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天才医生 > 第1302章、这俩个杀手不太冷!

第1302章、这俩个杀手不太冷!

    第1302章、这俩个杀手不太冷!

    皇帝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烈,最后忍不住放声狂笑起来,这让站在他身边的四大战将更是紧张小心,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他笑得越开心,证明他心里的戾气越大。他出声大笑,证明他自己也没办法压制心中的这股子杀气。

    以前,解决这个问题的方式就是杀人。

    杀别人。

    偶尔也杀自己人。

    “他逃了。”皇帝大笑。“东方战神,他竟然逃了。”

    “————-”众人不知道皇帝心里的想法,所以都不敢接话。

    “哦。应该说是择地再战———约我本月十五决战泰山之巅——-还真是聪明的招式啊。”皇帝一脸鄙夷地笑。“逃得了一时,又能逃得了一世?王者的风骨,武者的尊严难道都抛弃不顾了吗?”

    “————-”还是没有人接腔。没有人敢接腔。他们知道皇帝现在很生气,非常生气。如果现在接腔的话,说对了还好,说错了,就成了他泄火的工具了。

    现在,任由皇帝一个人自言自语。

    这是很失礼的事情,可是———总比说错话丢脸要好一些啊。

    “你们说,我应不应该过去?”皇帝问道。

    牧师抬起头看着皇帝,嘴巴张了张,终究又把脑袋给低垂下去。

    鬼影和玉女比较聪明,干脆连头都不抬。

    火神年轻气盛,也没有受过什么挫折,所以,他的底气就较其它人足一些。

    他抬起头看着皇帝,大声说道:“殿下。当然要去。你是皇帝,天下无双的皇帝。没有人可以阻挡殿下,也没有人可以留下殿下———你想做的,便要去做。你是世界之王。”

    “去和他决战泰山之巅?”

    “不。”火神说道。他虽然二了点儿,但是并不傻。“他们把地点约在泰山之巅,证明他们肯定会在泰山设下重重埋伏。英雄难敌宵小多,我们可能会吃亏。我们去华夏,我们去杀人。”

    “不错。”皇帝笑着说道。“经此一事,傅风雪已经不配做我的对手。但是,这并不影响我想杀死他的心情。”

    “殿下,我们要去华夏吗?”鬼影抬头问道。按照他的想法,是不希望皇帝过去涉险的。毕竟,那边是别人的主战场。可是,他知道皇帝心高气傲,没有什么事情是他不敢做的。

    他不敢劝。他出声劝慰,等于是坚定了皇帝去华夏的决心。

    “是的。”皇帝点头。“你们跟着去做炮灰吧。”

    “是。殿下。”众人齐声答应。

    —————-

    —————-

    猎人酒吧。一个不知名的小酒吧。

    酒吧的包厢里,一男一女并排而座。

    女人金发碧眼,美丽性感。男人表情木讷,还有一只手臂断掉了,袖子空荡荡的。

    他们不说话,只是一杯接一杯的喝酒。

    男人一杯,女人一杯。

    女人一杯,男人也跟着喝一杯。

    他们喝酒的速度很快,甚至都没有任何的停顿。

    十几杯下肚,女人的脸上多了两抹红腮。

    “鬼影。”女人放下杯子,喊着男人的名字。

    男人没有说话,转过头看着女人近在咫尺的脸。

    “我想看看你的脸。”玉女说道。

    鬼影一愣。

    玉女笑,说道:“之前我和金童就很好奇,说一定要找机会看看你真实的脸长什么样子。金童走得突然,所以他没机会看到了。现在,我还有机会。”

    “为什么现在要看?”鬼影问。

    “因为我怕去了华夏就回不来了。”玉女说道。“你相信女人的第六感吗?”

    “我只相信我的感觉。”

    “我有预感。第二次去华夏,可能我就回不来了。”玉女笑着说道。

    沉默。

    鬼影再次抬起酒杯,一口饮尽,却是满嘴的苦涩。

    “你不愿意?”玉女问道。

    “愿意。”鬼影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让我看?”

    “你现在看到的脸,就是我真实的脸。”鬼影说道。

    玉女诧异地张开嘴巴。

    “我听人说你戴了好几张面具,没有人知道真实的你长什么样子。”玉女说道。

    “是我自己说的。”鬼影说道。

    “为什么?”

