后。”秦洛笑着说道。走到他身边看着中医师的推拿手法,问道:“有什么感觉没有?”

    龙王看着秦洛,表情凝重的说道:“你治别人一治一个准。无论是多难多重的病,到你手里就会药到病除。我的腿治了这么长时间了,针也扎了不少了,怎么一点起色都没有?是不是我的腿根本就治不好了,你说的那些话都是用来安慰我的?”

    秦洛暗自心惊。

    难道说,自己在美国治好了玛瑞太太的病使龙王心生焦虑,然后开始怀疑自己的腿根本就没有了治愈的机会?不然的话,怎么解释这种怪异的情况?

    胪内出血致使全身瘫痪多年这么困难的手术都被自己做成功了,为什么就是医不好两条腿呢?

    “师父,你想多了。”秦洛解释着说道。“你的腿并不是没有康复的机会。相反,我认为它随时都可能康复——-说不定你一觉醒来,就突然间可以站起来了。只是需要一点儿时间而已。这不是为了安慰你才编的谎话。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我做不出欺骗自己患者这种事情——-”

    看到秦洛一脸紧张却又故意装作镇定的样子,龙王大笑,说道:“和你开玩笑。我说过,我这腿还需要一个契机。契机没来,就站不起来。”

    龙王轻轻地拍着自己的大腿,一点儿也没有失落和沮丧的表情。和以前全身僵硬混吃等死完全绝望的情况相比,现在实在是要好上很多了。

    至少,现在有希望。

    “会来的。”秦洛这才松了口气,说道:“今天他们给你推拿了,我就不扎针了。明天我再过来给你扎针。”

    “不急。”龙王摆手示意那两个享受国家津贴的中医保健师出去,然后看着秦洛说道:“这次美国之行你又打了一场漂亮仗。昨天晚上老袁打电话过来,把你狠狠地夸了一顿。他可从来没有在我面前夸过谁。”

    老袁是军委高层,如果说杰克逊视频的事有三个人能够知道的话,他就是其中之一。他给龙王打电话来夸奖秦洛,这确实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而且他把这个电话打到龙王这儿来,证明秦洛的行为是给龙王这个师父在军部加了分的。

    当然,这也不能说是秦洛一个人的功劳。毕竟,傅风雪那个怪大叔也跟着去了。军部倒是有可能把这个大功记在龙息头上。

    这是秦洛乐意看到的事情,反正他也没想过要去当军官。

    “他们都很帮忙。而且我的运气也比较好。”秦洛说道。

    “给我讲讲吧。”龙王说道。“你们在美国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好的。”秦洛说道。“有些事情你应该已经从媒体上看到了。不过那只是表层。我就从我们在燕京机场登机龙主被一群小姑娘要电话号码开始吧——-”

    龙王瞪大了眼睛,说道:“还有这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