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307章、永远不能赎罪!

第1307章、永远不能赎罪!

    第1307章、永远不能赎罪!

    牺凤山。

    山色秀美,林木茂盛。

    山下有一片墓地,林子就被安葬在这里。

    这是秦洛和林浣溪跑了两天才选定的位置,和那些有名的墓地相比这儿更冷清一些,也更安静一些。林浣溪说林子应该喜欢这个地方,秦洛自然应和。

    没有风光大葬,也没有遍邀亲友。

    秦洛、林浣溪、林清源、还有贝贝,只有他们四个过来。

    林子的父母早已逝世,亲人都在远方,没办法邀请他们来参加葬礼。况且,那么多年过去了,就算邀请他们也不一定愿意过来。

    骨灰放进去,尘土一点点把棺材覆盖,秦洛的心情也一点点的下沉。

    死亡,就是永不相见。这是最让人哀伤无奈的事情。

    贝贝拉着秦洛的手,小声问道:“爸爸,埋的人是谁啊?”

    “是姥姥。”秦洛说道。

    “姥姥吗?哪个姥姥啊?”

    秦洛没办法回答。因为贝贝根本就没有见过林子。他没办法告诉这个小孩儿那么残忍的故事。

    “是妈妈的妈妈。”秦洛小声说道。“你没见过。不过她是一个好人。”

    “这样啊。”贝贝点头。“那我一会儿给她磕头好不好?”

    “好。”秦洛心痛的把贝贝搂在怀里。

    当工人把碑立上,把石头砌好,林子的小家也就做好了。

    给钱打发工作人员离开,秦洛率先跪了下去磕头。

    说实话,他个人对林子没有太深的感情。因为从来没有见过面,而且之前对她的印象并不好。甚至还非常的厌恶。

    不过,这并不妨碍秦洛尊重她,缅怀她。她是一个伟大的母亲,她做了非常伟大的事情。

    再说,她救了自己的女人一命。就凭这一点儿,秦洛就要在心里感激她一辈子。

    如果林浣溪出了什么事的话,他永远都没办法原谅自己。

    秦洛跪完之后,贝贝也有样学样的跪下。小小的人儿跪在碑前,双手合什,向下磕头,然后又起身合什。

    可爱的孩子做什么事情都会让人觉得可爱,即便她一脸的认真专注。

    林浣溪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看着碑上的名字沉默不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林清源重重叹息,向前一步走到林浣溪身边,说道:“浣溪,给你妈磕个头吧。她是个好人,也是个好母亲。我没能教好自己的儿子,是我害了她。”

    林浣溪不说话,也不动。

    “浣溪,我知道你心里难受。父亲父亲不是个东西,母亲——-这才好不容易找到,又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心里也难受啊。当初你妈要去美国的时候,我就劝她不要去。谁知道这一去,竟然是用这样的方式回来——-要早知道这样,说什么我也不让她去啊。”

    “她的性子倔,但是人很好。我以为她出去散散心也好,省得留在燕京闷坏了身体。没想到这是害了她——-林子啊,我们林家对不起你啊。”

    林清源再次老泪纵横,难以自制。

    林浣溪上来搀扶着林清源,说道:“爷爷,这和你没关系。”

    “浣溪,你的命太苦了。太苦了啊。”林清源握着孙女的手,流着眼泪说道。“上天对你太不公了。太不公了。”

    “爷爷。我不苦。”林浣溪说道。“我有你。有秦洛。有贝贝。我过得很好。”

    她看着林子的墓碑,说道:“是她太苦了。我真后悔——-”

    看到林清源和林浣溪相视落泪,贝贝的眼泪就扑嗒扑嗒的往下掉,上去抱着林浣溪的腿喊道:“妈妈,你怎么哭了?不要哭。你哭我也想哭。”

    林浣溪蹲下身体帮贝贝擦拭眼泪,然后对秦洛说道:“你先带爷爷和贝贝去车上。”