    “因为戴面具很累。”

    “————-”

    “人累,心就会累。心累,身体也会累。有了面具,就有了束缚。那样,没办法做到风一样的速度。”鬼影小口饮酒,柔声说话。

    “是我告诉别人我的脸上有好几张面具,这样的话,他们就会以为我最真实的这张面具才是假的。我可以时刻以自己的真面目见人———这张脸普通,但他终究是属于我自己的。”

    “为什么?”玉女问道。“你为什么要撒谎?为什么要告诉别人你戴了面具?”

    “因为我怕死。”

    “————”

    玉女无声的笑了起来。鬼影再次沉默的端起了酒杯。

    玉女也端着自己的杯子碰过去,说道:“为了怕死干杯。”

    叮———

    酒杯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

    杯中酒一饮而尽,玉女很没有形象的抹了把嘴角的酒渍,说道:“我也怕死。以前我不怕。因为我活得想死。那样的家族,衣食无忧。等待我的命运就是嫁人,生一大堆孩子,然后等着做奶奶——-我想,我宁愿死也不要接受这样的命运。于是,我就把我的想法告诉了金童。我们不愧是双胞胎兄妹,我想的正是他想的。他对我说,我们可以去挑战皇帝。如果成功了,那我们就成为这个世界上的传奇。如果失败了,也死得轰动壮观。我很兴奋地答应了。然后,我们就离开了家族。”

    “这样的生活确实丰富多采许多。无论是杀人还是被杀,总能够找到让人激动和血脉喷张地感觉——-这才能让我感觉到自己还活着。”玉女说道。“可是,金童死了。死得那么惨。身体肢离破碎。我那么努力的想把它拼凑在一起,要还是没办法做好———在拼凑他的身体时我就在想,我会不会也变得和他一样?我是不是也是这样的死去?毕竟,双胞胎心有灵犀,他们的命运也大多一样———我那么爱美,我怎么能就这么死去呢?”

    “而且,我突然间想明白了。如果有一个男人每天在你的耳朵边说着情话,告诉你你是世界上最性感的女人。每天枕着他的手臂入睡,每天在他的怀里醒来——-这样的生活也并非不可接受。活得想死,总比死了想活要好一些吧?”

    心高气傲的玉女像是个邻家小姑娘似的在他的耳朵边絮絮叨叨讲述着自己的心事,让鬼影的心情也活跃起来。

    他喜欢这样的感觉。以前从来不曾体会过的感觉。

    他笑了。

    虽然笑容算不得温暖优雅,至少看起来很自然。

    “你笑了。”玉女伸出一根手指头,轻轻地抚摸着鬼影笑起来时的脸。

    鬼影的身体绷紧,就连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这样的感觉很奇怪,就像他当初挑战皇帝时一样。就像那个东方战神突然间持剑从背后杀来的感觉一样。

    “你很紧张吗?”玉女问道。

    “——-没有。”鬼影声音僵硬地说道。

    “你愿意做那个人吗?”玉女问道。

    “什么?”

    “让我每天枕着你的手臂入睡,每天早晨从你的怀抱里醒来。告诉我说我是这个世界上最性感的女人———”玉女笑着问道。“你愿意做这样一个人吗?”

    “我————”鬼影的喉咙‘咕咚’地吞咽着口水,却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也不曾奢望。

    杀手,怎么配谈爱情呢?

    “让我喜欢你好吗?”玉女那湛蓝色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鬼影,说道:“你也试着喜欢我。我们试试——-爱情是什么滋味?”

    “可是———-”

    “你想问我以前喜欢的人是皇帝对吗?”玉女一下子就看穿了鬼影的顾忌。“他确实让人喜欢啊。英俊不凡、身手绝世,而且还有洁癖———在我们这个领域,如果要找一个喜欢的男人的话,他一定是第一选择。”

    “那为什么?”

    “为什么是你?”玉女笑。“还记得那天晚上吗?傅风雪一剑劈来,你毫不犹豫地挡在我的前面———-一个愿意为你挡剑的男人,他应该值得你喜欢吧?”

    “快答应吧。”门口有人说道。“反正你们也快要死了。”