    “好。”秦洛同意。他知道林浣溪想安静的呆一会儿。

    贝贝还不肯走,被秦洛强抱着才哭着离开。

    林浣溪缓缓的跪了下来,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

    当她抬起脑袋时,已经是泪眼婆娑。

    “妈———”她出声喊道,哀伤凄婉,如杜鹃啼血。

    —————

    —————

    阳光炽烈,像是要把水泥地板给点燃一般。

    在屋檐的躺椅上,睡着一个中年男人。

    男人的样貌英俊,但是脸上却横七竖八的布满伤痕。而且还有一只耳朵掉了,缺口呈齿状,就像是被人用牙咬掉一般。

    秦洛推门进来,对跟在身边的大头说道:“找个地方喝茶吧。不用管我。”

    大头径直离开,秦洛走到躺椅边,拉了张椅子坐下。

    感觉到身边有人,男人从睡梦中惊醒。

    看到秦洛,他的嘴巴张了张,却没有说出话。

    “醒了?”秦洛笑着问道。

    “我——不知道你来。”男人结巴的说道。表情畏惧,看来他怕极了面前这个年轻的家伙。

    “没关系。”秦洛说道。“午后睡个回笼觉,安逸赛神仙。”

    男人又不接话了,因为他不知道接什么。

    别看这家伙和人说话时笑眯眯的,一旦自己说错话,那就是狂风暴雨的打击啊。

    “我就是想来看看你。”秦洛说道。

    “谢谢。”中年男人感激地说道。心中却更加的忐忑。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是希望这一辈子都不要见到他。

    “应该死的人没有死,不应该死的人却死了。”秦洛感叹着说道。“你说这命运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中年男人很努力的想挤出一丝微笑。可是无论他如何努力,笑起来的样子还是跟哭一样的难看。

    他听出来了,这家伙就是来找茬的。

    “林子死了。”秦洛说道。“刚刚才把她安葬。我就特别想来看看你。”

    “死了?”中年男人脸色动容。那一抹诧异和伤心倒不像是伪装出来的。

    “死了。”秦洛说道。“为了保护浣溪死的。之前浣溪恨她,我也误会她——-甚至还怀疑她是被人收买了,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放过。”

    秦洛看着中年男人那只断掉的耳朵伤口,说道:“去了趟美国,总算是把事情给搞清楚了。她不是被人收买,她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女儿被迫加入他们———在最关键的时刻,用自己的命换下了女儿的命。你觉得她伟大不伟大?”

    男人不答。

    “是不是自愧不如?”秦洛笑着问道。

    “是的。”男人声音嘶哑的回答道。他确实是自愧不如。比起自己所做的那些事情,她实在是太伟大了。她在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女儿,而自己却拿父女的名份来找人收钱———

    “所以,走在路上我就一直在想。为什么死得不是你呢?”秦洛笑着说道。“来了之后看到你不仅没事,还吃得饱睡得香,我就更加生气。你说,你为什么过得那么好?你就不能过得差一些,睡不着觉,吃不下饭,整晚整晚的做噩梦,瘦得皮包骨头,能有多惨就有多惨——-让大家看了高兴高兴?”

    “—————”

    “我还不能杀你。”秦洛叹息着说道。“这是最郁闷的事情。”

    “你杀了我吧。”林赫威说道。

    “你是认真的?”

    “是的。”林赫威点头。“你觉得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吗?有家不能回,有女儿不能认,做了那么多错事,每当想起———如果死可以减轻罪过的话,我愿意去死。”

    “你知不知道?”秦洛笑着说道。“如果你刚才表现出躲闪的表情或者出声哀求的话,我不介意杀掉你———即便在面对浣溪的时候我有种罪恶感。”

    “你的表现不错。让我很满意。”秦洛说道。“如果你没有做那么多恶事的话,我把你领去见浣溪,叫你岳父,我们一家子人一起吃饭———有一个父亲在,浣溪也就不会像现在这么伤心了。”

    “我能不能见见她?”林赫威声音沙哑的说道,泪水打湿了脸颊。

    “不能。”秦洛拒绝道。“我来就是告诉你一些情况,让你以后每天生活在自责中——-而且,永远不能赎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